奥运冠军骆晓娟:金牌改变生活 奥运不是终点


 发布时间:2021-04-13 10:50:33

沈金康,中国自行车运动第一人。这样评价他,是因为他不仅发现和培养了黄金宝这样的亚洲车王,从零开始将中国香港队打造成亚洲强队,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一手建起了目前国内唯一的一支职业化自行车运动队——捷安特女子自行车队。从国家队教练到中国香港队总教练再到现在的职业队总教练兼总经理,沈金康的角色转变为中国自行车运动的未来勾画出了一条独特而清晰的轨迹。现在,他的职业队已经发展到男女公路自行车和男女场地自行车共4支队伍,每年在欧洲和世界各地参加几十场商业比赛。他的4支职业队已成为中国自行车运动的人才库和训练“基地”。在北京奥运会上,中国女子公路自行车队从队员到主教练连同机械师、按摩师清一色来自他的职业队。他因此也常常奉命选定国家队名单。他自称是自行车的职业教练和职业经理人,和国家队没有工作上的关系。

但事实上,他和国家自行车队的未来紧紧相连——因为他的队员就是国家队队员,他的职业队已经等同于国家集训队。他为中国的自行车运动开辟了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让这一欧美的强项运动在中国变得富有生命力。这一切,都源于他对自行车运动近乎疯狂的执著——要知道,他其实是一个安装着一条假腿的残疾人。为什么差距越来越大? 沈金康年轻时曾是一名自行车运动员,在一次训练中因遭遇车祸而失去一条腿。他靠着一股顽强的劲头考上大学,并成为一名自行车教练,后来他因为表现出色被调入国家队。上世纪90年代,他以国家队外派教练的身份支援中国香港自行车队并担任总教练,他从零开始,不但培养出黄金宝等一批优秀的中国香港运动员,还将中国香港队打造成亚洲强队。香港的执教生涯让沈金康的视野开阔起来,也让他意识到中国自行车运动的局限:中国的自行车运动搞了这么多年,国家投入了那么多钱,教练不是不尽责,队员不是不勤奋,训练不是不刻苦,为什么和欧洲国家的差距不是越来越小而是越来越大呢? “中国的自行车运动是国家提供主要资源的运动模式,可是为什么那些没有国家提供资源的国家自行车队成绩不但不坏,反而很好?” 中国是世界上拥有自行车最多的国家,可是中国的自行车运动和欧美国家比起来还处在初级阶段,专业队的“业余”现象处处可见:很多人对器材不了解,以为用最好的器材就是最好;许多运动员饮食不专业,公路自行车运动员需要吃碳水化合物,但很多人还是那种“不吃它两个鸡腿不行”的看法。

有一次,一位运动员赛后对沈金康“自豪”地说,“我整个比赛120公里没喝一口水。”这让沈金康哭笑不得,不喝水就意味着没有能量补充,怎么能比出好成绩? 从训练手段上来看,国内提出的“三从一大”(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大运动量)的提法并非没有道理,可是这一宗旨却常常变成“蛮干”,“练得也不少,却始终没有人家好。” “我们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这么辛苦却没有好成绩?”沈金康苦苦思索这个问题。他意识到,中国自行车运动和世界水平的差距是全方位的差距,这个差距的关键在于中国的自行车运动太缺少实战。弥补差距的办法不是“闭门苦练”而是要主动融入世界自行车运动的潮流中去,和他们比试,和他们日复一日地同台竞技! 组队参加商业比赛 怎么样才能融入世界自行车运动的潮流?“翻开国际自行车联盟的比赛,全部是商业比赛,商业比赛是不邀请国家队参加的。

”沈金康告诉记者,在中国国家队无法变身职业队参加商业比赛;况且,参加商业比赛需要大量的资金,这笔资金又从哪里来呢? 沈金康想到了一个有些疯狂的计划:建立中国第一支职业车队,参加每年几十场的商业比赛去! 2005年,他的这一想法得到了国家体育总局和自行车运动相关负责人的鼎力支持。2006年,中国第一支职业车队——捷安特女子公路自行车队在沈金康的一手操办下正式成立。沈金康坦言,这支职业队之所以能够成立,要感谢主管领导的大力支持。车队成立之初缺少好的运动员,沈金康希望能够得到一些国家队退役的运动员,但没想到领导表态,“我把国家队最好的运动员送给你!” 有了领导的大力支持,沈金康的职业队在人才吸纳上免除了后顾之忧。事实上,由于国际自行车商业比赛拒绝国家队参赛,中国自行车队每年可参加的比赛只有亚洲锦标赛、世界锦标赛少数几个比赛。

国家队队员参加职业队,每年可参加的商业比赛有上百场,可以极大地弥补实战经验的不足。在沈金康的职业队,来自国家队的队员可以获得3份收入:省市自行车队的工资、国家队的工资以及职业队的工资和奖金。职业队的工资和奖金也分为3个部分:一部分是基本工资,一部分是按人均分配的比赛奖金,一部分是“分数工资”。分数工资是按照队员的世界排名和积分增长所相应获得的收入。分数工资让运动员参加商业比赛的成绩和个人收入直接挂钩,大大地提高了运动员训练和比赛的积极性。“一年下来,有些运动员的收入可以达到几十万元。”沈金康介绍说。随着职业队运作相对成熟,运动员的训练和成绩得到了大幅度提高,职业队吸纳的国家队队员越来越多,事实上已逐渐变成了国家集训队——队员在国家队没有比赛任务时就参加商业比赛,有国家队的比赛时,队员换上国家队队服,便成了国家队队员。

绝地求生 融入欧洲 众所周知,欧洲是世界自行车运动的殿堂,顶级商业赛事多在欧洲举行。要想融入世界自行车运动的潮流,就必须走出国门到欧洲去参赛。沈金康见证了队员怎样一步步融入欧洲自行车运动的潮流。“以前是出了问题请人家来帮忙,现在找我们帮忙的也有了。”沈金康感慨地回忆,以前队员到了欧洲一定带着国内的电视剧碟片,没有比赛的日子就躺在屋里看片打发时光,而现在队员和国外的很多运动员成了朋友,交流也多了起来;以前运动员语言不通,地形不熟,不敢出门训练,而现在,“他们可以翻山越岭去训练。” 这一切其实都是“逼”出来的。因为职业车队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只有靠自己。奥运会中国女子公路自行车队主教练邬培伟是沈金康一手带出来的学生,也是职业队的助理教练。

有一天,沈金康在香港交给他一本护照和一个电话号码,让他一人乘飞机抵达都灵,然后独自驾车翻越阿尔卑斯山到法国某地的机场接队员并立即赶赴西班牙参赛。这是一个必须数十个小时内完成的任务,否则队员就会因迟到而无法参加比赛。那是邬培伟在职业队的开始,这个任务当时看上去简直不可能完成。结局是邬培伟竟然独自完成了这项任务。这个故事近乎传奇,也近乎疯狂,然而沈金康笑着对记者说:“这就是职业队。” 不吃皇粮 同样精彩 “我们没有一分钱的‘皇粮’。”沈金康对本报记者说,虽然职业队队员基本上是国家队队员,但国家并不承担一分钱的费用,这意味着他从建立职业队之初,就要独自承担整个车队的生存和发展的重任。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名运动员的服装一年下来没有两三万元是不行的,一条自行车轮胎就要六七千元,一副眼镜就要两千多元,这样算下来,一支队每年是一笔巨大的开支。

这笔钱从哪里来?从市场上来。据了解,除捷安特公司的冠名费之外,沈金康的职业队还先后获得了来自其他赞助商的赞助。赞助商需要车队为他们进行宣传和推广,所以队员的衣服上密密麻麻地印上了赞助商的LOGO。在沈金康看来,这就是职业车队所要做的,对运动员负责也要对赞助商负责。从一支职业队发展到现在的4支职业队,沈金康的职业自行车团队已经从开始的十几个人发展到现在的50人。几年下来,车队不仅没有散掉,反而越来越壮大。“我的尝试成功了。”沈金康自豪地对记者介绍,现在职业队在国际上已经有了一定的知名度,2009年获得的商业比赛邀请就有50多场,是历年来最多的。在国内,职业队不仅得到了国家体育总局的认可,也得到了省市车队的认可,更重要的是在市场上也得到了认可。

去年,女队又获得了主赞助商一个为期4年的大合同。虽然今年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影响到了职业队的运作,但沈金康相信,只要挺过了今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寄望国内出现职业联赛 中国的女子自行车过去曾是亚洲冠军,但是在沈金康职业队成立的前几年,中国队和冠军一直无缘。当沈金康的职业队“接手”国家队后的第二年,便将丢掉了数年的冠军重新夺了回来。在刚刚结束的环新西兰比赛中,沈金康的职业队获得了一个第2名、一个第3名的好成绩。而沈金康还记得,职业队刚刚成立在新西兰参加比赛的时候,上场6名队员,只有2人骑完了全程,其他的都被淘汰,无论是体能还是比赛经验都和人家存在较大的差距。“比赛的时候还常常摔倒,牙齿都摔掉了好几颗。”沈金康笑言,这些年来,牙齿是摔掉了不少,但摔出了一支能征善战的职业队。

不仅如此,和国际上顶级车队相比,沈金康的职业队4年来没有发生一例兴奋剂事件,这又是什么原因呢?沈金康解释说,虽然同为职业队,但中国的职业队和国外的有所不同。国外的职业队和队员之间是雇佣关系,而中国的职业车队需要和国家队、省市队签订严格的防范兴奋剂的合同,这使得“沈家军”比起任何一支车队在对待兴奋剂的问题上都要严格。在北京奥运会的女子公路自行车比赛中,由于战术控制上出现了偏差,沈金康的队员没有实现金牌突破,这让他感觉到很遗憾,“我们主要输在胆量和经验上。”但他坚信从职业队目前的发展来看,未来的奥运会还是大有希望的。说到将来自行车运动的职业化,沈金康表示,希望将来国内能有自行车的职业联赛,虽然那时候会有更多的职业车队涌现出来和自己竞争,但是他认为“有生存的机遇,就有成长的可能。

”“现在的自行车运动还不是产业。”沈金康笑着对记者说,“哪一天有了职业联赛,你的采访就不是现在的地点,而是在一场职业联赛的记者招待会上。”。

骆晓娟 奥运冠军 自行车

上一篇: 卓尔主帅:球队磨合显成效 未来为中超积累信心

下一篇: 广东无意激活拜纳姆 第三场将继续启用卡特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