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鲁尔3招定天下:以眼慑人 以嘴烦人 以脚扰人


 发布时间:2021-03-03 03:43:43

世界杯D组首轮比赛过后,哥斯达黎加凭借净胜球优势暂居小组头名,意大利排名第二,输球的英格兰、乌拉圭分列三四位。“死亡之组”的出线前景变得扑朔迷离。明晨,意大利与哥斯达黎加争夺出线主动权的比赛将在累西腓的伯南布哥竞技场上演,这将是两队的首次交锋。钢筋混凝土般的防守是意大利队纵横天下的独门武器,他们以“最保守”的足球战术让无数尖矛悄然折于无形。意大利队在首场艰难赢下英格兰的比赛中,表现出强大的实力。虽然蓝衣军团在世界杯前普遍不被外界看好,但他们出色的表现证明了自己仍然是一流强队。皮尔洛在中场的梳理相当有效,他首战传出全场最高的108次传球,并在严防死守下依然得到95%的超高传球成功率,由他坐镇中场,球队组织进攻有保证。据意媒爆料,意大利队长、头号门将布冯有望复出,这无疑令全队如虎添翼。中场大将德罗西也伤愈归队。即使此番面对首场爆冷取胜而士气大振的哥斯达黎加,意大利也有望击溃对手提前从“死亡之组”中逃生。哥斯达黎加在首轮比赛中,走的是“反逼抢”的战术道路,不追求控球,更看重逼抢和快攻的效率与质量。

其实,哥斯达黎加能够赢球,除了自身的努力外,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乌拉圭准备不够充分。但德罗西也坦言:“在他们战胜乌拉圭之后,我们就不会低估对手了。他们比我们更适应当地的闷热气候,我们绝对不想重复2010年世界杯的错误。” 不过,整体实力上,哥斯达黎加还是远逊于意大利。意大利队球员经验更加丰富,知道如何控球和捕捉战机,哥斯达黎加很难在这种“老油条”身上讨到便宜。意大利有能力将哥斯达黎加这匹“黑马”洗白。明天早上,拉美地区的难兄难弟厄瓜多尔和洪都拉斯将狭路相逢。在小组赛首轮比赛中两队均落败,此战双方只有华山一条路,失利一方极可能被淘汰出局。就两队的整体实力而言,厄瓜多尔无疑占据上风。在世界杯历史上,厄瓜多尔最好的成绩是2006年的16强。本届杯赛,厄瓜多尔在强手如林的南美区直接晋级,显示了不俗的实力。这支南美球队的头号球星是在曼联效力的巴伦西亚,他是球队的进攻核心。洪都拉斯靠的是整体打法,队内的球员都籍籍无名,唯一拿得出手的是效力于英超的帕拉西奥斯,但他本轮因累积黄牌将无法出战。有意思的是,厄瓜多尔队的主教练鲁埃达曾经执教过洪都拉斯队,他成功地将该队带入了2010年世界杯决赛圈。

本版文字 (本报巴西今晨专电) 特派记者 袁虹衡 李立 刘大伟。

国际足联推出重要改革:首次推出VAR(视频助理裁判),并在比赛用球内植入智能芯片。在16日比赛进行到第三个比赛日,法国队在与澳大利亚队的对决中再次成为受益者,双双获得第一个有利判罚。全队身价达10.8亿欧元、高居32强之首的法国队本来计划轻取澳大利亚,不过却遭到了作风顽强的“袋鼠军团”的阻击。直到第58分钟,法国队锋线大将格列兹曼在禁区内被对方球员里斯登碰倒,才打破场上僵局。当值的乌拉圭裁判库尼亚开始并没有搭理格列兹曼,示意没有点球,让比赛继续。不过,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视频助理裁判却通过连线提醒裁判:这个球可以判点球! 经过与视频助理裁判的沟通,库尼亚给法国队改判了一个点球。格列兹曼轻松将球射入,使得法国队依靠VAR的改判,先下一城。这也是VAR第一次改判产生的点球。这个判罚引发了各方争议。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法国队主教练德尚表示,这个球正如前一天葡萄牙对西班牙队比赛中获得的点球一样,可判可不判,这完全取决于裁判本人的决定。

澳大利亚队的荷兰籍教练范马尔维克则认为那是一次误判:“虽然我还没看录像回放,但我在现场位置很好,看得很清楚,那不该是一个点球。裁判的位置离得更近,但他最初说没有点球,示意比赛继续。我们是VAR的受害者,但我们不会去挑战这个决定。” 4分钟后,法国队后卫乌姆蒂蒂在禁区内手球犯规,澳大利亚攻入点球将比分追平。比赛进行到第81分钟,法国队中场大将博格巴在大禁区外劲射,皮球被澳大利亚队的球员挡了一下后稍微变线,击中横梁后弹到地上又反弹出球门上方。经过智能芯片技术和鹰眼技术的回放,裁判最终确认这个球整体越过球门线,法国队喜获锁定胜局的第二球,以2比1险胜对手。法国队在本届世界杯上连续从VAR和智能芯片获利,也延续了他们之前的幸运。1998年,国际足联正式在世界杯上推出“金球突然死亡”和后来的银球技术。在1998年世界杯与巴拉圭的八分之一决赛中,法国队后卫布兰科攻入世界杯历史上的第一粒金球,帮助法国队晋级。凭借着这粒价值连城的金球,晋级后的法国队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在本土捧起了大力神杯。

由于这一规则偶然性太大且过于残酷,施行了两届之后,2004年国际足联取消了金球制和银球制。为了推动足球运动的发展,保护球员且保障比赛的连贯性,国际足联一直在尝试修改一些规则。不过,有人欢喜有人愁。1970年,在墨西哥举行的第九届世界杯上首次使用红黄牌,第一张黄牌得主是前苏联的洛普契夫。1974年在联邦德国的第十届世界杯智利对西德的比赛中,土耳其的裁判员巴巴坎向智利球员卡斯泽利发放了世界杯史上的第一张红牌,将其罚下。(完)。

克鲁尔 点球 哥斯达黎加

上一篇: “老绿城”强势回归 球队欲积极搜罗外部人才

下一篇: F1| 维特尔:"现象级"的下压力无法抵消赛车超重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5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