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蔚少辉被移至丹东关押 案件进展情况仍成谜


 发布时间:2020-10-20 17:14:38

全国大学生运动会,是孙杨夺得奥运冠军后参加的首个赛事。这个原本关注度不高的比赛,因为孙杨的亮相顿时成了焦点。孙杨抵达比赛地天津之后的首次训练,昨日就在网络上盛传并引发热议,不过相关消息无关孙杨的训练,而是直指孙杨以及孙杨妈妈在游泳馆耍大牌,不仅怒斥记者、拒绝拍照,还说组委会把预赛安排在上午8点半过早,如果不改时间就退赛。消息传出后,很快在网上引起热议,网友纷纷评论求真相,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就此采访了现在天津的相关知情人士。热议1 组委会专门购买豪车接送? 回应:两辆车都是老乡的 自从抵达天津后,神秘、特殊等词语就一直缠绕在孙杨身边。根据组委会的安排,所有参赛选手住在指定的大学生公寓里,但据组委会介绍,孙杨的住宿地点迟迟没有确定。最终,有媒体曝出孙杨住在一个四星级酒店。对此,包括组委会工作人员在内的大多数人都表示可以理解,以孙杨现在的名气,很难保证他住在大学生公寓里,其休息时间不被打扰。昨日,还有人在网上爆料称,组委会特意为孙杨买了两辆豪车,一辆卡宴、一辆奥迪,专门用于接送孙杨。而其他明星运动员均没有这个待遇。孙杨身边的朋友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真不是这样的,这两辆车都是在天津做生意的安徽朋友的,大家都是老乡(孙杨父亲是安徽人),所以他们就主动说要负责孙杨在天津的接送工作。

”细心的网友也通过现场图片发现,车子挡风玻璃上的年检标志不仅有今年的,还有往年的,“显然不是新买的车啊。” 热议2 拒绝拍照,孙母怒斥记者? 回应:采访由浙江省教育厅安排 真正让部分媒体忍无可忍的,是孙杨10日抵达天津之后的首次适应场地训练。整个训练过程不仅不让记者采访和拍摄,孙杨进出游泳馆时也拒绝了采访,为了拒绝媒体的拍照,他甚至用包遮住了头。据说,陪着儿子训练的孙杨母亲还怒斥记者“很烦”。前去采访大运会的记者基本上都是冲着孙杨去的,这番情景显然让大家难以接受。指责孙杨耍大牌的声音此起彼伏。昨日接受成都商报采访的那位孙杨朋友当时也在现场,他事后回忆说,“当时拥上前来的记者确实很多,而且还有很多志愿者也在对着孙杨拍照,看着人越围越多,怕出现什么意外情况,我们赶紧就上了车。”据这位朋友透露,孙杨就读于浙江大学,此行接受媒体的采访,浙江省教育厅将会统一安排。热议3 独霸训练馆,连张琳都不让进? 回应:每个队的训练时间不一样 天津当地媒体还报道称,孙杨训练时,连他的国家队队友张琳也被拒之门外。这是伦敦奥运落选后,张琳第一次参加正式比赛,也是第一次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

张琳没有说什么,却有人为他打起了抱不平,认为孙杨这样做太过分。这件事在网上传开后,孙杨才知道张琳当时在馆外。原来,这也是一个误会。根据组委会的安排,每个队都有一个训练时间段,一位在现场的志愿者事后透露说,“孙杨到游泳馆时,也有其他队在馆里训练。当时孙杨也是在外面等了一小会儿。” 热议4 要求改赛程,否则退赛? 回应:完全是子虚乌有 还有消息称,孙杨不爽组委会对赛程的安排,觉得今天上午的预赛被安排在8点半,太早了,如不改赛程就退赛!另有传闻表示,孙杨的确就赛程与组委会有过沟通,认为时间过早不利于发挥,但组委会婉拒后,此事也就不了了之。“完全是子虚乌有!”一知情人士昨日听说了这件事后,表示非常不可思议,“孙杨这些年参加了这么多比赛,和其他运动员一样,更多是去适应。即使是客观条件真的不利,也只有想办法去克服。”而成都商报记者昨日看到大运会今日的赛程安排,孙杨参加的首项比赛200米自由泳预赛的时间为上午9点47。成都商报记者 许绍连 周玥廷。

谈到了CAS内部工作,并且提到了 案,CAS秘书长马修-里布表示孙杨案是免费诉讼,而对于孙杨不服CAS判决 ,马修-里布认为孙杨翻案的成功概率并不大。CAS本周证实,俄罗斯禁赛案的听证会将于11月2日到5日进行,尽管俄罗斯禁赛案无疑是CAS今年最为引人注目的案件之一,还有英超曼城就欧战禁赛处罚提起上诉。身为秘书长的马修-里布估计,每年有600到700起案件被送到体育最高法院的案头,平均每天大约2起案件。尽管CAS的工作比较繁忙,但insidethegames网站表示:“虽然并不是所有案件都需要像孙杨案一样备受关注和耗费资源,但对于一个相对规模较小,拥有400多名仲裁员的机构而言,每年依然要面对巨大工作量,实际上,任何运动员或体育组织只要被规章制度允许,都可以向CAS提起上诉。” “因此‘going to CAS’这个词语已经成为奥林匹克运动的一部分,它的含义几乎得到了所有人的普遍理解,然而对CAS系统的内部工作方式以及它的功能还不是很清楚。CAS于1984年在国际奥委会的领导下成立,分为三个主要部门,普通法庭的案件主要涉及合同纠纷等问题,因此媒体和公众的关注焦点都在上诉和反兴奋剂部门身上。

” 秘书长马修-里布透露,CAS每年600多起案件中,大约有420起案件是与上诉有关系,例如一位运动员对禁赛处罚提出上诉,将由上诉机构处理,如果运动员或者体育组织决定去CAS,他们就会准备一份上诉声明,然后他们有提交上诉书的最后期限。此外,申请加入CAS的仲裁员,由国际体育仲裁委员会每四年审查一次。如果他们接受过系统法律培训,在仲裁方面有经验,并且对体育法感兴趣,他们就有可能被录用。通过孙杨案,很多中国体育爱好者都知道仲裁小组由三人构成,之所以人数是三人,秘书长马修-里布承认是从经济方面考虑,当然,只有一位仲裁员会成本更低,但三位仲裁员可以拥有更广泛的法律视角。不得不提的是,马修-里布秘书长提到了“国际纪律事项”的诉讼程序,强调这样的诉讼程序是免费的,比如孙杨的案件就是这一类案件,而在其他案件中,尤其是金融纠纷方面,当事人则要承担CAS的费用,比如曼城俱乐部与欧足联的官司。CAS的目标是做出裁决,马修-里布承认并不是所有案件都能在收到上诉申请后三个月内做出决定,而如果运动员对CAS裁判不满,有权利上诉到瑞士最高联邦法院,瑞士法院的裁决仅以侵犯发表意见权、缺乏管辖权等理由为依据。

对于孙杨不服CAS的八年禁赛判决,已经上诉到瑞士联邦法院,里布表示,这位奥运会冠军的翻案几率很小,“我知道,如果他去瑞士法庭,他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但唯一影响他的因素就是制裁本身,而判决是根据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准则裁定的。” 里布还列出一个数据,瑞士法庭对于CAS的220起裁决,仅支持了10起案件。而里布表示,“孙杨可能会提出一个论断,那就是此制裁是不相称的,如果缺乏相称性,这是一项法律的一般原则,法庭可以对此进行审查。”而里布认为孙杨如果上诉成功,后果将会很严重,“如果孙杨上诉成功的话,整个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准则将不得不重新审查,因为这不仅关乎孙杨,而且关乎制裁本身。” 也有人质疑CAS公正和独立性,里布强调质疑CAS的独立性是不公平的,“我理解公众和媒体提出的问题,但对我们来说,这不再是一个问题,因为通过修改规则可以独自选择仲裁员,CAS已经获得独立,我们在瑞士联邦法庭经历过考验,我们在德国法庭经历过考验,我们在欧洲法庭也通过了考验,你可以看到国际奥委会和CAS之间的联系,但这个系统工作得没问题。”。

案件 记者 丹东市

上一篇: 英格兰国脚后世界杯生活招摇 惨败后开烟酒派对

下一篇: “希尔斯堡惨案”25周年祭 13名警察涉3项重罪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5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