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报:全运会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20-09-28 10:09:06

被人痛批无数次了!”走下全运会女子举重领奖台的李萍,一边摸着金牌,一边抚摸着自己的一头蓬松乱发诉苦。在此前刚刚结束的全运会女子举重五十三公斤级的决赛中,李萍如有神助,在自己的弱项抓举上都举起超过了世界纪录的一百零三公斤。在强项挺举比赛中,她更是在稳操胜券的情况下连超两次世界纪录,其总成绩也三次超过世界纪录。在以二百三十五公斤夺取金牌后,李萍一脸的笑意。“我没想到自己在今天的比赛中发挥这么好。我本来计划在抓举中举起一百公斤,想不到举起了一百零三公斤。这也是我第一次六把全部成功,并最终取得了好成绩。” 没有奥运会,在十运会夺冠的四年来,李萍一直在准备卫冕,“过程挺辛苦的,也有运动生涯的低潮,有很多不如意的事情,不过我咬牙挺过来了。”李萍认为,自己的性格帮助了自己,“我能吃得了苦,一直在卧薪尝胆。今天的试举全部成功,说明了我的刻苦训练收到了效果。” 全运会的举重揭幕战中,同样来自湖南的王明娟三次超过世界纪录,并夺取了四十八公级的冠军。算上王明娟此前夺取的冠军,湖南队在全运会上第三次囊括了女子小级别项目的举重金牌。李萍透露,自己和王明娟是室友,“她比较像美女,我比较可爱。

” 可爱的李萍留了一个爆炸头,而且一留就是一年。“我这个发型,别人打击我挺多的。我自己倒挺满意的。我性格比较疯,喜欢这样,”她说,“别人都说我像被雷劈过,很雷人。”。

此前数届全运会都出现过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事情,本届全运会也不例外。昨天,全运会跳水比赛迎来男子双人十米台的争夺。在预赛中,四川队邱波/杨健和广东队的陈艾森/谢思埸分别使用了109B和409C这两个难度系数高达4.1的动作,这是在过去任何世界大赛双人比赛中都不曾出现过的高难度动作。在全运会赛场,为了冲击这枚金牌,两对选手均放手一搏,挑战极限。让人惊奇的是,本届跳水比赛居然没有设立混合采访区,所有运动员都处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赛后只有在新闻发布会上才能采访部分队员,如果想采访没有进入前三名的运动员,按组委会的说法就是,“那就只有你们自己约了。

” 挑战极限 男子跳台惊现超高难度动作 本届全运会跳水比赛的压轴大戏男子十米台将最后进行,可以预见,届时选手们将纷纷采用高难度动作冲击冠军。昨天中午记者来到浑南训练基地游泳馆,拿到当天男子双人十米台预赛的出场顺序,在四川选手邱波/杨健的整套动作中,居然有109B这个难度系数高达4.1的动作,他们所有动作的难度系数总和达到18.6,让人吃惊。更让人吃惊的是,来自广东的组合陈艾森/谢思埸将采用难度系数总和达19的动作,包括难度系数为4.1的409C。难度系数4.1的动作目前可以算是超高难度,在单人争夺中都只有极少数优秀运动员能使用,在过去所有世界大赛双人比赛中,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一次,在全运会赛场上,居然有两对双人选手同时采用难度系数为4.1的动作,这绝对是挑战极限。在此前的巴塞罗那游泳世锦赛上,在男子双人十米台的争夺中,奥运冠军组合曹缘/张雁全在前三跳领先的大好局面下,接连出现两次失误,最终仅收获铜牌。他们当时的动作难度系数总和只有18.2,而伦敦奥运会夺冠时他们的难度系数总和只有17.7。4.1的难度系数对单人比赛而言都已经是极限了,对于同步性要求极高的双人项目来说,难度有多大可想而知。如临大敌 跳水比赛将运动员完全封闭 全运会本是检验各省区市体育实力的综合性运动会,媒体前去采访是为了向外界传递体育正能量。

让人意外的是,本届全运会跳水比赛居然没有设立混合采访区,除了夺得前三名的运动员赛后会出席新闻发布会,其余运动员都完全避开了媒体。这也是此前历届奥运会、亚运会、全运会上都没有出现过的情况。记者昨天就此问题询问了组委会工作人员,得到的答复是:“我们不设立混合采访区是经过各级同意的,包括国家体育总局,他们不同意,我们也不敢啊。”对于为何如此做的问题,工作人员无法解释清楚。全运会游泳比赛届时将在同一个馆内举行,对于游泳比赛是否设有混合采访区的问题,工作人员回答说:“有!” 记者昨天在预赛后想采访运动员,绕着赛场走了很大一圈才找到运动员出口,安保人员在请示很久后才允许记者隔着栏杆等待想要采访的运动员。

记者后来询问组委会工作人员,如何才能采访到没有获得奖牌的运动员,工作人员想了一下回答说:“那就只有你们自己约了。”。

孙福明受媒体热捧。本报讯(记者 王笑笑)全运会跳水比赛正在沈阳进行,昔日柔道奥运冠军孙福明也现身赛场。不过,退役后已转型从事行政工作的她,此番是作为新闻发布会主持人亮相全运会。39岁的孙福明是辽宁铁岭人,曾在1996年奥运会中获女子柔道72公斤以上级金牌。2006年正式退役后,她曾担任辽宁省柔道队领队,后任辽宁省游泳中心副主任。本届全运会,她被委以“新闻发布会主持人”的重任。“刚开始挺紧张的,现在适应了。”比当运动员时瘦了不少的孙福明说。有趣的是,许多来参赛的小队员并不认识这位“冠军大姐”。女子双人10米台决赛后,有记者问陈若琳“是否知道主持人曾获得奥运会冠军”,令陈若琳吃惊不小。“那时她还小嘛,而且我们从未有过交集,不知道也很正常。”孙福明笑道。已在两届奥运会中取得4金、算是跳水队“老队员”的陈若琳算了一下,孙福明夺冠时,自己还不到4岁。2005年第十届全运会女子柔道78公斤级决赛中,孙福明以“不抵抗”的方式输给一位辽宁队与解放军队“双计分”的选手,引发外界争议。此番以另一身份重返全运会,她说:“这件不愉快的事,不会影响我的生活和事业。我的心眼比较大,过去就过去了,我只会往前看,不能老往后看。

”。

全运会 竞技 问题

上一篇: 皇马收购莱万计划恐搁浅 安帅眼中他是非卖品

下一篇: 京鲁战北京赛区被罚12万 因球迷扔水瓶+辱骂裁判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