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太阳能光伏发电装机2020年达50吉瓦


 发布时间:2021-05-05 15:04:37

“这不能怪车,中国的油品不好,就算是欧美最高标准的车加上这油,一样没戏。”谈到北方的雾霾,北汽集团的董事长徐和谊忍不住这样辩解。如果比起油烟,尾气确是一大害,但并不是唯一的危害。“比如轮胎磨损产生的污染,大家也没谈,把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到尾气上了。”徐和谊说。在本届博鳌论坛上,当主持人把“究竟中国油有多差?同样的车用中国油和欧美油,这个排放的状况能差多少?”这个问题抛给徐和谊时,徐和谊没有正面回答,“我们到欧美也只是坐车,没加过油也不清楚”。不过,他说了一句,“要是给欧美的车加我们的油,基本上要歇菜。” 国内的油品就跟目前的经济发展结构一样,比较粗放。徐和谊一讲到这个,就难掩无奈。在他的语气里,可以读出油品改革的艰难。“短期内要把全国油品提上来,要巨资,投入很大,难度也很大。”现在中国对汽油柴油的需求很大,技术上也没有突破,如果没有巨大的财力支撑,难以放缓供应速度去提高油品。而目前中国财政用途太多了,油品暂时还未被纳入考虑。这种对油品的悲观,给予了中国车企开发新能源汽车的动力。他们带着“既然提升油的质量行不通,那就不用油”的思想,与特斯拉叫板。

徐和谊很自信地“显摆”:“我说点儿吹牛的话,但是你们肯定不信,信不信由你。北汽现在也是和美国硅谷一个团队,我们明年年底超过models的产品将会推出。” 他们企业之前还考虑过与开发商的合作,打算出一个买房送新能源车、加一个带充电座的车位的方案,避开雾霾这块,直接单刀推行新能源。之前他们在中关村设立的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模式(也就是在手机上预订好车辆使用时间,按时归还)反馈良好,出租率是百分百。徐和谊认为,从特斯拉来讲,确实对全球汽车行业发展新能源做了突出的贡献,但埃隆马斯克不会成为汽车业的乔布斯,特斯拉也不会成为汽车业的苹果手机。

当时还专门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据张国宝回忆,谈判持续了两年,大小谈判上千次,个中五味杂陈,意味深长。最终,包括壳牌、BP(英国石油),俄罗斯天然气集团等国际投资集团与中国石油签订了对外合作框架协议。协议规定,中国石油、国际投资集团和中石化将分别拥有项目50%、45%和5%的权益,项目合作期限为45年。后来又在三家中选定壳牌公司作为合作方。“你们是否听过‘大’字的故事”,张国宝回忆道,当时有传闻要实行内外资企业税收统一的国民待遇。外方随即要求财政部澄清传闻。财政部出具证明,如果将来税制发生大的变化,将会采取一些措施,不会对项目产生实质性影响。由于文化背景不同,外商看到“大”字的翻译很疑虑,并要求做出量化的解释,究竟多少变化算大?财政部拒绝出证明,只好由发改委出安慰函,把“大的”翻译成了“DA”,并不意味着会发生实质性变化,才勉强被外方接受。

但框架协议的签订并没有满足外资的“胃口”。外商又以收益率低向中国石油讨价还价,并要求加入中下游市场开发。然而,当时天然气市场还没有得到有效开发,如果要达到外资要求的回报率,只有通过提高天然气价格,但终端用户和政府都不会答应。事实上,直到现在中国的天然气价格都没有按市场价放开,中国石油的天然气板块在去年之前还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框架协议签订后,外商对于回报率一直在讨价还价,谈判持续了两年,2004年8月,中国石油终于宣布中止对外合作协议,外资集体撤出。中国石油独立担纲起投资高达1400多亿的工程建设。“每个谈判者都要维护国家最大利益,如果合资是最大利益,那我们肯定要走合资;如果不是,为何还要合资?”张国宝说,西气东输诞生于中国加入WTO的背景下,政府当时明确不向工程投资,完全通过企业的市场化运作。

中国石油表现了足够的担当。虽然招商没能实现对外合作,但在西一线的建设中,中国石油还是严格按照国际标准和惯例实施,先后开展700多项科研攻关,同时邀请了多位外国监理进行工程监督,保证了管道建设的国际水准。迈入天然气时代 2004年12月31日,全长4380公里,从新疆到上海,横亘10个省市的“西气东输”工程全线实现向东部地区商业供气,比原计划提前了一年。但是,中国石油开始时“找市场”却并不容易。据中国石油相关负责人回忆,当时沿着管道线从甘肃一直往下跑,到各地去给当地政府和企业讲天然气是什么,天然气如何利用,“吃了很多闭门羹”。当时中国石油和省市签订的是按国际惯例的“照付不议”合同,很多省市不敢签——他们怀疑产量能否满足,也担心自己的消费能力能否接受天然气的价格。

并对“照付不议”的说法提出质疑,其实这是“Take off pay”的翻译用语。然而,西气东输只运营了两年,很多省市就开始后悔当初没多要气,或者气要少了,“西气东输很快激发了中国的天然气市场。” 张国宝坦言。来自中国石油《西气东输》专题报告的数据:2004至2013年,中国天然气年消费量由415亿立方米增长至1676亿立方米,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由2.6%提高到5.9%。其中,2003年,西气东输管道输气量仅8836万立方米,2012年已跃升至342亿立方米,是十年前的380倍。尽管如此,中国天然气依然处于短缺局面。目前中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已经达到了31.6%,在相当一段时期内,天然气新增需求还要依靠进口支撑。

资料显示,中国很早就开始了从西部引进境外天然气的前期工作,但一直没有突破,直到西一线投入商业运营后,才抓住了机遇,决定从土库曼斯坦进口天然气。如今,以西一线为发端,西二线成为我国第一条引进境外天然气资源的战略通道,通过西气东输管线累计进口中亚天然气超过730亿立方米,其中2013年中亚进口气占我国天然气消费总量的16.5%。“以中亚天然气为气源的西三线将于2016年建成投产,四线、五线工程都已经在规划中,”在张国宝看来,随着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提速,中国能源消费结构的战略性调整任务挑战巨大,预计到2020年中国天然气消费将达到3500亿立方米以上。作为国家气脉,西气东输工程仍将快速发展,源源不断地为中国经济输送动力。

作者:马敏 孙忠一。

中国 生态 李克强

上一篇: 德国多地可吸入颗粒物超标 分析称因道路交通

下一篇: 鄂尔多斯防治大气污染 年底所有发电机组拆除烟气旁路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1.04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