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铁腕治污零容忍 不定时间直奔现场


 发布时间:2021-04-19 05:59:45

《规划》则用一组数据说明了大余县生态环境面临的实际情况:长期的矿山开采,给大余县留下了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全县共有5595.9万吨含重金属的废石和尾砂,淤积堵塞河道258公里,占用损毁土地3.45万亩,污染影响农田林地22.5万亩。全县废弃矿山破坏的土地总面积约15.1平方公里,水土流失面积221.51平方公里。不过,吴芳寿也强调,外界可能会有一个误解,“认为重金属污染防治重点区域的污染就很严重,事实上,当时定这个重金属污染区域,是根据企业的现状、大余企业的分布、数量来大致推测出出,可能这里(重金属污染)比较多。所以作为一个重点区域,必须对这些企业进行治理。” 研究资源型城市发展的东北师范大学副教授张友祥说,资源型城市一般都会遇到两个问题,一个是财富的外流,一个是环境的破坏。

“还大余一江清水” 沉重的生态环境包袱让大余人认识到,解决环保问题已经刻不容缓。在小杨的印象中,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上面对整个行业的环保要求越来越严格。他说,当时自己所在的矿曾经因为一小部分不符合规范被罚款5万元,停产半年,“一旦被检查不合格,你就等着哭吧。” “坚持生态恢复优先,开发与保护并重。”在《规划》中,生态问题被提到和发展、创新、民生同等重要的位置。吴芳寿说,大余属于矿山型城市,钨的开采时间超过100多年,这种以工业为主的城市,不可避免会带来一些环境问题,过去大家的环境意识都不太强,2000年以后,才慢慢意识到环保问题,而此时污染问题也开始显现出来。最近一次的大型治污从2012年底延续至今。

吴芳寿介绍说,大余县财政共拿出了1500多万元,开展了排污企业整治工作,共确立了62家重点企业,每家企业确定一个政府部门领导挂点做整治。同时全县排查无证照的违法小矿,共取缔了41个点,所有的生产设施全部拆除清理。这种治理工作并不轻松。有时为了清理一个违法矿点,要开着挖掘机,联合公安、工商、安监、矿管、供电等部门的100多人进行。“当时有人把环保局局长的胳膊都抓烂了”,吴芳寿回忆说,在清理工作中有时也会遇到反抗,因为触动了他们的利益。与此同时,大余还启动了沿河企业的搬迁工作,对5家位于章江河及支流两岸1公里范围内的企业实施退城进园,限期搬迁。伟良钨业上世纪80年代就建在章江河边,现在搬进了工业园。大余县政府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县委书记、县长多次召集环保、矿管、安监等部门调查企业环保执行情况,并把排污企业整治工作列为2013年政府工作重点之一,“书记在一次会议上的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刻,书记说要还大余一江清水,造福子孙后代。

” 不过,“铁腕治污”风暴过后,依然存在“死灰复燃”的情况。比如执法部门断了非法采矿点的电,但他们自己买发电机发电,有的还躲在深山丛林中,相当隐蔽,不容易被发现。2007年,大余县开展了浮江河流域(章江河支流)综合整治工程。治理资金为2400多万元,治理资金由企业、大余县财政和村镇自筹三部分组成,其中企业出资占大头。治理工程包括四个方面:一是污染治理;二是改水工程;三是河道疏浚整治;四是沙化农田的复垦。2008年,大余县有几个乡镇被列为江西省“五河一湖”及东江源头保护区,2009年获得了900多万元的生态补偿金,随后逐年递增,2013年达到1700多万元。

■代表委员访谈 “我要呼吁加强废铅蓄电池回收管理,不能让每年多达200万吨的废铅蓄电池污染大地。”全国人大代表、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1吨再生铅可节约1360千克标准煤 张天任算了一笔账:当前,我国电动自行车生产厂家已达2000多家,电动车保有量在两亿辆以上,且依然保持每年20%的增速。目前,实际使用的电动车中,其动力电池绝大多数配备铅蓄电池,约占90%以上。每辆电动车配备12至16公斤的铅蓄电池,电池寿命基本在两年左右,因而我国年均产生150—200万吨废铅蓄电池。“废铅蓄电池中含有大量铅离子的酸性电解液,随意排放会污染土壤、地表地下水系,而人体铅含量一旦超标,就会导致智力下降,易诱发恶性肿瘤,严重危害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加强废铅蓄电池回收管理迫在眉睫。”他说。接下来,他又算了一笔账,用以说明“从废铅蓄电池等含铅废料中回收铅资源,可减少原生铅矿开采量”:再生铅能耗仅为原生铅能耗的25.1%—31.4%,每生产1吨再生铅,可节约1360千克标准煤,减排固废98.7吨,节水208吨,减排二氧化硫0.66吨,大大减少铅废料对环境的污染和资源浪费。

尽快出台《再生铅污染物排放标准》 针对我国废铅蓄电池资源回收渠道混乱、缺乏明确规范的现象,张天任建议,完善政策法规,规范回收行为。“国家应对再生铅企业实行许可证制度,实行统一管理,归口收购。同时,健全完善废铅蓄电池回收、储存、运输、生产等全过程的法律法规及其实施细则,并加大执法和监管力度。鼓励电池制造商和零售商、电池制造商和再生铅冶炼厂通过行业间经济合约建立规范的回收链。重点将铅蓄电池纳入强制回收产品目录,并在铅蓄电池上增加回收标志,强制对废铅蓄电池回收利用。加强维护合法废铅蓄电池运输渠道的运转,鼓励电池制造商通过其销售网络,以零售商为基点,建立有效的新旧电池交换网络,不再重复建设。”他说。“实施再生铅技术的评价制度,坚决杜绝不符合环保要求的技术投入生产,制止二次污染和资源流失。”张天任说,国家应综合利用各种法律和经济手段,激励再生铅生产过程中采用环保工艺和装备,真正实现从原来的“末端治理”向先进的“源头控制”转变。

再生铅企业要严格奖罚分明 为了促进再生铅的发展,张天任认为,可以在财税支持力度上下功夫。“对合法再生铅企业在经济政策上给予更多优惠和扶助,从单纯依靠政府公共支出向更多元化的费用分担模式转变,以促进再生铅企业和电池消费者共同参与废物减量化和资源循环利用事业。” 他建议,国家将再生铅企业享受的增值税即征即退50%优惠政策,调整为全额征收增值税,对符合环保核查要求的再生铅企业返还50%或60%;对不符合环保核查要求的不予返还,可将部分增值税成立一个环境保护基金,用于支持再生铅企业实施清洁生产技术改造和污染场地治理等。除此之外,张天任还建议,国家应规定凡从事再生铅产业的单位,必须是经国家有关部门核查、准入的废铅蓄电池定点生产单位。针对再生铅产业各环节,国家应制定更加严格的环保法规,加大整治处罚力度,对污染严重的再生铅企业实行重罚,直至追究法律责任,最终迫使其关闭。“可选择确定再生铅产业集中区,进行废铅蓄电池回收利用的示范研究,建立示范工程及其配套管理系统,取得成功经验后在全行业推广。

”他说。

环境 企业 黑龙江省

上一篇: 湖南7城用公共自行车 破解“最后一公里”难题

下一篇: 联合国举行特别活动 呼吁加快落实千年发展目标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84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