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沛县观茂焦化跨省污染 苏鲁两省村民欲哭无泪


 发布时间:2021-02-28 13:52:13

据山东广播电视台生活频道《生活帮》报道,临沂沂水县诸葛镇的村民们最近打电话向记者反映,村子里现在到处是粉尘。在沂水县诸葛镇耿家王峪村,村里的街上,到处都是灰色的粉尘,用脚一拖,地上就出现很明显的痕迹。不光在大街上,住户院里的地面上,也有这种粉尘。村民用手在编织袋上一摸,干净的手上就粘上厚黑的灰。编织袋边上的白菜上,也落满了,这白菜还能吃吗? “白菜,不能吃了。到处都是矿粉,怎么生活,衣服得在屋里晒。” 村民们说,只要是露天的地方,放上什么东西,不出几天,上面就会落满了这些粉尘。屋里不仅桌子上已经布满了这种粉尘,就连紧关着门的橱柜也未能幸免。碗要洗好几遍,一倒水还有,碗里还有黑点点。碗橱里四、五天不用,来客就得洗一洗。“到处都有矿粉,柴火上,盆里,馒头上。” 根据统计,沂水县诸葛镇耿家王峪村一共562户,1580口人,可以说是个大村了,村民长期生活在这样极度恶劣的环境里。那么,这些粉尘是哪里来的呢? 耿家王峪村村西头是条小路,过了这条小路,是个矿场,矿场属于山东钢铁莱钢集团鲁南矿业有限公司,矿场上堆着很多矿粉,大风一起,矿粉被直接吹向了仅二、三十米远的耿家王峪村。

村民们说,这些矿粉是矿上生产下来的副料。为了躲避矿粉,村民们用各种衣服蒙在头上,但最让村民们担心的,还是家里的孩子。小孩的身上全是,刮风后,家里用水管冲,孩子才两岁半,就像是个“灰鬼”样。记者随后联系了山东钢铁莱钢集团鲁南矿业有限公司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他们表示,领导知道这些情况,可当记者继续追问时,这位工作人员就挂断了电话。村民崔大爷说,有时候他就想,要是天下掉下来的不是矿粉,而是面粉,那该多好啊!幻想终归是幻想,落到家里的还是矿粉,而且,离着矿场一公里远的地方就是沂河的上游,风大的时候,有些矿粉也会飘到沂河里,有可能会影响整个地区的环境。见问题非常严重,记者决定将继续找有关部门反映。矿粉弥漫村庄 问题找谁解决? 在鲁南矿业有限公司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村民们拨打了李部长的电话。李部长说,村民们碰到的问题,他已经向领导汇报过好几次了,但是一直没能解决问题。为了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村民们决定向临沂市沂南县环保局反映他们碰到的情况。沂水县环保局办公室的孔主任说,领导出去开会了,村民们需要先登记信息,等他向领导汇报后再做处理。

现在距离记者和村民向当地环保局反映问题,三天过去了,村民们仍然没有接到环保局的电话,也没看到他们到现场调查处理的情况,对于沂水的这起污染事故,我们还将持续关注。

昨天下午3点多,兰溪赤溪街道常满塘村常满塘边站满了人。听说街道干部要在这里游泳,很多周边村庄的村民也赶过来围观。因为距他们上一次在常满塘游泳,已经相隔了20多年。随着一声哨响,街道干部们跳进池塘,向对岸游去。他们游得卖力,围观的村民也很兴奋。“只要懂水性,能游的都游了。”赤溪街道党工委书记汤宝升第一个下水,80多名党员干部、村两委主职干部紧随其后。“水好不好,老百姓不是用数据来衡量的。重点是这个水能不能喝,能不能游泳,领导干部要以身试水。”汤宝升说。常满塘面积500多亩,水域涉及3个行政村,素有“兰溪第一塘”之称。上世纪80年代初,这口水塘还是当地村民的饮用水源,但随着1988年池塘承包出去搞珍珠养殖,水质便开始恶化,直到去年,这里还是一个臭水塘。“一年几千元的承包费,带来的却是沉痛代价。”常满塘村党支部书记徐志林说,去年,村里以“建设美丽乡村”为契机大力治水,终止了珍珠养殖承包,并对塘泥进行了彻底清理。村里又通过向上级争取资金、发动村民和爱心人士捐款,先后投入了400万元进行景观改造,使得村容村貌、生态环境得到了很大改善。

据悉,今年以来,赤溪街道实施“一村一塘”治理,目前已有15个村中池塘完成整治,“我们力争年底前,23个村的‘门口塘’全部实现可游泳的目标。”汤宝升说。

陈双来 陈双来是延庆县森林资源巡查大队旧县分队巡查员。陈双来听老人们说,他们村是逃难的人建起来的。那时的村民靠山吃山,大家砍树、烧炭,送到城里卖,换钱养活自己。一个靠烧炭、卖炭为生的小山村也就有了一个新名字“烧窑峪”。砍树烧炭山林变山坡 陈双来介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烧窑峪村的村民们不富裕。村党支部商议决定,还是要靠山吃山,山坡上的粗树都被砍掉烧碳了。到后来,听说搞养殖能赚钱,于是就决定用山上的草皮养山羊、牛、骡马等牲畜。没多少年茂密的山林变成了光秃秃的山坡。“我小的时候,父亲靠砍柴种地养活我们一家老小八口人。那时,得到离家十多里的远山去打柴。地边、河套、山坡都割光了,就连扎手的酸枣枝也没有放过。”陈双来回忆说,夏天下雨时,河套里流出黄糊糊泥水,水土流失非常严重。到了春天,黄沙漫天,刮的都睁不开眼。环境到了如此差的地步,老百姓们也傻了,不知道怎么办。植树造林又见山绿 陈双来说,改革开放后,国家出台了许多绿化的好政策。

县里是人工造林、飞播造林、封山育林和社会造林一块上。特别是近些年,陈双来所在的旧县镇相继实施了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退耕还林等工程。三里五村的老百姓们都加入了绿化造林的队伍。开始是飞播造林,飞机在天上飞,在山前山后撒种子,陈双来的父亲负责在山上摇小红旗,确定播种区的界限。到了1993年,山开始绿了。村党支部开会准备村里自己造林。就这样,村东的河套里开始造林。1996年,烧窑峪村的北山也开始造林,林业站的刘振云嘱咐陈双来留在村里帮着育柏树苗。到了栽树的季节,让他跟着一起组织村民到山上挖坑造林。“那时候,村民干一天能给20块钱,村民都愿意跟着去栽树。” 如今,无论是延庆县城还是旧县镇,各个乡镇、各个村庄环境都越来越好,烧窑峪村也因为这些年的植树造林生态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森林植被得到快速有效恢复,山绿了,水清了,天蓝了。不再靠山村民挣起工资 陈双来说,从2004年底,随着北京市山区生态林补偿政策的出台,村民不再靠山吃山,而是变成了挣工资的农民。

“我从一个看山、看林的农民,逐步变成了一名森林资源巡查员。”陈双来算了一笔账,他当森林资源巡查员一年15000元,家里还有10亩退耕还林地,4亩梨树,3亩杏树。几项加一起,他家年收入近3万元。如今住的是自己设计的四合院,宽敞整洁,家电齐全。“过去我们是靠山吃山、坐吃山空;现在,我们是爱绿护绿,向大山、森林、绿色要效益。”陈双来希望更多的人到烧窑峪村走走,听听清脆的鸟叫,吸口新鲜的空气。新京报记者 马力。

沛县 焦化 村民

上一篇: 四川全力建设生态文明新苍溪

下一篇: 神木借贷市场因煤而兴因煤而衰 繁荣昙花一现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1.88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