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交警2月10日起大规模整治电动车违法 为期11个月(2)


 发布时间:2021-03-01 09:39:25

英国一位开电动车店的男子骑昂贵电动车出游被偷,小偷不知如何充电询问店主而暴露身份。电动车商人本 杰克尼里最近在伦敦东区新开一家名叫“充满电”的车店。他不仅卖车,而且在空闲时,他喜欢骑”Go Cycle”这款车去伦敦哈克尼区的士兰路骑行。前几天,当他把车放在那里20分钟后回来就发现车不见了。他觉得再也见不到他的车了,但是想不到当小偷向他求助时,他再次见到了他的爱车。据警方称,杰克尼里接到电话说有人需要给一辆“Go Cycle”型车充电。杰克尼里告诉记者:“我是这一片区这款车的授权经销商,当小偷给我打电话时,他不知道那就是我的车。当他说要给这款车充电时我就知道那是我的车,我记下了关于他的尽可能多的信息,打算跟踪他。”杰克尼里和他的三个朋友在网上确定了小偷的位置之后找到了他的家。最终杰克尼里找回了自己的爱车。据悉,“Go Cycle”是一款很贵的电动车,杰克尼里骑的这款模型价值2500英镑(约合2.5万元)。

警方说,他们目前正在调查这起案子,但还没有实施任何逮捕。(实习编译:龚洁 审稿:郭文静)。

发改委网站发布了《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企业投资项目和生产准入管理规定》公开征求意见。《规定》要求,经核准的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企业只能生产纯电动乘用车,不能生产任何以内燃机为驱动力的汽车产品,新建企业生产的产品必须使用自有品牌。业内人士指出,这意味着汽车行业期待已久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放宽有望开启。划定生产资质“门槛” 根据征求意见稿内容,新建企业投资主体应是在中国境内注册,具备与项目投资相适应的自有资金规模和融资能力。有3年以上纯电动乘用车的研发基础,具有专业研发团队和整车正向研发能力,掌握整车控制系统、动力电池系统、整车集成和整车轻量化方面的核心技术以及相应的试验验证能力,拥有纯电动乘用车自主知识产权和已授权的相关发明专利。具有整车试制能力,具备完整的纯电动乘用车样车试制条件,包括车身及底盘制造、动力电池系统集成、整车装配等主要试制工艺和装备。

另外,新建企业还必须自行试制同一型式的纯电动乘用车样车数量不少15辆。提供的样车经过国家认定的检测机构检验,在符合汽车国家标准和电动汽车相关标准的前提下,在安全性、可靠性、动力性、整车轻量化、经济性等方面达到规定的技术要求。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还明确,获得准入的生产企业的试制样车必须达到多项技术指标,其中,车长≤4米、座位数 浙商证券指出,2015年2月科技部出台《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新能源汽车重点专项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强调2020年保有量500万辆,该政策表明国家重点扶持推广新能源汽车的长期发展目标不变,未来不达目标的省市将面临补贴下降甚至被剔除补贴目标的风险。2015年有望成为新能源汽车真正爆发之年,新能源汽车推广速度将明显加快。资质放宽有望成真 2014年11月,国家发改委出台了新能源汽车生产准入条件征求意见稿,对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企业投资项目、生产准入条件做出相关规定。

此前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将给非汽车生产商发放两到三张专门的电动汽车生产牌照。市场人士指出,此前国家发改委已经表明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有望进一步放宽,将引入更多非汽车生产商进入电动汽车行业推动产业发展步伐。此次生产准入管理规定的出台,有望为资质放宽勾勒出更加清晰的政策红线,避免新能源汽车企业与传统燃油车混业经营,制造技术和生产平台混用等问题。此次国家发改委公开征求意见规定,“经核准的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企业只能生产纯电动乘用车”。这意味着电动车生产不再局限于传统汽车制造商,而新的参与者将利用其擅长的技术对市场带来冲击。这也引起了人们对那些非汽车类公司能够拿到电动汽车生产牌照的遐想。此前,工信部官员曾表示,传统汽车生产企业由于受思维惯性、技术路径依赖和现有资产拖累,很难有积极性发展新能源汽车,呼吁政府创造鼓励竞争的环境,以促进新能源汽车的进步。

按照此前发改委发布的新能源汽车生产准入条件规定,新建独立法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企业必须是在中国境内注册,在技术能力上,其首先必须具备3年以上纯电动乘用车的研发基础,掌握整车控制系统、动力电池系统、整车集成和整车轻量化方面的核心技术以及相应的试验验证能力,并拥有纯电动乘用车自主知识产权和已授权的相关发明专利。与此同时,还必须拥有整车试制能力。在售后能力上,上述新建企业必须能对纯电动乘用车电池、电机、电控系统等核心部件不低于5年或10万公里(以先到者为准)的质保承诺,并有完善的销售和售后体系。(记者 刘兴龙)。

京广桥下,东三环与朝阳北路交叉路口,交通指示灯由红变绿,近十辆电动自行车由北至南快速通过路口,行驶在前面的三辆电动车均先于机动车通过路口。类似的情况在许多路段司空见惯,疾驰而过的电动车让行人避之不及。在路上行驶的机动车司机也常常能看到从车旁快速通过的电动车。“我的时速表显示的是不到30公里,电动车从我车边上‘嗖’一下就过去了,时速怎么也有40公里了。” 本市300万辆电动自行车,超速行为屡见不鲜。而根据1999年颁布施行的《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规定,符合标准的电动自行车,最高时速不大于20公里。那么,国家规定时速不高于20公里的电动自行车,超速为什么成常态?超速的背后又存在哪些隐藏的问题? 一路口10分钟内8成超速 上午10时30分,京广桥下,绿灯亮起的瞬间,几辆电动自行车迅速启动,由北至南快速穿过朝阳北路。刚刚起步的机动车,被电动自行车远远地甩在身后。

一辆电动自行车驶过路口后,速度变得更加快,骑车人在寒风中眯着眼睛,膝盖套上了两块皮护膝。电动车快速地超过了机动车道上行驶的汽车,“速度怎么也有三四十迈,我送个朋友去换地铁,刚才时速有二十多公里,而电动车无声无息地就超过去了,秒杀我。”一名私家车主将车停在了三环辅路最外侧车道。在东三环与朝阳北路的交叉路口,记者观察了10分钟时间,有68辆电动车通过,其中包括电动自行车、电动三轮车、电动摩托车。根据1999年颁布施行的《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规定,符合标准的电动自行车,最高时速不大于20公里。以同方向行驶的机动车作为参照物,八成的电动车速度超过20公里。当绿灯还剩下四五秒钟的时候,还没来得及过马路的行人与自行车,一般会停下来等下一次绿灯,但许多电动车则会加足马力,“抢”绿灯甚至黄灯过马路。28日晚上6时30分,地铁4号线安河桥北站以北约500米,龙背村路与天秀路相交的十字路口,正经历着晚高峰。

川流不息的机动车长龙旁边,不时有电动自行车闪过,很快便没了踪影。15分钟内,十字路口由南往北方向,有12辆电动自行车驶过。红灯时,电动自行车骑行者一拉闸,停在路边,眼巴巴地望着路中心的红绿灯。指示灯变成绿色,很多电动自行车骑行者都选择马上启动,抢在机动车之前飞过路口。有几辆电动自行车经过时刚好是绿灯,骑行者看准了机动车右转之前的瞬间,稍微一偏把,在汽车右前方绕出一小段弧度,速度丝毫不减,干脆利落地通过了十字路口。电动车限速线形同虚设 在海淀区一家电动车专卖店,店主指着一辆外观小巧的电动自行车介绍称:“这是今年最新款的,显示盘,还带GPS不怕丢,速度基本能到30公里。”说完,店主拧动右手车把,车后轮开始转动,车把中间的显示盘上,表示时速的数字从0变到30公里,整个过程约5秒。“限速已经解除了,不然不可能这么快。”店主随即演示加限速带后的情况,后车轮转速明显降低,而显示盘上的数字跳到15公里后,就再没发生变化,“已经给到底了,就这样了。

” 店主称,这个新款车型“是智能的”,车主可以自己决定是否要解除限速。右车把内侧,有一个可以左右按动的红色按钮,两边分别是“里程”和“速度”字样。店主边演示边说,“用里程挡,速度最快只能到25公里,你看用速度挡立刻变成30公里。”同时,还有一种直接手动解除限速控制的方式,“纯手动,左手搂住刹车,同时右手往里拧三下,松开,这就是带限速的,同样的操作要是往里拧两下再松开,就是解除了限速的。” 更多其他款型的电动自行车,想解除限速装置更为简单。店主还演示了其他车型解除限速的方式,最常见的是直接拔掉位于车座下方的限速线插头,“自己想带限速的时候再插回去就行了。” 在另外一家电动自行车专卖店,店主扶着一辆看起来单薄轻巧的电动自行车信誓旦旦地说,“这车能开到50公里,不骗你,我的老客户今年夏天开过之后专门来跟我说的,这个在速度方面绝对有保证。”想解除这辆车的限速,只能由店主来完成,因为它的限速线隐藏在车后架下面,“我帮你剪掉就行了。

” 两家店主都表示,凡是来店里购买电动自行车的顾客,全都选择了解除限速。朝阳区管庄附近的一家电动自行车销售店外,十几辆电动自行车摆在门前,店主坐在玻璃门后注视着来往的行人。“要买车啊?”看到记者停下脚步,店主拉开玻璃门向记者打起招呼。“一般能骑到每小时40公里。”店主告诉记者,顾客来购买电动车, 速度是询问最多的问题之一。“虽然规定最高时速不能超过20公里,但是我们能给你调到40公里。” 在定福庄附近一家电动自行车销售店中,销售人员称:“买电动车的人图的就是快,如果骑起来速度跟自行车一样,谁还会买电动车?所以,几乎没有厂家只生产时速20公里的电动车。我这卖出去的电动车,几乎都要求把限速线拿掉。” 厂家在夹缝中野蛮生长 目前电动车行业参照的国标是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1999年颁布实施的《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40公斤以内、20公里/小时”的标准,正是来源于此。

“业内看来(这个标准)有点过时,和现实脱节了。”一位业内人士认为,目前电动自行车的生产企业遵循的是1999年颁布的“老国标”,其中对时速的要求是不超过20公里。而我国现行《道路交通安全法》中,规定电动自行车时速不得超过15公里。限速标准究竟是15公里还是20公里?在生产过程中把哪一个作为出厂时的设定标准,这让很多企业无从选择。业内人士表示,带着困惑出厂的电动自行车被运到门店待售时,面对的是更多希望能够提高行驶速度的消费者。“企业在夹缝中野蛮地生长,降低速度会失掉市场。厂家不得不适应老百姓的需求,但没办法维护限速的标准,只能做一个限速器,老百姓能减掉就减掉。两部不同的法规,有两种不同的限速标准,厂家是按照15公里还是20公里来生产,看起来也成了一种对应的矛盾。” 业内人士表示,现在城市的距离越来越远,人民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消费者也要求提高限制时速。

此外,从实际来看,绝大多数电动自行车的速度都超过了20公里,有的甚至达到了三四十公里。电动自行车新国标迟迟未出台的一大背景是,新国标与老国标有一个较明显的变化,拟将纯电动自行车限速由原来的每小时20公里改为每小时26公里。这也正是交通主管部门在新国标审核通过中始终没有投下肯定一票的原因,交管部门认为此举将使交通管理难度加大,故而新国标迟迟未获通过。行业需变堵为疏统一标准 门店里待售车辆吊牌上,电动自行车的最高时速标注不一。表面看来,是生产厂家、销售门店为了赢得市场而让限速形同虚设,其背后则反映了尚未统一的参数标准带来的影响。北京市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秘书长郭金芝呼吁:“社会各界应该客观看待电动自行车这个行业,变堵为疏,应该对电动自行车行业加以引导,同时相关制度应该跟上,规范行业的发展,使得这一绿色环保的行业有可持续的良性循环,而不是一味地去打压这个行业。

” “毫不客气地说,现在是老国标、道路交通安全法以及各个地方自己制定的规章制度没有很好地衔接起来。”业内人士表示,“要解决这个矛盾,我们业内寄望于新国标,寄望于能够规定电动自行车强制安装超速断电装置,有了该装置,电动自行车一旦超过26公里的时速,将会自动断电,车速就会降下来。” 在制度方面,郭金芝表示,“协会呼吁,在制定地方规章制度的时候,希望能够给电动自行车一个方便之路。电动自行车上路后,如果行驶在机动车道上,它相对来说是弱势,如果在非机动车道上行驶,相对地它又成了强势的一方,有可能把骑自行车的人或者行人剐倒。”她建议相关部门考虑以北京为示范点,对电动自行车进行规范化管理,“比如在有条件的马路上划出电动自行车专用道,同时明确它的时速标准;分区域分路段规定电动自行车的时速,也是一个可以考虑的尝试。所有这些都有赖于建立起合理、完善的行业标准和监管体系。

”记者 习楠 赵喜斌。

电动车 电动 自行车

上一篇: 天津七里海生态环境修复见成效

下一篇: 山西河曲县借“农田改造工程”名义非法露天采煤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2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