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河北治霾需要超常付出


 发布时间:2021-01-24 17:57:06

在低碳法律储备上尚存欠缺 记者:有人评价说,我国城市目前的低碳实践普遍处于零散和尝试状态,尚未形成系统的低碳经济发展框架。是否是这样?政策手段在城市的建立过程中起到哪些作用? 宋国君:我认为不完全是这样,比如杭州就采用了城市自行车系统,再比如建筑保温、太阳能热水器等,这些经验都是成熟的。至于政策,现在并没有一个像样的政策,许多政策缺乏精细的设计,作用不明显。王克:目前在国家层面搞了两批试点,第一批搞了两三年,第二批才刚启动。第一批现在正在着手总结,若结果出来会有许多低碳发展政策、管理上的经验,在国家战略上也具有指导意义。政策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缺失、不完善,所以政策手段不论正负作用,都没能表现出来。比如没有碳税,碳交易也只在几个城市施行。记者:两位在刚才也分别提到我国在低碳法律储备上存在欠缺。

在低碳城市的建设中,是处于法律法规不到位?还是没有相关法律法规抑或是执行存在问题? 王克:我认为主要处于缺位状态,现在整个低碳城市建设层面上还未落实到这一步。此外,低碳城市发展首先需要外部推力,用硬约束形成转型压力,然后需要内在的驱动,探索什么才是真正好的城市发展道路,改变传统的政绩观,不要只注重经济增长。当然,完善的配套政策也必不可少,比如新产品能否得到节能认证,比如低碳产品的税收、价格优惠,要让消费者从低碳产品获得更多好处。宋国君:可以说是这种状态,一是现在政策设计本身比较粗糙;其次是连万元GDP碳排放标准都是仅限于几个试点地区,很多低碳的东西都只是一个想法。比如有些机构不必要每天八点到下午五点上班,可以让员工在家工作或者错开交通高峰,这就能够减碳,但这要是用万元GDP碳排放标准衡量就不行了,因为这些举措并不能增长GDP。

记者:目前对于建设低碳城市,是否有国家的统一法律法规或文件进行指导?是否还存在曾有专家提出的“地方发改委没有经验,寄希望于意见出台,以向中央取经;国家发改委同样没有经验,寄希望于通知落地,以观地方试点”的状况? 王克:没有统一法律法规或文件指导是事实。我觉得现在处于一种双向互动的状态,中央和地方两边都在开展工作,但都没有完成,比如现在中央在立法,然后会需要一些地方试点的意见;地方同时也会向中央提出低碳建设的需求,双方都在调整,形成一个双向反馈的机制。这是一个互动渐进的过程,而非一方做完了另一方才行动的线性过程。宋国君:目前只有节约能源法和可再生能源法与低碳相关,没有直接性、针对性的法律规定。中央有关部门不能说没有经验,但中央的经验要落地,这还要与地方城市的自身情况相结合。

只能说目前主动行动的很少,要是低碳建设可以赚钱,可以提供发展机遇,大家的积极性就会高起来。(记者赵 丽)。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共同发布的《城市竞争力蓝皮书: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No.12》(以下简称《报告》)指出,生态竞争力是京津冀城市共同的短板。《报告》指出,京津冀是中国三大城市群之一,但目前一方面存在着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另一方面还存在着严重的生态环境问题。前者突出表现在与北京市的一枝独秀相比之下,天津及河北各城市发展的相对滞后,2012年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36469元,相比之下天津市为29626元、约为北京市的81%,河北仅为20543元、仅为北京市的56%。

这反映出三城市之间经济发展水平存在较大差距。后者最突出的表现就是自2012年末开始不时笼罩整个京津冀地区的严重雾霾。在2013年空气质量最差的10个城市中,京津冀占了7个。生态城市竞争力成为京津冀城市共同的短板。北京市2013年生态城市竞争力仅在全国城市排名第92位,天津市为第151位,河北省省会城市石家庄更是仅排第236位,整个京津冀地区面临着十分严峻的环境形势。文辑。

如果地震是瞬间发生的灾难,那么雾霾则是一种“慢性毒害”。以成都为例,如果成都汽、柴油标准全部从国IV升到国V,每年将减排约8000吨氮氧化物。建议2014年内全国直辖市、省会城市和机动车保有量高的重点城市全面实施国V汽柴油标准及汽车排放标准。好空气,好环境,好商机。环境治理响应速度越快、力度越大、空气质量越好的城市,不仅解决了一项民生问题,还有助于城市吸纳优秀人才、资金、高端产业项目入驻。

城镇化、工业化进程加速,伴随着出现了城镇之间生态保护带被侵占,大气和水环境污染加剧等负面影响。全国人大代表、祐康集团董事长戴天荣提出,加快建立全国统一的城市生态红线标准体系,避免城市无序“摊大饼”。“城市与城市之间生态隔离带犹如细胞与细胞之间需要有细胞膜和细胞壁,打破侵占必然造成城市生态功能紊乱。”戴天荣说,生态红线屡屡被突破,最终的结果就是造成城市生态的严重破坏,影响人们的生活质量。当前一个突出的问题是城市规划和建设盲目向周边“摊大饼”式扩延,大量耕地被占。很多城市发展随意性大,无序性强,人口激增,突破了城市生态的承载能力,造成道路拥堵、空气质量恶化、水资源污染。戴天荣表示,生态红线的划定和保护,国内深圳、贵阳、成都、杭州已做了有益的探索。但是刚起步,从全国范围来看,还没有形成统一的标准体系。在新一轮城镇化建设的进程中,如何避免无序开发和随意规划,避免城市生存环境恶化、土壤、空气和水源污染,避免道路拥堵、人口膨胀,避免城市空间布局不科学、不系统,已经是每一个城市管理者的当务之急。

戴天荣建议,加快划定切实可行的、全国统一的城市生态红线标准体系,制定保护、修复的规划,提出生态红线的刚性基数,恪守生态红线,对生态红线的破坏要实行一票否决制。同时,对超过生态承载力的区域进行修复和还原。对已经受到破坏的区域,要立刻停止人为干扰,减轻生态区负荷压力,依靠生态系统的自我调节能力进行自我修复、复原。(记者岳德亮、商意盈)。

颗粒物 城市 大气

上一篇: 延长石油与国际能源巨头合建技术研究中心

下一篇: 英国宣布关闭凯灵利煤矿 300年煤炭工业退出历史舞台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0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