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电站鳄鱼竟然成群 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图)


 发布时间:2021-01-28 23:48:20

首次有地方当局同意重启核电站。日本有望明年年初结束已经持续一年多的“零核电”状态。同一天,与川内核电站同属九州电力公司的玄海核电站一座附属建筑着火,这家运营商称,无人受伤,没有造成辐射泄漏。萨摩川内市议会当天表决,以19票赞成、4票反对、3票弃权,通过当地居民要求重启川内核电站的请愿书。市长岩切秀雄同样给重启开了绿灯。萨摩川内市人口10万,距离首都东京1000公里,长期依赖川内核电站带来的政府补贴和就业岗位。这座核电站共有两座机组,分别于2011年5月和9月停止运转至今,给当地经济造成不利影响,不少市民期待重启。不过,川内核电站附近其他城镇反对重启,称居民们忧虑核电站安全性,重启需要征得他们同意。按照路透社的说法,这些地方认为,他们没有像萨摩川内市那样因核电获得好处,如果发生灾难,却要承受跟萨摩川内居民相同的辐射危害。支持重启的鹿儿岛县知事伊藤佑一则主张,由于法律没有明确规定,重启只要获得县政府和萨摩川内市同意即可。首相安倍晋三希望早日重启核电,但不愿因此得罪选民,没有明确规定重启需获得当地哪些部门批准,而是委托各地“酌情判断”。

作为核电监管机构,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9月10日宣布,川内核电站1号和2号机组满足新的核电站安全标准,符合重启条件。萨摩川内市批准重启后,九州电力需要完成必要的文书工作和现场运转检查,预计机组最早明年年初重新运转。胡若愚 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东京电力公司20日晚宣布,福岛第一核电站4号机组靠近大海一侧25米深处的地下水中,锶90等释放β射线的放射性物质达到每升89贝克勒尔,说明放射性物质污染可能已扩散到地下深层。在福岛第一核电站靠近大海一侧的地层中,“透水层”和“难透水层”呈交替分布的状态。东京电力公司此前曾在深15米的地下水中检测出放射性物质,此次检测的地下水是10日从水井中采集的,来自从地表算起的第二个透水层中。在日本,核电站将含有锶90的水向海中排放的法定标准是每升30贝克勒尔。东京电力公司声称:“正在建设的靠海一侧的挡水墙遮住了下侧的透水层,能防止污水流向海中。”(记者 蓝建中)。

将在5月份以后开始实施“地下水分流计划”,向海中排放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地下水,以缓解核电站内部污水存放空间紧张的局面。这一决定是福岛当地渔业界让步的结果。茂木敏充当天下午前往福岛县相马市,首次就污水问题与福岛县渔业联合会人士进行了面谈。由于担心渔业受影响,福岛县渔业联合会希望能够在4月底玉筋鱼的试验性捕捞结束后再排放地下水。虽然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事故后,福岛县已经在近海停止大规模捕鱼,但是一直在部分海域针对特定鱼种进行试验性捕捞。目前福岛第一核电站每天约有400吨地下水流入一至四号机组反应堆所在建筑的地下,使核电站内的污水不断增加。

抽取出的地下污水要保存到蓄水罐中,但核电站内现有的1000多个蓄水罐已接近饱和,面临无处安置新蓄水罐的困境。东京电力公司为此制定了“地下水分流计划”,准备在地下水流入反应堆所在建筑地下之前就汲取出来排入海中,使每天流入地下的污水减少100吨。东京电力公司和日本政府曾希望在2012年就实施“地下水分流计划”,但是由于核电站院内不断发生高浓度污水泄漏事故,渔民的反对情绪非常强烈,该计划一直未能实施。为争取渔民同意,东京电力公司今年2月制定了更为严格的标准,限制所排放的水中的放射性物质浓度。福岛县渔业联合会3月25日举行会议,向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提交了一份建议书,表示当地渔业界无法对核电站内部污水无处存放的困境置之不理,不得不同意排放地下水,但是要求对排入海中的地下水进行检查,并采取措施防止当地渔业因消费者恐慌情绪而遭受损害。

蓝建中。

我国已建立起包括国家、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核设施营运单位三级核事故应急组织体系,如果出现核事故,完全可以将事故影响范围控制在厂内。——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有限公司总经理贺云生 ◆本报记者周雁凌 王学鹏 中国华能集团公司日前举办2015年核电“公众开放日”活动,此次活动以“透明的核电厂 安全的石岛湾”为主题。来自社会各界的百余名市民代表走进山东石岛湾核电站,参观展示中心,零距离对话国家能源局、国家核安全局、环境保护部华东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清华大学核研院的核电专家,了解核电的相关知识。在石岛湾核电站展示中心的高温气冷堆展区,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模型吸引了不少人驻足。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有限公司总经理贺云生介绍说:“公司负责建设、运营的20万千瓦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是世界上第一座具有第四代新型核反应堆主要技术特征的商用核电站,具有自主知识产权。除了在建1台20万千瓦高温堆示范工程机组和即将开工的两台CAP1400示范工程机组外,还规划建设4台百万千瓦级商业化压水堆核电机组,规划总容量超过800万千瓦,将建设成为一个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大型商业化核电基地,具有显著的经济、社会和环境效益。

” 核电工程真正落地,让公众接受是重要的一环。此次活动中,核电专家通过对话座谈,现场回应了公众的疑虑。如何加强核与辐射安全公众沟通工作?环境保护部华东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总工程师冯建平认为,要加强建设项目的公众参与,监督企业落实项目建设公众参与制度,做好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公示公告中公众意见的收集、解释及回访;加强核电选址阶段公众参与,探索建立国家核安全局与核基地周边公众的定期沟通机制。开展监管满意度调查,了解公众对核与辐射安全监管工作的评价和建议。荣成市三面环海,建核电厂会不会导致海水升温?海产品会不会被辐射?对此,国家核安全局的方贤波说:“作为一个电厂,利用率再高,还是有一半左右的热量散发出去,或者通过水蒸气或者是海水。海水冷却在国际上有很多通行做法,如美国、法国等。核电站对海水的放射性影响基本上没有。” “万一发生核电事故,老百姓该怎么办?”针对现场的提问,清华大学核研究院副院长董玉杰表示,第四代高温气冷堆核电技术具有固有安全性和非能动安全性,保证反应堆在任何事故下不会发生堆芯熔化和放射性大量释放的严重后果,技术上不需要采取场外应急。

董玉杰进一步解释说:“这些安全特性并不只是概念,实际上已经在清华大学研究的1万千瓦高温气冷实验堆做过实验,所有事故都可以控制在场内,不会对居民产生影响。” 一位姓王的学生家长告诉记者:“原来对核电知识了解太少,老认为核电站就是不定时的核弹,心理上也非常抵触。但是通过参加这次活动,弄明白了两者的区别。就如专家所说的,好比高酒精度白酒一点就着,而低酒精啤酒不可点燃一样,非常通俗易懂。希望多举办这样的活动,让更多的市民了解核电站、支持核电站。”。

鳄鱼 核电站 动物学家

上一篇: 河南植物园珍稀花木面目全非 被刻数万到此一游

下一篇: 泸天化集团重组再进一步:债随资走优化资源配置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