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年黄金国际板推出 大妈炒金成社会进步表现(2)


 发布时间:2020-10-01 21:25:51

有没有一些建议? 许罗德:我认为中国大妈投资黄金,是一种好的经济现象。但把中国大妈跟华尔街金融大鳄放在一起较量,是不对等的。华尔街大鳄有强大的议价和定价能力,我们这些大妈只是市场的参与者。我们应该有很好的市场设计,要增强我们在国际黄金市场的话语权、定价权,而不是让我们这些大妈去和他们较量,让中国的市场和他们竞争。这就是我们要国际化,我们要定价的意义所在。3 互联网金融难以颠覆传统金融 “虽然有一定的替代性,但是从现在来看,互联网金融还是起到一个补充的作用。

” 新京报:你比喻说互联网金融像跳街舞的,传统金融是跳国标的,在你看来街舞对传统的国标舞最大的挑战在什么地方? 许罗德:互联网金融跟传统金融有两个事情要想清楚,一个是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金融是一个替代还是一个补充?我更倾向于认为它应该充分发挥补充作用。虽然有一定的替代性,但是至少从现在来看,互联网金融还是起到一个补充的作用。第二是互联网金融去颠覆传统金融还是去促进它?至少我认为现在还没有到颠覆的程度,我觉得将来颠覆也不是一个容易事。

新京报:为什么说短期内颠覆很难? 许罗德:无论是银行、证券、保险等都建立这么多年,有它的合理性,对经济发展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所以,互联网金融要真正意义上去颠覆它,路还非常长。所以应该是起一个促进作用,促进传统金融机构改进服务,创新产品,提升服务的水平。比如现在的余额宝等各种“宝宝类”产品,也不是一个颠覆性的产品,而是对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的促进。新京报:如果一定要说颠覆,你觉得互联网金融中哪一块会产生颠覆力量呢? 许罗德:颠覆可能是路径的颠覆,原来你是依靠网点的,互联网金融不依靠网点,这个目前是有颠覆的。

但是,其金融服务的本质还没有颠覆。4 不能“一下子关死”互联网金融 “适度监管互联网金融,是因为确实还没看清楚,有些东西一下子关死了就没了。适度监管,可以给它一定的发展空间。” 新京报:前两天有人说应该取缔余额宝,这个你怎么看? 许罗德:我觉得不是简单的取缔和不取缔的问题,而是监管部门要进行有效的监管。我的态度是积极支持和有效监管。新京报:互联网金融“跳街舞”,你觉得它舞蹈的边界在什么地方? 许罗德:我觉得有三个底线,第一,没有银行的牌照,你就不能吸收存款。

第二,网络支付是它一个很重要的通道,这个通道不能作为一个洗钱的通道。再一个,不能利用这样的一种平台搞非法集资。新京报:你认为有关部门在鼓励创新和加强监管方面,怎么把握这个度呢? 许罗德:监管部门要对这些业务进行分类分析,提出一些监管要求,在产品创新和风险控制方面应有一个平衡。创新产品的风控是不是能够做到呢?流动性的风险,系统的风险,坏账的风险,这些东西你是否能够覆盖?另外还有一种道德风险。新京报:这个怎么理解? 许罗德:互联网金融机构资金的使用,现在是按照什么规定来做?可能为了逐利,为了某一种目的,他可以这么放贷,也可以那么放贷,有没有约束?这属于道德风险。

新京报:这个目前都没有监管是吗? 许罗德:像这些新的东西,要求目前没有那么明确。道德风险有可能是机构性的道德风险,也可能是内部管理人员的道德风险。管理人员是不是有任职资格,是不是有终生禁入呢?我今天在这个公司干了坏事,明天跑到那个公司去了,没有人管我嘛。新京报:你一直强调适度监管,为什么要强调“适度”呢? 许罗德:适度监管互联网金融,是因为确实还没看清楚,有些东西一下子关死了就没了。适度监管,可以给它一定的发展空间。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万国 金彧 实习生 徐新媛 张晨。

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制定的《关于推进“互联网+”智慧能源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日前发布。《意见》提出,能源互联网建设近中期将分为两个阶段推进,先期开展试点示范,后续进行推广应用,并明确了10大重点任务。《意见》明确了能源互联网建设目标:2016~2018年,着力推进能源互联网试点示范工作,建成一批不同类型、不同规模的试点示范项目;2019~2025年,着力推进能源互联网多元化、规模化发展,初步建成能源互联网产业体系,形成较为完备的技术及标准体系并推动实现国际化。《意见》明确了能源互联网建设10大重点任务: 一是推动建设智能化能源生产消费基础设施。鼓励建设智能风电场、智能光伏电站等设施;鼓励煤、油、气开采加工及利用全链条智能化改造,实现化石能源绿色、清洁和高效生产;鼓励建设以智能终端和能源灵活交易为主要特征的智能家居等。二是加强多能协同综合能源网络建设。推动不同能源网络接口设施的标准化、模块化建设,大幅提升可再生能源、分布式能源及多元化负荷的接纳能力。三是推动能源与信息通信基础设施深度融合。

促进智能终端及接入设施的普及应用,促进水、气、热、电的远程自动集采集抄,实现多表合一。四是营造开放共享的能源互联网生态体系,培育售电商、综合能源运营商和第三方增值服务供应商等新型市场主体。五是发展储能和电动汽车应用新模式。积极开展电动汽车智能充放电业务,探索电动汽车利用互联网平台参与能源直接交易、电力需求响应等新模式。六是发展智慧用能新模式。建设面向智能家居、智能楼宇、智能小区、智能工厂的能源综合服务中心,通过实时交易引导能源的生产消费行为,实现分布式能源生产、消费一体化。七是培育绿色能源灵活交易市场模式。建设基于互联网的绿色能源灵活交易平台,支持风电、光伏、水电等绿色低碳能源与电力用户之间实现直接交易;构建可再生能源实时补贴机制。八是发展能源大数据服务应用。实施能源领域的国家大数据战略,拓展能源大数据采集范围。九是推动能源互联网的关键技术攻关。支持直流电网、先进储能、能源转换、需求侧管理等关键技术、产品及设备的研发和应用。十是建设国际领先的能源互联网标准体系。

金融 互联网 许罗德

上一篇: 河北93号汽油降至每升7.43元

下一篇: 林伯强: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契机何在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2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