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超越沙特和俄罗斯成最大产油国


 发布时间:2020-09-30 11:30:38

中国能源结构将逐步转换到清洁发电,中国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正越来越多依赖可再生能源、天然气和电力,而煤炭需求有所回落。这是记者从12日在昆明召开的《世界能源展望2017中国特别报告》全球发布会暨云南绿色能源可持续发展研讨会上了解的。该报告在北京、昆明等城市巡回发布,主要对到2040年的中国能源需求和结构变化以及带来的影响进行预测分析,国际能源署项目官员在会上解读了报告。报告指出,在新政策情景下,中国的能源需求增长速度每年下降1%左右,不到自2000年以来的年平均水平的六分之一。这是经济结构转变、强劲能源效率政策实施和人口变化所带来的综合效应。报告认为,中国能源增长需求正更多依赖可再生能源、天然气和电力,煤炭需求将有所回落。

预计到2040年,煤炭在总发电量中所占的比重将从2016年的三分之二下降到40%以下,电力将在中国终端能源消费中占主导地位。报告认为,中国能源结构将逐步转换到清洁发电,强大的部署和有力的政策持续降低了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太阳能光伏将成为中国最经济的发电方式,以水力、风能和太阳能光伏引领的低碳装机容量将迅速增长,到2040年将占总装机容量的60%。报告预测,到2040年,煤炭在中国一次能源结构中的份额将缩减至45%左右,中国天然气需求将增至6000亿立方米以上,天然气在中国主要能源结构中的份额将从不到6%上升至12%以上。报告预测,市场改革、成熟的常规天然气产量和前景不明的页岩气是决定中国石油和天然气供应情况的主要因素。

报告认为,中国能源领域的环保措施的步伐将更加稳健,能源和环境政策的改变正在改变全球能源需求的发展趋势,将对全球市场、贸易、投资现金流、技术成本以及实现全球共同目标产生深远影响。

来自澳大利亚、加拿大、秘鲁、苏丹等十个国家和地区的矿业部长、副部长在论坛上发言,表示将在地质调查、矿产勘探等方面扩大交流合作,加大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外投资企业的支持力度。苏丹矿业部长卡迈勒·阿卜杜·拉蒂夫表示,苏丹是国际合作的受益者,其采矿业在跨国公司的支持下,实现了快速发展。如今,苏丹正在建立新型园区,完善投资保障法律,期待各国投资者、各种优势资源尽快到来。“我们想增加钻石的产能。”津巴布韦矿山和矿业发展部长沃尔特·奇哈克瓦毫不隐讳自己此行的目的。据他介绍,仅有8年采矿历史的津巴布韦,已是全球第五大钻石生产国,但目前生产全球四分之一钻石的能力仍不是他们的终极目标。

“我们需要进一步勘探,继续增加产能。” 沃尔特·奇哈克瓦坦言,目前津巴布韦采矿业面临的困难不是矿产数量问题,也不是矿产品味问题,而是缺乏勘探技术。他希望各国投资者能带来先进技术,助津巴布韦一臂之力。针对外界对“神秘”北极圈了解有限的问题,格陵兰自治政府工业和矿产资源部长岩斯·埃里克·克尔克高着力介绍了申请格陵兰勘探许可证的程序。“交互式信息系统,不仅能让大家轻松看到格陵兰地质填图,还能了解各种资源在哪里。”他说,格陵兰政府目标清晰,即尽可能建立开放的投资环境,鼓励全球各个国家的矿业企业加入竞争。以“机遇、挑战、发展”为主题的2013中国国际矿业大会,3日至5日在天津举行,来自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官员、专家学者和业界代表共计7000余人参会参展。

当日举办的国际矿业部长论坛是大会主论坛之一。(完)。

走 向 页岩气颠覆油气市场 中国没必要跟着美国的发展思路走,更没必要模仿美国建立起的能源“标杆” 美国原国务卿基辛格说过,“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在非传统能源或低碳能源领域的变革,谁先占据先机,很可能会再次改变甚至是颠覆传统的能源政治版图格局。孙立坚分析,美国发展页岩气除了自身拥有的好资源外,主要是为了和欧洲进行差异化竞争,乃至拖垮欧洲。现在看来,美国的目的达到了。“当年,欧洲光伏作为新能源,好不容易杀出重围,最终却被美国的种种手段打败,即美国通过增加传统能源供给造成石油暴跌,导致新能源市场需求减少,产能严重过剩。最终,直接冲击了欧洲光伏产业,使欧洲20多年全线的努力付之东流,同时,前阶段跟着欧洲走的中国,也和欧洲一起成为新能源的‘牺牲者’。”孙立坚认为,从这个角度看,中国没必要跟着美国的发展思路走,更没必要模仿美国建立起的能源“标杆”。“美国页岩气技术革命正在颠覆整个油气市场,所有俄罗斯油气企业必须采取应对措施。”曾对美国页岩气大加讽刺的俄罗斯总统普京也改变了对页岩气革命的看法。数据显示,近年来,美国页岩气产量以年均40%以上的速度爆发式增长,国际能源署(IEA)首席经济学家Fatih Birol曾预计,美国到2015年以较大的优势超越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到2017年,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

这不仅将打压俄罗斯的能源利益,更可能改变对中东石油资源过度依赖的现状。德国智库BND(德国联邦情报局总部)一项秘密研究显示,到2020年,美国或将由目前的全球最大能源进口国转变为油气出口国,降低对中东的依赖,从而更灵活地制定政策。格 局 全球政治版图或变 在经济全球化时代下,能源问题的解决必然需要国际合作 《国际金融报》曾报道,未来的全球能源定价权之争中,中国、日本等不得不跟着“美国的能源节奏”制定相关的进出口政策。随后,美国可能会力压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成为全球能源领域的“话事人”,通过供需层面和本已老道的金融层面控制全球原油的期货乃至现货价格的涨跌。“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应避免跟着美国的能源‘节奏’走,而要制定符合自己国家策略的规划。”林伯强说,首先主推风能项目,优化中国的风能发电政策,让风力发电顺利并网;其次,要发展太阳能,虽然现在可能遭遇挫折,但长远来看,好的趋势已经形成,且真的符合“绿色”、“低碳”的特点;再次,作为低碳能源,核电是最有希望的,虽然其面临种种争议,但在新一轮能源革命中,且保障安全的前提下,核电的贡献度是最高的。

也有观点称,能源始终是一个国际性话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理事长曾培炎在媒体上撰文称,在经济全球化时代下,能源问题的解决必然需要国际合作。曾培炎建议,各国应从“人类只有一个地球”的观念出发,重新审视和构建全球能源体系,这包括:树立互利合作、多元发展、协同保障的新能源安全观;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促进能源先进技术的转移;倡导能源出口国、消费国和中转国之间的对话和交流;建立全球能源资源市场稳定机制;不断推进能源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等。“中国将以更开放的姿态,在提高能效、节能环保、能源管理、政策法规等领域加强国际对话交流,参与完善国际能源市场监测和应急机制,深化在信息互换、人员培训、协调行动等方面的国际合作。”曾培炎认为。

美国 全球 报告

上一篇: 七大流域规划获批 将实行最严水资源管理制度

下一篇: 北京周日或现轻微雾霾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