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居民阶梯气价听证会下午举行


 发布时间:2020-09-30 07:01:41

本报讯(记者 林艳)今天距离本市阶梯水价调整听证会还有一周时间,昨日20位听证会参加人走访了密云水库之畔、第九水厂和清河再生水厂,实地感受本市水资源现状,为参加听证会提前“做功课”。“水怎么一下子少了这么多?这跟我小时候看到的景象可差远了。”站在密云水库大坝边,来自市财政局的听证会参加人石玉华感慨,“上世纪70年代,我第一次到密云水库的时候,这里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大海。水恨不得都溢出来了,而且特别大,一眼望不到边。”如石玉华的感慨一样,昨日走访现场的多位代表都对水库、地下水的开采现状表示担忧。“与1998年相比,北京的地下水位已经下降12.8米,地下水储量减少65亿立方米。”在北京市第九水厂内,自来水集团总经理刘锁祥为听证会参加人作讲解。刘锁祥说:“南水北调的水毕竟是有限的,北京的水资源紧缺不会因南水北调中线江水进京而根本改变。” 对于两套调价听证方案,听证会参与人各有倾向。消费者可巨生另有建议,“既然鼓励节水,我觉得对于节水突出的家庭,是不是有一些奖励机制比较合理?”可巨生建议可以考虑对用水节约的家庭有一些鼓励措施,比如家庭年用水不足100吨,水费可适当减少。

南京出租车调价听证会报名近日结束,听证时间尚未最终确定,但仅有47位市民报名当消费者代表,与曾经的火爆景象对比起来,已是江河日下。而去年东莞发布公告邀请市民报名参加水价涨价听证会时,竟然没有一个人报名。如此关乎民生的听证会,真的没人想听吗?显然不是。他们不仅想听听,也想说说,更想说了也有人听。听证会制度的本意,是为了对某些行政行为进行约束,给老百姓更广泛的话语权。近些年来,各地也举行了很多听证会,但口碑的确不咋地。前些年,被网友称为“四大金刚”的成都四名听证代表,已连续七年数十次参加价格听证会,而且在参会时绝大多数是支持涨价,被指为听证会的“群众演员”。

在现实当中,听证会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督,也出现了种种“潜规则”,“听证专业户”“只说涨价理由”等现象屡见不鲜。很多听证会举行之后,给人感觉只能是“听听而已”,根本听不到反对的声音,更别指望有关方面接受监督的诚意了。长此以往,还有谁愿意来当“看客”或“听客”呢? 曾几何时,出租车司机被认为是高收入群体,累是累点,钱还是赚了点的。可近几年来,随着油价不断攀升,“份子钱”越收越高,很多司机拼死拼活也只能赚个养家糊口钱。记者曾坐过南京一位40多岁的“的姐”的车,她已患严重的腰肌劳损,“下半辈子只能在轮椅上过了”,可她仍硬撑着开车,因为“不开,就没有孩子的学费了。

”如今,“上午赚油钱,下午赚份子钱,晚上才可能为自己挣点钱”,已成了出租车司机的普遍现象。某些行业的“成本”确实居高不下甚至“节节攀升”,但一定要厘清,所谓的“成本”是否每一部分都合理?特别是其中的“管理费用”是否过高、是否存在把关不严和挥霍浪费?比如此次南京出租车调价,一些市民反对的并不是调价本身,而是怎么也降不下来的“份子钱”。显然,这“份子钱”已经成了出租车行业一个非常沉重的成本。如果要想将“成本”作为涨价的理由,就必须详细公示“成本”,接受社会的监督和质询。

假如“成本”方面还有“挖潜增效”的可能,就应该在内部管理上下工夫,而不是将其粗暴地转嫁到消费者身上。然而,一些地方的听证会流于形式,并不能很好的体现民主,贴近民意。民众不满于此种听证会,认为听也是那么回事,不听也是那么回事,不如选择沉默,还落个耳根清净。“你是听(同意)呢还是听(同意)呢还是听(同意)呢?”“我还是不听吧!”(记者 朱旭东)。

今天下午14时,在上海科技馆召开了上海市居民用户水价调整听证会。参加此次听证会的有消费者参加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专家学者、政府人员等,消费者代表是通过社会公开报名抽取出来的,有公司职员、公务员、大学生、退休人员等。根据上海市发改委公布的两套水价调价方案,均拟将综合水价从目前的每立方米2.8元提高至3.65元,增幅超过3成。两种方案分别为: 单一制方案,居民综合水价将直接提高0.85元,即调整到每立方米3.65元,增幅为30.4%。其中,供、排水价格每立方米将分别提高0.49元和0.40元。若按照月用水量15立方米测算,上海市80%用户每月增加支出不超过13元; 阶梯式方案则按照居民年用水量分为三档:户年用水量在240立方米及以下的属第一阶梯,综合水价为每立方米3.50元,比单一制方案提价水平低0.15元;户年用水量为240立方米~300立方米的属第二阶梯,综合水价为每立方米4.10元;户年用水量高于300立方米的属第三阶梯,综合水价为每立方米4.95元。记者在听证会现场了解到,参加听证的人员总体上对水价调整方案表示理解和支持,认为水价调整,更有利于促成居民节约用水,发挥价格杠杆的调节作用。

根据现场反馈的情况来看,多数参加听证的人员主张实行阶梯式水价方案,认为该方案更为合理,更能发挥价格的杠杆作用;个别代表同意第一种单一制方案,认为该方案操不涉及抄表周期和家庭用水人口数量的问题,操作比较简便。也有人员主张将方案中提出的增幅再降低一些,实行余额奖励机制等。参加听证会的政协委员李培红建议此类听证会如能进行现场直播,将会更加透明。

方案 气量 听证会

上一篇: 一季钻石进口增三成 累计进口411.9万克拉

下一篇: 安全生产不能有“短板”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