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启动能源联盟以降低对俄依赖


 发布时间:2020-08-08 14:42:33

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日前表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截至2012年底,中国新能源和新能源发电量占比已超过20%。吴新雄在此间举办的“中美清洁能源合作研讨会”上说,能源是人类社会生存和发展的重要基础,中美两国同为世界能源生产和消费大国,加强相互合作实现能源可持续发展,走节约、集约友好之路,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中国国家能源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中国水电装机2.5亿千瓦,年发电量超过8000亿千瓦时;风电装机超过6000万千瓦,年发电量近1000亿千瓦时;核电装机1257万千瓦,年发电量980亿千瓦时;太阳能发电装机700万千瓦。“可以说,中美两国在能源领域的合作不仅有共同利益,还有良好基础,更有广阔前景。”吴新雄说。吴新雄表示,中国国家能源局将以更加积极的姿态、更加务实的态度、更加有效的方式与美国有关部门深化合作,不断扩大能源领域的相互投资,共同推进传统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利用,加快清洁能源在全球的推广应用,以应对全球能源安全挑战。

中美清洁能源合作研讨会由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和规划协会、中国美国商会联合举办。中美双方能源、经商界人士300人与会。(雷敏、钱成)。

原标题:外媒称中国国家主席首访特多 高度关注能源合作 “中国国家主席第一次访问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美联社用这样的标题突出这次访问的不同寻常。报道称,中国国家主席周六在四国访问的第一站首次会晤特多领导人。在与特多总理比塞萨尔出席记者会时,习近平表示中国将向特多提供2.5亿美元贷款修建儿童医院,并表示双方签署了一系列合作文件。法新社以“习在特多谈能源”为题称,中国国家主席与特多领导人就这个亚洲巨人的能源需求举行了会谈,习在会谈后对记者表示,双方同意积极推进基础设施建设、能源和矿产等重要领域的合作。能源合作无疑是各方关注的焦点。

美国《环球邮报》称,特多拥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40%的收入和80%的出口额来自能源业。比塞萨尔强调,中国是重要的贸易伙伴和潜在的新市场,日益涉足特立尼达能源业。《华尔街日报》1日说,习近平此访增强了特多的国际地位。特多能源领域发展突出,对渴求资源的中国来说是极富吸引力的合作伙伴。过去10年来,中国加强同该地区主要大宗商品出口国的关系,包括巴西和委内瑞拉等。分析人士表示,习近平出访特多反映出中国新的经济外交方向,北京开始注意此前被视为不太重要的地区。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一名研究员说:“过去几年来,有一种认识是中国太强调美国等大国了。

中国现在有一种大棋局观,通过巩固与非洲、拉美的关系,中国能提升世界地位,拥有更多谈判权。”习近平2日上午还在特多同牙买加等与中国建交的加勒比海国家领导人举行历时3小时的会谈。

当努尔·白克力出现时,新疆代表团的全国人大代表发出了热烈掌声,欢迎他“回家”。2014年12月,在新疆工作了整整30年的努尔·白克力由新疆自治区主席一职调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一职。尽管身上的职务变了,但他的口音和属于新疆代表团的全国人大代表身份没有变。他说,不管离故乡多远,心中总会装着新疆的山山水水,父老乡亲。就职能源局深感“压力山大” 为什么是努尔·白克力?许多人都发出了这样的疑问,其实仔细分析便会发现这项人事安排具有逻辑合理性。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是中国最著名的能源富集区域,石油、煤炭预测资源量分别占全国陆上资源量的30%和40%;而被寄予传统能源转型厚望的天然气,则占全国陆上资源量的34%。但谈及新的工作岗位,这位维族官员却深感“压力山大!”“你想想一个13亿人口的国家,为了推进‘四个全面’,实现能源安全保障,这个压力不可为不小。” 他7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说,尽管现在能源供给方面相对宽松,但中国经济发展正处于“变速期”,能源安全如何保障,能源结构如何调整,这些方面都要统筹解决,确实要下很大功夫。

“所以我感觉在国家能源局长的位置上,不比我当新疆自治区主席的压力小。” 努尔·白克力告诉记者,他现在每天在能源方面做的功课,比在新疆多几倍、甚至十几倍。“在能源领域我是个新兵,有很多东西要学,还要掌握情况,压力能不大吗?” 他笑言,“如果说过去考虑的只是区域性问题,而现在想的更多是能源生产、供给等方面,要从全国通盘考虑,甚至还要有一点国际视野,角度不一样了。” “法定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 只是,除了要为国家的能源问题出谋划策,摆在努尔·白克力面前的还有另一项重要挑战——还国家能源局一个“清净”世界。继2013年刘铁男落马后,国家能源局在2014年又有8名官员被纪检机关带走,一时间,能源领域深陷腐败漩涡。“确实,去年有这么多人被带走,说明能源局内部反腐斗争形势非常严峻。”努尔·白克力说,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要按照中央的统一部署,在能源局内部消除这种权力寻租的行为。“但核心问题在哪儿呢?就像习近平总书记所讲,关键是过去权力太集中。

而且就集中在某一个司、处、人身上。长期以来,几个人管着全国能源领域的重大审批事项,问题能不严重吗?” 努尔·白克力透露,为了避免违法违纪现象再发生,去年国家能源局开始大力简政放权,取消了十八项审批权限。“我想下一步还是要简政放权,严格依法办事,严格依法行政。”他说,“就是那句话,‘法定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制定责任清单、权力清单、负面清单,使能源局的管理运行机制更加符合市场本身的需求。”(完)。

能源 谢夫乔 维奇

上一篇: 河南计划全面推动电能替代政策 市场空间达百亿

下一篇: 新环保法实施中存在哪些瓶颈?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