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钢市价格上涨成交乏力 铁矿石价格冲高回落


 发布时间:2020-08-16 01:38:13

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出通知,决定完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进一步推进价格市场化。同时,根据完善后的价格机制,降低国内成品油价格。此次,发改委在完善成品油价格机制中做出3方面调整。首先,通知决定,设定国内成品油价格调控下限。当国际市场油价低于每桶40美元时,汽柴油最高零售价格不降低。同时,宣布降低汽柴油最高零售价格与“地板价”接轨。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周大地表示,目前所定的成品油价格调控下限,即每桶40美元只是一个过渡,市场化最后仍然需要企业自己定价。他认为,由于国际油价变动比较剧烈,同时存在市场恶性竞争成份,因此政策性地调控价格变得愈发困难。目前对于价格改革来讲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期,可以加快价格市场化,同时对政府操作本身也十分有利。同时,安讯思中国区高级副总裁寥娜表示,此次发改委决定当国际市场油价低于每桶40美元时,汽柴油最高零售价格不降低的决定属于迈向市场化的重要一步。

她呼吁,企业应该借助目前市场低油价和低于每桶40美元发改委不调价的这次机遇,找到企业自身的定价范围,从而完善市场价格发现的能力。此外,为了减缓油价波动带来的不利影响,通知决定建立油价调控风险准备金。当国际油价低于调控下限时,国内成品油价格未调金额全部纳入风险准备金。寥娜指出,目前在低油价情形下,此举可谓一举三得。不但能够更好地解决市场产能过剩的问题,也能在价格再次冲高时形成调节杠杆,同时还可以有效地解决区域平衡问题,从而达到风险抗衡的作用。最后,通知决定,放开液化石油气出厂价格,简化成品油调价操作方式,今后发展改革委将以信息稿形式发布调价信息,不再印发调价文件。对此,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董秀成表示,市场竞争的核心是市场主体多元化和来源多元化。目前,我国已经基本实现。他指出,我国液化石油气已经是高度市场化的产品,此次放开出厂价格以及调整发布调价信息的方式本身对目前现有市场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而此举旨在向社会放出未来成品油将完全走向市场化的重要信号。

A股市场中的煤炭板块集体上涨:靖远煤电率先涨停,大同煤业和中煤能源等也以小涨收盘。煤炭股的集体上涨与市场中的一则消息有密切关系。10月30日,有消息称,国家发改委正在酝酿《煤炭中长期合同管理办法》。消息称,“《办法》取消了电煤重点合同,代之以中长期合同。而中长期合同煤价由煤电供需双方协商确定,国家不设置基础价格。” 这意味着,电煤彻底市场化今年应该就会体现。对此,记者昨日致电数位电力企业新闻发言人,但均未得到回复。

准备就绪? 作为市场中为数不多的实行价格双轨制的商品之一,电煤一直是电力企业和煤炭企业争论的焦点。2008年到2011年,电煤价格的不断上涨让五大发电集团叫苦不迭。但2012年,随着煤炭“黄金十年”的终结,国内煤炭均价也由高峰时的800多元/吨降到了目前的600多元/吨。这让五大发电集团几乎不再“喊亏”及终结“电荒”的同时,也确实产生了一个契机:重点合约煤与市场中的煤价并轨,即让电煤彻底市场化。事实上,煤炭价格并轨一直为业界所关注。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经天亮曾提议,政府应减少对煤炭价格的干预,放开电煤价格,实现市场煤与重点电煤的并轨。今年9月底,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高级顾问周凤起就对外透露,中国政府即将取消对电煤价格的控制,“但将继续对电煤价格进行监控,以避免价格大幅波动”。周凤起说,政府已为推出此项改革措施做好了准备,“根据改革计划,煤炭生产商和发电企业将签署至少5年期的合同,并每年协商价格”。电企期待 今年10月中旬,五大电力集团表示,“重点合同电煤价格并轨将进一步加重发电企业经营负担”,因此,“亟需完善电煤并轨方案”。

“电企的表态很正常。”一位券商分析师昨日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因为,未来煤炭价格不可能一直这么低,一旦取消了政府监控,又可能会增加成本影响业绩。” 对此,经天亮曾建议,“在取消电煤价格双轨制之前,政府部门要进一步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科学确定联动频率和幅度。” 而代表电力企业态度的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中电联)10月30日在报告中坦承,电煤价格并轨是深化电力市场化改革的重要内容。但中电联建议,首先建立完善市场化机制,在此基础上推进电煤价格并轨。

值得注意的是,煤电联动的建议再次被中电联搬了出来。“完善煤电联动政策,清晰明确煤电联动的触发启动点,加快形成客观反映国内实际到厂煤炭价格指数,取消燃煤电厂自行消化30%的煤价上涨因素政策,在电煤价格涨幅超过一定幅度的情况下,同步实行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联动。”中电联建议,同时,所有电煤重点合同转为中长期合同,大部分市场煤合同转为中长期合同,其电煤运输全部列入国家重点运输计划且将运力主要配置给发电集团,铁路部门优先调度安排电煤运输。

中电联还认为,在建立市场化机制的基础上,推进电煤价格并轨还要解决“并轨过程中发电企业增加发电成本的补偿”、“通过财政注入资本金解决发电企业的历史欠账”、“取缔不合理的中间环节收费”等问题。

市场 价格 钢价

上一篇: 中缅天然气管道竣工 将满足中国1/4天然气需求

下一篇: 山西重大环境问题将实行约谈制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