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发现近千万亩富硒土壤


 发布时间:2020-08-07 14:32:25

同时,调查报告显示,南方土壤污染问题更加严重。长期关注土壤污染问题的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学院赵烨说,湖广熟,天下足,当原本农业最发达的区域之一成为土壤污染最严重的区域,对于我国粮食安全影响甚至可能比报告给出的数据更加严重。赵烨:污染的耕地都是好耕地啊,如果说耕地总体是超标了19%,那我们吃的收到影响的农产品早就超过20%,在学术界讲,受到污染的,尤其是受到重金属污染的土壤不能做农产品生产。去年湖南的“镉大米”事件,让重金属元素“镉”进入了我们的视野。“镉”的生物毒性显著,会给人体带来高血压、心脑血管疾病、肾功能失调等一系列问题。调查显示,“镉”污染近年来增长迅速,已经成为影响我国土壤的主要污染物之一。

除此之外,污染我国土壤的还有汞、砷、铜、铅等重金属污染物和一些有机污染物。一些重金属工矿企业的废渣随意堆放,工业企业的污水直排乃至不合理的农业生产、污水灌溉,都在其中发挥了作用。不少污染企业甚至可能已经关停多年,但其当年生产的废渣废矿造成的重金属污染仍然没人买单。北京矿冶炼研究总院教授汪靖表示,土壤污染治理可能会是一场耗时更久,耗资更大的攻坚战。汪靖:重金属污染环境是没有自净能力的,会一直累计增加。调查公告显示,目前我国已经获得全国土壤环境质量的重要污染数据,包括污染类型,污染程度和污染范围。按照环保部给出的治污路线图,相关部门将以保障农产品安全和人居环境健康为出发点,编制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加强对涉重金属企业废水、废气、废渣处理督查。

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学院教授赵烨坦言,这些措施主要是着眼于严格土壤环境监管,以遏制土壤污染形势恶化。赵烨:在治理土壤污染过程中国家对于现有企业必须严格的加以控制,形成对污染控制应该是严格的。与此同时,基于土壤污染防治的环保立法也开始启动。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土壤污染的环境保护法已经列入本届全国人大的立法计划,目前正在形成初稿。我们部门将会会同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大工作的力度,加快立法的进程,为土壤污染的治理和立法提供更好的保障。(记者杜希萌)。

既然动物机体的有机胂基本以原形从粪便排出,那么,使用了这些猪的排泄物作肥料的土壤和农作物是否依然安全?对此,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表示,猪粪尿中的有机胂在土壤中可以转化为无机砷,污染农作物和地下水,最终危害人类健康。从环保计,有机胂饲料添加剂最终禁用将是大势所趋。但她也表示,“没有替代谈禁用是纸上谈兵,难以令行禁止,因此,研发性价比高且环境友好的替代砷制剂,是科研人员义不容辞之事。” 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到,华南农业大学广东省兽药研制与安全评价重点实验室王付民等人,此前已对广东省的相关情况做过调查,调查对象为深圳、清远、云浮、阳江、江门、东莞、佛山等7个地市的15个万头以上长期使用有机胂饲料添加剂阿散酸的大型猪场,结果显示,使用了这些猪粪便作为肥料的土壤及其农作物中,砷含量早已超标。

这篇名为《有机胂饲料添加剂对猪场周围及农田环境污染的调查研究》的论文发表在2006年1月的《生态学报》上,其调查结果表明:猪场内长期施用猪粪为肥料的甘薯根内的总砷含量,已为国家规定最高检出限(0.5mg/kg ) 的3-6倍;甘薯地土壤的砷含量介于25.83-55.54mg/kg,远远大于自然界最高砷含量的背景值(15mg/kg) ;而且,甘薯的各种组织的总砷含量与土壤砷含量成正比。绝大多数猪场鱼塘水的砷含量已超过渔业水质标准0.05mg/L;虽然鱼肌肉的总砷含量未超过国家规定标准0.5mg/kg,但是在鱼的可食性组织脂肪、脑的总砷含量却远远超标,约为肌肉组织中3-4倍。

猪场排污口附近的土壤,砷污染范围介于200-500m之间;其中在距排污口约5m、50m的土壤,砷的含量远超过自然界的砷含量的最高背景值15mg/kg。长期施用猪粪作为肥料的稻田,大多数土壤砷含量超过国家规定的最高标准。论文指出,人类长期在低浓度的砷环境中会危害人体健康,砷的过量摄入也可导致各种癌症。有机胂饲料添加剂( 洛克沙胂、阿散酸) 具有抗寄生虫病、促进动物生长、改善动物生产品质等多重作用,在畜牧养殖业中被大量使用。因而,大量的砷随动物的排泄物进入环境中。

这些含砷的排泄物或以有机肥料进入农田,或直接排至鱼塘、河流,“毋庸置疑,这些砷将对生物的生存环境产生重大影响”。(刘勇)。

新疆 土壤 盆地

上一篇: 气象局原局长:治雾霾30年太久,三五年不现实

下一篇: 首家400伏光伏太阳能微电网发电项目落户哈密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3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