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号汽油登陆广西市场每升8.45元 十加油站尝鲜


 发布时间:2020-08-16 00:36:13

近日,德国一名男子手持砍刀,接连抢劫了多家加油站后逃之夭夭,目前德国警方仍未将其抓获。据一名被劫加油站的工作人员介绍,当地时间8月10日晚22时45分左右,一名黑衣男子走进了加油站,他戴着眼镜和口罩,看不清面目。正当工作人员准备询问时,这名男子突然抽出一把砍刀,指着工作人员说:“快把钱给我!”这名工作人员将柜台内的几百欧元给了他,之后这名男子便迅速跑开了。当警方接到报警赶到时,这名男子早已不见踪影。据悉,这名男子已经用这种方法作案多起,但至今仍然未被抓获。

领导干部腐败、关联交易牟利、国有资产流失等成为突出问题。专项巡视中,众多“油老虎”“电老虎”“煤老虎”落马引发关注。记者调查发现,上至年薪百万的董事会高管,下到基层销售负责人,能源国企的腐败态势严峻:动辄数亿元的招标合同中,一些高管竟然要收3%的好处费;一座座年营收上千万元的加油站,成为相关人员的生财工具。有高管年薪百万仍谋巨额私利 根据国资委和上市公司披露,2014年度中央企业实现营业收入25.1万亿元。同期仅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三桶油”营收就达5.36万亿元,占比超过20%。然而,4月末起集中公布的巡视整改情况显示,油、电、煤等央企“能源腐败”问题严重。中石化党组在巡视整改通报中披露,仅从2014年12月以来,中石化全系统已有36人受纪律处分,7人被刑事处理,19人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同时,共有134名中石化党组管理的领导人员的配偶、子女在系统内从业,已明确对此开展清理。全球最大煤炭企业神华集团在通报中披露,目前已给予20名党员干部党纪政纪处分,对32名党员干部诫勉谈话和通报批评;另有4名评审专家因违反招投标规定,被取消资格。

华电集团党组也通报称,仅在4月份,已对3家单位负责人分别给予党政纪处分。“从巡视报告来看,庞大的海外资产、并购招标和原料采购是能源国企贪腐的高发区。”复旦大学企业研究所所长张晖明说。据记者调查,在一些国企,大到招投标工程,小到千箱橙子,都暗藏采购腐败。记者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获取的判决书显示,在中石化下属的胜利油田,曾担任勘探开发监督管理中心主任的处级干部翟庆龙,在设备采购方面收受企业多根金条。为谋取个人利益,翟庆龙还帮助“有关系的人”,向胜利油田包销橙子7000余箱,均由下属企业用国资埋单。记者还发现,部分国企高管年薪百万元仍谋取“巨额私利”。例如,上市公司中国神华披露的年报显示,曾任中国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的华泽桥早在2011年就已申请辞职,在退休前一年,其领取的薪酬达108万元。然而,纪检监察部门查明,华泽桥在担任多个职务期间,均与不法商人结成利益共同体谋取巨额私利。庞大的成品油销售网络是腐败高发地 据统计,本轮巡视期间,被调查的央企总公司、子公司副总经理以上高管超过20名。在能源领域,既有中石油原总经理廖永远、中石化原总经理王天普先后被查,也有中海油原副总经理吴振芳等已退休高管落马。

中国社科院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认为,多家能源国企高管在本轮巡视中集中落马,反映出决策权集中度过高,自由裁量度过大的问题。年报及官网信息显示,截止到2014年末,中石油下属加油站达2万余家,中石化品牌加油站总数超过3万家。知情人士透露,庞大的成品油销售网络,是腐败的高发地。中石化销售有限公司西北新疆分公司多名高管均因“加油站腐败”落马。例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判决书,原分公司党总支书记的张文艳,在公司收购加油站的过程中多次收受贿赂超过150万元;原分公司总经理罗文辉在收购多家加油站过程中,受贿87万元。一些小小的国有油企加油站的站长,把掌握的油变成了自己牟利的工具。据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人民法院查明,原中石化湖南永州石油分公司芝山加油站站长陈某,与负责出厂运输的油罐车公司司机勾结,多次篡改电子账表、伪造单据,通过隐瞒加油站真实油量偷卖“私油”获利。在电力领域,在招标采购中收取好处费已成“潜规则”。曾任国网重庆市电力公司物资分公司招标工作部管理人员的王庆东,一度掌握了一省电力物资招标的管辖权。重庆市第五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显示,在帮助某公司斩获共计1.49亿元的国企招标合同之后,王庆东从中获得中标金额3%的“好处费”;而在帮助重庆宇邦线缆有限公司获得国网公司订单的过程中,王庆东的“好处费”提成比例更是达到3.5%。

遏制能源腐败需破除垄断推进价格改革 专家指出,油、电、煤、气行业提供了社会基础服务,能源腐败不仅增加了众多下游小企业的经营成本,甚至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更增加了社会成本。一些民营企业反映,利用手中的审批权,处于垄断地位的能源企业负责人拥有决定下游众多企业命运的“一支笔”。据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查明,曾任中海油销售杭州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苗永进,利用手中分管销售部门的权力,接受来自石油销售商个人、化工企业的“好处费”100余万元,向其“进贡”的企业遍及浙江多地。“国家的一系列改革政策已经鼓励社会资本进入油气零售市场,进一步降低价格改善服务,但由于垄断企业不供油,民营加油站数量反而出现‘剧烈倒退’。”山东一家民营加油站负责人说,近几年来,很多民营加油站都因为大油企停供,无奈被收购或濒临倒闭。业内人士表示,背后是能源垄断企业存在内部利益板结、不愿向社会资本让利的利益冲动。中国石油股份有限公司审计委员会主任、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亟须进一步推进能源行业的价格体制改革,让民营资本敢于进入垄断领域,能够与国营资本在同一水平线上公平竞争,从而提高行业效率与透明度。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竹立家指出,在新一轮价格改革中,破除垄断寻租空间,发展市场新兴主体是题中之义。“只有真正打破垄断带来的反市场权力,才能真正遏制‘能源腐败’。”。

汽油 车主 加油站

上一篇: 中国将升级油质调整油价广深六市汽油下月或降价

下一篇: 创意又环保 球迷用品用过后自然降解养鲜花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2.48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