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华裔医生性侵女病人案庭审 26岁女子述性侵过程


 发布时间:2021-05-07 00:56:15

近日,澳大利亚新州卫生厅宣布了一项新的规定,禁止医生对体重超标患者使用“过度肥胖(obese)”等字眼,要求医生在对患者谈论“体重”时,要“积极、体贴、不带任何评判”。此举遭到澳洲医学会(Australian Medical Association)的批评,称这是在“糖衣化”肥胖问题,对问题解决毫无助益。澳大利亚新州卫生厅的新政策还包括,建议医生在谈论患者体重时,“避免表露任何责备或不认可的情绪”。因为这些语言带有“潜在的冒犯性及污名性”,与此同时,“营养失调(Malnourished)”、“病态过度肥胖(morbidly obese)”、“瘦得皮包骨(skinny)”等词,也在医生“禁语”之列。新规定建议医生使用“患者及监护人可以接受的”词汇,例如使用“超出健康体重”来代替过度肥胖。

新州卫生厅人口卫生中心(Centre for Population Health)负责人米切尔(Jo Mitchell)表示,新政策的制定是基于临床医生及家长的意见,并称肥胖是“非常个人且敏感的话题”,“过度肥胖”一词容易让患者,尤其是儿童感觉“蒙羞”。澳洲医学会新州负责人弗兰坤(Brad Frankum)则称,新规定“居高临下”,并指出,医患间的交流根本没有标准可循,医生才最有资格决定使用什么语言进行讨论。他说,医生无需避讳“过度肥胖”,因为该词属于医疗术语。

吸烟会引发肺癌,但患肺癌的亚裔人口中,有40%根本不吸烟!22日于纽约曼哈顿华埠举办的“了解亚裔民众的肺癌”研讨会上,专业医师指出,如果家中长期不使用抽油烟机,或者长期住在不通风、氡气重的地下室,都会增加患上肺癌的风险。医师蒋威廉提醒大家注意,在患有肺癌的亚裔中,有40%的人不吸烟、却也得了癌症,这其中基因的突变、遗传的因素是重要的原因。医师黄夷伍指出,对于华裔女性来说,因为男性烟民庞大,被动吸进去的二手烟也会致癌。预防肺癌除了戒烟、并且越早越好之外,医师李祖君还强调了筛检的重要性。因为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仅给重烟民提供筛检,所以其他民众、尤其是不吸烟的女性一定要注意相关症状,比如持续咳嗽的话,就该引起警惕,要主动找家庭医生反映情况。(刘大琪)。

美国在检查室内强吻并拉扯女病患的一名华裔医师,26日被判处一个月徒刑和五年缓刑。这名梁姓医师(Steve Leong)也被判处在大都会交通局作小区服务30天,并接受心理辅导。梁医师被控四项限制他人行动轻罪和四项猥亵女病患轻罪。他选择认罪后立即宣判刑期。地检处称,洛杉矶市高等法院法官命令梁姓医师不得再为女病患看诊,且不得接近本案证人和受害人。58岁的梁医师于5月31日在亚凯迪亚的家中被捕。特殊受害人小组警官表示,本案四名受害人于2010年12月和2011年2月在位于2829 S. Grand Aveune的Claude Hudson医院就医时遭梁医师猥亵。法官也判决梁医师必须捐2500元给慈善机构。

5月7日凌晨,瓦伦西亚市区一华人住家内的一名满周岁女童不慎撞破鼻梁,导致血流不止后立即送医就诊。然而,当院方人员经过简单包扎止血之后,竟一时间难以对伤情进行具体判断,由数名医师轮番将女童送上手术台均不敢动手术缝合伤口。最终,耗时近1个多小时,数名医师聚首竟以抽签形式选中一名医师对女童进行伤口缝合。面对如此情况,亲眼目睹医师所作所为的伤者家属愤恨不已,“若不是最后孩子平安无事,我一定要将这家医院和这几个医生告上法庭!” 据了解,侨胞陈某(化名)在瓦省市区内租下一套居民房,其工作生活也一直都在该市区内。不久前,陈某的丈母娘来带着陈某一个满周岁的小侄女搬来同住。由于刚会走路的缘故,陈某的小侄女走起路来左右摇摆。意外事件就发生在7日凌晨,陈某的小侄女不慎撞破了鼻梁。据陈某告诉记者:“我看到很多血,一直在流,那么大一条毛经都浸满了血。”看到如此情况后,陈某的小姨子及岳母等人立即将孩子送到附近的医院。

陈某告诉记者:“我们去的是我家附近的大医院,也是瓦伦西亚大规模医院之一。”进入医院,陈某的小姨子立即拉住医生,让医生为孩子进行治疗。随后,见到孩子满脸是血,医生立即为孩子办理手续,同时将孩子送入治疗室。不久后,小姨子抱着孩子走了出来,此时,孩子的伤口已经被做了简单处理,血已经暂时止住。据陈某告诉记者:“因为当时送孩子进去的时候,医生说只能进去一个人,所以我们都没有进去,只有小姨子进去了。小姨子一出来,我就问她孩子怎么样了。她说医生已经做了简单的处理,现在要为小孩子办理其它手续,然后要进行缝合。” 陈某说:“我们办好手续后,原先为孩子处理伤口的医生把我们叫到另外一家小手术房。此时,医生拦住了几人,表示说让一人抱着孩子进入手术室,其它人则只能在外等候。随后,陈某的小姨子按照医生的嘱咐,抱着孩子进入了手术室,而其它人则在外等候。然而,当众人等候了十数分钟后,小姨子抱着孩子出来了,但令人气愤的是,医师并没有给孩子进行缝合手术。

小姨子告诉我说,那个女医生在那边鼓捣了半天,一直没敢动手缝针,而小孩子又一直在哭,所以到现在都没给缝合。医生竟在拆除了孩子的简单包扎之后犹豫着不敢下手缝合,导致孩子的伤口再度流血。在随后的一个小时中,孩子又是被不同的几名医师带入不同的手术室,陈某告诉记者:“这么大的医院,然道连有经验的医生都没有吗?让我们抱着孩子兜兜转转,一个多小时还是没处理好!”陈某告诉记者:“我老婆告诉我,当时她正准备去问问医生到底什么时候给孩子缝针,但是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却看到几个医生围着一张桌子,然后拿了一个空罐子放在桌子上,又拿了几张纸条写了些什么,之后几人轮流着抽取一张纸条。”看到如此一幕,陈某的妻子立即明白几名医师是在抽签,而随后一名似乎是抽中的医师在不久后便让陈某的小姨子带着孩子再度进入了手术室。对于医师抽签选出由谁来做缝合手术的做法,陈某等人在听到妻子的话后均表示愤怒,陈某说:“看他们那样子,明显抽签的做法不是第一次了。

但是我不管他们是第几次,要知道这次的手术对象是小孩子,小孩子有多脆弱?怎么能有丝毫的不小心?为何就不能叫一个有经验的医师来做手术呢?”然而不论如何,此时距离孩子受伤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若再不做缝合手术的话便难以预料会发生什么情况。因此,众人唯有按照医师安排,将孩子送入了手术室。随后,在经过二十分钟左右的等待之后,陈某的小姨子终于抱着孩子走了出来。目前,孩子的伤势恢复的不错,一个礼拜左右便能拆除针线。然而,对于该起意外事故及送医后的所有遭遇,陈某一家人感到不幸的同时也带着怒气。据陈某告诉记者:“孩子发生意外对我们来说是一件不幸的事情,但是医院方面的做法和态度却让我们恼怒。陈某表示,对于院方的做法,他们一家人都表示气愤。但所幸的是,孩子在最后平安无事,如若不然的话,陈某一家人定然将院方及当天在场的几位医师告上法庭。(蒋航枫)。

医生 医师 女病人

上一篇: 传承千年国粹文化 五粮液第21届酒圣祭祀大典举行

下一篇: 中国“小大使”再访日 将赴多地参观交流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