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侨报网:巴西失业民众对找工作重拾信心


 发布时间:2021-01-16 08:17:44

在中国总领事馆的关心帮助下,由巴西联邦众议员威廉巫及其办公室、百时美施贵宝公司实验室、巴西华人工商联合会共同举办这次乙型肝炎免费检查活动。在各圣保罗临床医院(HC-FMUSP)的大力支持下,于本月十七日上午十时开始为侨胞免费检查。总领事馆顾副总领事、李少玉特别助理、华人工商联合会长杨惠昂、监事长叶勇永、广东同乡总会长陈荣正、青田同乡会数位会长及秘书长张立群,鸡业工会监事长林家富等,参加了上午的活动,以及十多位侨胞义工参与工作。经三天紧张的检查,共为一千四百多人(其中包括50多位巴西友人)。此次活动完满结束,深受侨胞欢迎,并期望能继续举办有关这方面的活动。据资料显示,这次参加检查大多数为二十五街经商的侨胞,亦有少量是巴西友人,共检查出150多人的肝有问题,犯病率超过10%,这个严重的问题必须引起全体侨胞的高度重视。因为慢性乙型肝炎是一种肝脏传染病,乙型肝炎病毒存在于受感染者的体液和血液中。病毒可通过各种途径进行传播,包括从受感染的母亲在生产时染给婴儿,没有保护的性行为及使用未消毒的针头。

乙型肝炎病毒会攻击肝脏,并可最终导致严重的肝脏损伤。身体健康是赚钱的巨大推动力,尤其在巴西虽然是公费医疗的国家,但其医疗态度、治疗效果,康复质量却不敢恭维,所以巴西中下阶层的巴西人多数购有医疗保险,没有参加医疗保险的,平时都注意检查身体,并打预防针。在这次参加检查的巴西人虽然不多,但竟然没有一个人的肝有问题。反观我们侨胞平时不注重检查,更不用说打预防针了,只是埋头经商赚钱做生意,钱可能赚不少,但损伤身体轻则花大钱治疗,重则危及生命,这些问题应引起全侨的高度重视。威廉巫办公室、华人工商联合会初步总结这次活动之后,准备今后将继续举办有这方面的活动,将会合各侨团,尽最大努力,争取巴西的医院大力支持,在糖尿、胆固醇、前列腺、血压等方面逐项为侨胞检查治疗,将一如既往帮助侨胞服务侨胞,并希侨胞注意并积极参与。(巴西华人工商联合会)。

调查显示,近18%的美国洛杉矶政府职员在工作场所受到过性骚扰。逾15%人表示,他们在工作场所曾目睹过性骚扰事件。但是,有超过半数的员工称,他们曾遭遇过性骚扰,但却没有上报。文章摘编如下: 近18%的美国洛杉矶政府职员在最近的一项调查中表示,他们在工作场所受到过性骚扰,而超过半数的员工称,他们虽遭受过性骚扰,但却没向任何人报告过这件事。由人事部门(Personnel Department)公布的这份匿名调查,被认为是几十年来洛杉矶首次对员工进行的性骚扰调查。去年秋天,全美都在关注职场性骚扰问题,当时,洛杉矶市议员保罗·科雷克瑞安(Paul Krekorian)和马丁内兹(Nury Martinez)要求对洛杉矶4.5万名雇员进行性骚扰调查。参与这项计划的经理助理犹可西姆(Jody Yoxsimer)说:“共有4205名员工参与了调查,这是一个足够的样本量。” 日前,科雷克瑞安接受采访时说,他为如此多声称自己从未报告过性骚扰事件的员工而感到担忧。“我们的雇员中存在着一些问题。” 科雷克瑞安说,“它(性骚扰)比我们想象的更普遍。” 马丁内兹在一份声明中称:“调查结果证实了我的想法,即我们必须培训员工应有的举报性骚扰意识。

” 在调查中,共计745人,也就是约17.7%的受访者称,他们在工作中遭遇过性骚扰。而639名员工(占受访者15.2%)表示,他们在工作场所曾目睹过性骚扰事件。而在1674人中,有929名受访者称他们曾遭遇过性骚扰,但却没有上报。也就是说,更多的人选择沉默。犹可西姆说,有更多数量的性骚扰事件目击者,他们也选择沉默。另外,超过48%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所在部门“性骚扰法律顾问”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能在哪里寻求帮助。

如果你是有色人种,那么想要成为一名竞选活动工作人员的话,你将不得不面对一个难堪的事实:薪水可能要比白人同事低。据《每日野兽》(The Daily Beast)网站11日报道,“新组织研学会”(New Organizing Institute)的一项分析称,如同其他行业一样,在竞选活动中,各族裔员工间的工资差距同样存在。亚裔、非裔和拉丁裔员工的工资要比白人同事少。例如,民主党竞选活动中,非裔员工的工资就是白人的70%,拉丁裔员工是白人员工的68%。最近的一份调查也称,在过去的两个选举周期,民主党竞选委员会只有不到2%的开支用在了少数族裔拥有的咨询公司上。有一个很好的例子。拉丁裔政治人士迈克尔戈麦斯戴利(Michael Gomez Daly)参加过2012年的两次国会选举活动,两个活动的预算经费一样,但第一次戴利以“浅肤色拉丁裔人士”形容自己,后来得到了现场主管的岗位,负责联系、沟通拉丁裔社区;而第二次,戴利仅仅以“迈克尔戴利”的身份,并未提其拉丁裔背景,这一次,他得到了上一次2倍的薪水。

这样例子可谓比比皆是,多次参与竞选活动的少数族裔人士已经总结出了心得:即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避免被归类为少数族裔外联专家。对于少数族裔的竞选活动员工来说,成功的唯一途径就是向类似自己职业生涯早期的工作说“NO”。“如果你总是得到非裔外联、亚裔外联等类似的工作,你很快就会被贴上标签,一旦开始做那项工作,就很难再摆脱它,”一家民主党策略公司的主管苏加塔礠瓦尼(Sujata Tejwani)说。改革跟踪组织“美国之桥”(American Bridge)的前主席罗德尔(Rodell Mollineau)补充说,“有色人种(在职业生涯早期),往往被分配到与其他有色人种人士沟通或工作的职位上。” “竞选活动中,大多数被雇佣的少数族裔员工往往从事现场工作,而现场工作薪水很少,”民主党政治战略师贾莫尔希蒙斯(Jamal Simmons)说,“关键就是,他们从不在开支巨大的岗位上招聘少数族裔人士,这些岗位包括沟通、投票和数据等。

这些工作大多交给了白人。” 传统的竞选智慧是,选民们对与自己肤色类似的人组织的选举活动反应积极,但这样的现场活动,限制了少数族裔员工发挥关键性作用的机会。“还有一个就是少数族裔人士不能管理‘白人’的问题。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白人选民肯定不喜欢看到非裔新闻秘书,或者亚裔、拉丁裔政治主任,”西蒙斯说,“这是一般偏见因素,是过时的对种族关系的理解。” 存在于美国社会各个角落的隐藏的偏见,也是导致这种结果的一个因素。随着竞选日期临近,高级竞选工作人员很可能会下意识地倾向于对少数族裔的刻板印象。也因此,一名在弗吉尼亚州和佐治亚州都很有经验的竞选人士说:“发生在美国的结构性种族歧视,强化了很多假设,歧视从未减少过。”(庞克)。

巴西 失业 员工

上一篇: 美零售商联盟致函参院 吁加快外国游客签证审批

下一篇: 澳洲“袋鼠精”可治癌症? 亚洲游客上当者居多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