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纪检监察机关集中奖励48名实名举报有功人员


 发布时间:2021-05-06 23:04:59

近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中央纪委监察部机关进行机构改革,整合6个内设机构,新设3个内设机构,重新组建2个内设机构。昨日,中央纪委副书记陈文清表示,改革后,虽然机构和编制没有增加,但是直接从事纪检业务的人员增加了100多名。谈到这次深化机构改革的特点,陈文清指出,尽管我们对机构和职能进行了调整,工作方式和人员的岗位变化也比较大,但是机构和编制没有增加1个。“这次机构改革,把更多的机构和力量调配到了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主业上来。” 据陈文清介绍,这次改革增加3个机构,纪检监察室就有2个,加上去年机构改革增设的2个纪检监察室,纪检监察室总数就由原先的8个增加到现在的12个,占27个内设机构的将近一半。每个纪检监察室均配备人员30名,设立4个处。“同时我们增加了案件监督管理室、案件审理室、巡视办的编制。改革后,直接从事纪检监察业务工作的人员增加了100多名。”陈文清说。据介绍,中央纪委监察部还进一步清理参加的议事机构,从125个减少到了14个,坚决把不该管的工作交还给主责部门。陈文清介绍,这次增加的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编制30名,设4个处,专门负责对纪检监察干部的监督。

“增设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就是为了加大对纪检监察干部违纪违法行为的查处力度,及时把‘害群之马’清理出去。”陈文清说。

广安华蓥地区阴雨绵绵,乌云密布。广邻高速邻水至广安方向华蓥清溪口大桥段发生多车相撞交通事故,致使有人员被困车内,情况十分紧急,急需救援。9时57分,华蓥市公安消防大队接到川东高速报警。迅速调集2辆消防车在大队长李志的带领下赶赴现场施救。高速公路上车辆已经堵成了一条长龙,消防车辆奋力前行。到场后,只见现场围起了长长的人群,地上横七竖八的堆积着木板。消防队员立即展开侦查。经侦查发现:现场部分被困人员已经被120救护人员成功救出,其中有一辆长安车与一辆槽罐车紧紧的撞击在了一起,长安车出现漏油情况,车内有一人员被困。大队长立即下达作战命令,各组迅速展开。警戒组利用警戒带对现场群众实施警戒隔离。

掩护组从水罐消防车铺设单干线水带对事故现场的油迹进行稀释。救援组先将长安车进行简易破拆,随后将两车进行分离,增大救援空间,通过扩大车内空间将人员成功救出。不幸的是,该被困人员已无生命迹象。据悉,此次事故共造成1人死亡,多名人员受伤。(陈 勇 记者 田祖囯)。

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日前集中公布的“红色通缉令”格外引人关注。这份精准到“身份证号码”和“可能隐藏地”的“红色通缉令”引起了广泛关注。这张“网”正在织得更细、更密。值得思考的是,“红色通缉令”公布之后,还要做些什么?新华社记者为此采访了中国公安大学侦查学院经侦教研室主任宋利红、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刑法研究所所长黄风、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和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公布外逃人员信息意味着什么? 汪玉凯:如此集中而具体地公布外逃人员信息尚属国内首次。这说明我国对外逃人员的情况掌握得非常精准,也表明这一行动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认同和支持。公布外逃人员信息有助于扩大社会公众的参与程度,不管是国内还是国际,都能提供追逃的线索,推进追逃工作。今年的“天网”行动更加深化,有更多部委参与进来,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中央追缉、反腐的决心。公布外逃人员还能起到震慑作用,减少贪官外逃的念头,刺激外逃人员回来自首。高波:海外追逃作为反腐的第二战场,也能为国内反腐活动服务。否则,反腐的笼子就不严密。现在海外追逃和国内反腐同等重要,作用越来越明显。从这几年的成果看,《北京反腐败宣言》是我国主导的第一个反腐公约。

“红色通缉令”如何起效? 据悉,“红色通缉令”在国际刑警组织发行的7种国际通缉令中属最高级别,被认为是“追查国际逃犯最有力的工具之一”。其190个成员国在接到“红色通缉令”后,会立即布置本国警力予以查证;如发现被通缉人员的下落,就迅速组织逮捕行动,将其缉拿归案。宋利红:国际刑警组织的成员国有义务相互协作。外逃贪官有些去向不明,比如有人先去菲律宾再去别国,我们很难确定他的踪迹,必须和成员国协作。抓住外逃人员后,如果所在国和中国签署引渡协议,可以直接引渡回国。如果没有,就视情况而定。红色通缉令名单上的外逃贪官,大部分都是非法移民,这就可以按照非法移民将其遣返。此外,还可劝其回国。如何追人又追赃? 宋利红:追人的同时也在追赃。从实际效果看,追赃更难,必须证明外逃人员的财产不仅按照中国法律属于非法所得,而且在所在国的法律框架下也属于非法所得。此外,很多人逃到国外后会购置房地产、有价证券,还得证明这些也是由非法所得购置。总体看追赃很难。在个别案例中,所在国追缴赃款后,按照一定比例和中国进行分享,因为当地也动用了警力需要获得补偿。但是我国目前还没有建立对应的分享机制。今后,我们还需要建立完善和海外追逃相适应的法律机制。

高波:我们当前有效的方法就是加大和他国法务、财政、税务方面的协作,来证明外逃人员的财产属于非法所得。如何破解“引渡难”问题? 宋利红:引渡难存在法律障碍。法律体系不一样。比如是否保留死刑上,我们国家正在减少死刑的使用范围,但一些国家会以此拒绝向我方移交嫌疑人。黄风:有些问题持续存在,如“死刑不引渡”。“死刑不引渡”现在已成为人权保障的原则,不管是否废除死刑,各个国家都会提出要求。这是和国外开展引渡合作、遣返逃犯的共识。如何持续推进海外反腐工作? 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从今年4月起启动“天网”行动,综合运用警务、检务、外交、金融等手段,集中时间、集中力量“抓捕一批腐败分子,清理一批违规证照,打击一批地下钱庄,追缴一批涉案资产,劝返一批外逃人员”。黄风:追逃追赃不是几个单独的行动,必须要保持连续性。追逃追赃不能运动化,不要看成短期行为,要有持续的规划。同时要不断完善自身法律制度,为国际合作创造条件。

人员 纪检监察 机关

上一篇: 服役13年 深圳地铁1号线完成最大规模换轨

下一篇: 发改委:中国企业每年因失信造成经济损失6000亿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2.90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