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访教师陈文艳洗冤后重返讲台:讲课最喜欢也最擅长


 发布时间:2021-04-20 09:25:09

在济南市高三学生正在备战期末考试的时候,山东省实验中学高三学生刘彤飞近日被英国牛津大学物理专业预录取。这是该校五年来第五位考上英国牛津大学的学生。刘彤飞说,是自律带给他今天的结果,他尤其想感恩父母对他的尝试向来都是无条件的支持。从不晚睡,不想“太狼狈” “预录取的消息来的时候,我的老师打电话给我爸,我爸打给我妈,我妈告诉了我,我知道后心里很惊喜,但说不上意外。”刘彤飞说,面对各个媒体的轮番采访,这位17岁的大男孩淡定得好像一切都顺理成章。17岁的刘彤飞,在老师看来,是一个学习非常扎实的学生。在高一班主任刘维鹏的印象里,他有很高的天分,上课能完全跟上老师的节奏,是成绩完全不需要担心的优等生;在同学眼中,他也是超越了学霸的存在,许多同学平日里都称呼他为“学神”。“我每天六点半起床,七点开始学习,中午午睡半个小时,下午课后自习完成大部分作业,晚上我十点半睡觉,不熬夜,因为我不想让自己看起来那么狼狈。

”说起自己的学习,刘彤飞显得颇为游刃有余。刘彤飞把大部分精力都用在课上,在他看来,课外的辅导班其实就是将课堂知识再重新学习一遍。什么时间该干什么,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事情。如果非要总结所谓的经验,刘彤飞用了 “自律”两个字。被一本书决定的兴趣 在读高中以前,刘彤飞很少想未来,只是觉得学习是重要的事情,不要让妈妈操心。一本书——《上帝掷骰子吗》让他迷上了物理学,这本书讲述物理学量子论的故事,刘彤飞感觉,研究量子物理学,发掘事物本质的真相一定很有趣。在山东省实验中学这一高手如云的学校,刘彤飞的成绩总能保持在年级前二十名。高二时,面临出国还是高考的选择,刘彤飞认为,自己没有搞过竞赛,在国内自主招生上没有优势,于是决定出国留学。在刘彤飞眼里,妈妈严厉却也包容,严厉的是对他学习习惯和态度的管教,对他的爱好和选择却十分尊重。“我妈很支持我的爱好,我学习跆拳道和柔道,她一直在支持我,我喜欢看动漫,并学习了日语,他们都没有反对我。

”面对诸多记者,刘彤飞诚恳地说:“感谢她,是她让我进了牛津。” 未来的学习艰苦但有趣 牛津大学的面试历经三轮,刘彤飞心里也不免紧张。他说,一轮面试时,他紧张到差点把考场的笔拿走,而牛津的面试包含许多方面,但最看重的还是学生的学术能力,题目的侧重点更多放在了思考方式和角度上。在培诺教育老师的帮助下,刘彤飞仅用一年时间就通过了A-level(英国高考)四门科目的考试并拿到A+,雅思达到8分水平。不过,对于考入顶尖学府的学生来说,奋斗之路刚刚开始。山东省实验中学往年考上牛津大学的学长学姐告诉他,在牛津的求学严苛艰苦,每天就是上课和泡图书馆,日复一日, 不过,刘彤飞说,他希望自己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努力学习,“如果能弄清楚黑洞怎么回事,那一定很棒!”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徐洁 实习生 张春宇)。

超标办公楼面前,学校教室不应拥挤不堪 议论风生 城市建筑设计能“超前”,住宅楼建设竟然要“去库存”,而中小学教室不够用,所形成的反差岂不是社会怪象? 一个班级七八十上百人,老师上课要用小喇叭,后排学生站着听讲,三四个学生用一张课桌……据新华社,随着越来越多的农村娃进城上学,不少城镇中、小学班级规模超过50人、45人的相关规定,有学校最大班额达150人。学校过大,班额过大,未必能节约投资,更未必能提高教学质量。大额班教室拥挤到学生转不开身,教室的采光、空气质量难以保证;桌椅排列难以做到合理规范,教室通道过窄,遇上紧急情况无法迅速疏散;总之,大班额浑身上下都是“病”。和一些城镇中小学相反的是,经济发达地区已经在倡导小班化教学,一个班级二三十人,教师更容易了解学生,把握教学进程,最大限度地注意教室中每个学生的学习状况,有更多沟通交流的机会。对学生而言,良好的学习生态有利于培养思维能力、陶冶性情,这是人性化教育的“硬件”,凡是有条件的地区,都应当创造这种优质教育环境。客观而言,一些地方政府对增加教育投入已尽了力,教育主管部门也费尽心机,无奈负担太重,无力应对困境。

可问题是,一部分城市兴起小班化教学,而另一些地区无法维持最低限度的生均学习面积。因此,均衡教育资源,促进区域教育公平,必须引起重视。此外,侈谈“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没有意义,采取措施,先要转变观念。教育毕竟是百年大计,应当给予不同于其他事业单位的特殊政策。一度有人担心教育投资过多、使用不合理而造成浪费,这种担心固然也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但比之各地层出不穷的超标政府办公楼,“乡村学校建设浪费”好像并没有成为社会问题。退一万步说:即使在教育上“浪费”了一些,让教师学生“舒适”了一些又算什么?城市建筑设计能“超前”,住宅楼建设竟然要“去库存”,而中小学教室不够用,所形成的反差岂不是社会怪象? 大班额现象在展现教育的落后,社会不应漠视,政府千万不要哭穷,要把眼光放远一些。我们必须意识到:这些挤在狭小教室里的小学生,二十年后将是建设这个社会的主要劳动者,他今天所受的教育,会影响他明天的眼光与胸怀。□吴非(教师)。

陈文艳 学生 学校

上一篇: 北京:党员干部骨灰墓穴不得超1平方米

下一篇: 机构:城镇普通学校教师职业倦怠比乡村教师更严重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