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舆论密切关注中共十九大:中国担当起更重要角色


 发布时间:2021-04-18 07:28:29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4日在吉隆坡同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举行会谈,就中马关系、推动中国-东盟关系进一步发展以及其他重大地区和国际问题深入交换意见。会谈前,马来西亚最高元首哈利姆在议会广场举行隆重仪式,热烈欢迎习近平主席对马来西亚进行国事访问。据悉,习近平和纳吉布将在会谈后见证两国有关部门签署一系列双边合作文件,随后共同会见记者。近年来,中马关系发展势头良好,各领域务实合作取得积极进展。去年双边贸易额达948亿美元,中国连续4年成为马来西亚最大贸易伙伴,马来西亚连续5年成为中国在东盟国家中最大贸易伙伴。

两国合作建设的钦州产业园区和关丹产业园等大型项目取得积极进展,开创了中国与友好国家互设产业园的先例。双方人文交流频繁,去年人员往来达260万人次,中国是马来西亚主要海外客源国之一。习近平是在结束对印度尼西亚的国事访问后,于3日傍晚抵达吉隆坡的。马来西亚是习近平主席此次东南亚之行的第二站。此后,他还将前往印度尼西亚的巴厘岛,出席在那里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一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27日会见来华出席中国-东盟特别外长会的文莱外交和贸易大臣穆罕默德亲王。王毅表示,今年是中国-东盟建立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10年来,在各方共同努力下,中国与东盟政治互信增进,务实合作深化,人员往来增多,在各领域合作取得长足发展,给各自国家和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促进了地区和平与发展。此次特别外长会议将总结既往,规划未来,弘扬睦邻友好,聚焦发展合作。文莱作为东盟重要成员,为推进中国-东盟关系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中国与文莱的双边关系与中国-东盟关系同步发展,处于历史上最好时期。今年4月文莱苏丹访华期间,两国领导人一致同意建立中文战略合作关系,为双边关系未来发展指明了方向。中方希望与文方一道推进双边关系不断取得新进展。穆罕默德表示,文莱感谢中方长期以来对文中关系的高度重视,对东盟-中国关系的真诚投入。中国是东盟的真正朋友。作为今年的东盟主席国,文方将继续加强同中方在国际地区事务中的协调配合,推动文中关系和东盟-中国关系更上层楼。

外交部长王毅28日在外交部会见来华出席中国-东盟特别外长会的缅甸外长吴温纳貌伦。王毅表示,当前中缅关系发展势头良好。两国应推进全面合作,坚定发展睦邻友好。中方乐见缅甸与世界各国建立并发展友好关系,相信缅甸能找到符合自身国情和民族根本利益的发展道路。中缅应着力抓好重大经贸合作项目,积极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探索构建中印缅孟走廊。中方愿继续为缅北问题和谈进程发挥建设性作用。缅甸将于明年担任东盟轮值主席国,希双方共同推动中国-东盟战略伙伴关系取得更大发展。吴温纳貌伦表示,缅方珍视中国长期以来对缅的支持和帮助,将坚定不移发展缅中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缅中经贸关系惠及双方,缅方愿与中方加强重大项目、互联互通等方面合作,共同维护边境稳定。

缅方愿为推动东盟-中国关系发展做出积极努力。

负面清单”有可能成为中国经济改革的一个热词。在近日获批设立的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内,“负面清单”管理作为一项引人注目的制度变革得以针对外商投资“试水”。分析人士认为,该管理模式一经推广,将成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一大“抓手”,同时也将对政府宏观调控和经济管理提出巨大考验。从“正面清单”到“负面清单”,一字之差,却是政府管理思维的巨大转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卢锋指出,“负面清单”就是法无禁止即合法,也就是说仅仅规定企业“不能做什么”,与限定企业“只能做什么”的管理模式相比,无疑会让市场发挥更大作用。在上海市政府参事室主任王新奎看来,“负面清单”管理与本届政府正在推进的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方向一致。他认为,目前对企业投资准入实行的审批制度至少有三方面问题:资源错配,谁拿到政府批条,谁就容易获得银行贷款;宏观调控边际效率下滑,很多过剩产能其实是“批”出来的;还有腐败频发。同时,这种转变也暗合中国改革开放循序渐进和与国际规则接轨的思路。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说,“负面清单”是在中国综合实力已不同以往、抵抗经济变动冲击的能力大大增强的基础上,减少直接管制而更多采用间接管理,同时降低经济运行成本。

尽管目前仅在上海针对外商投资试点“负面清单”管理模式,但受访专家普遍认为,这一模式也可以被推广到全国范围内的所有内外资企业。上海现代服务业联合会会长周禹鹏说,自由贸易试验区是一项国家战略而非地方战略,试验区内更多是制度创新而非政策优惠,国务院也已要求自由贸易试验区内要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认为,“负面清单”管理是经济管理的重要变革,不能仅仅局限于外资,对本国企业更应该如此,“因为市场秩序不管对内资外资都应该是公平的、非歧视性的”。在对外开放的同时也对内放开,将形成一个各类投资者平等准入和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实际上,在外商投资之外的一些领域,中国的政府管理模式已经实行了从“正面清单”到“负面清单”的转变,只是并未冠以上述名称。梅新育举例说,进出口贸易人民币结算,最初就是授权特定地区、获得资格的企业开展此项业务,后来就是除了部分重点监管企业之外,其余全国全部放开。一些人士担心,由于涉及到金融、航运等服务业的开放,中国实施“负面清单”管理的时机可能还不成熟,因为这些服务业与国外存在不小差距,扩大开放预计会带来一定的冲击。

张燕生将对外企全部实行“负面清单”管理比喻为新一轮“狼来了”,“狼来了是要吃人的,外企在一些行业中比中资企业有竞争力得多”。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副院长屠新泉说,政府在列清单的时候,不可能完全预见新兴产业的发展,而国外的有关企业可能在这些行业先行占据市场优势,使得国内企业后来进入这些行业的困难大增。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26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说明时表示,为在自由贸易试验区内加强风险管控,政府除及时制定和调整负面清单、完善国家安全审查制度外,还将通过反垄断审查、金融审慎监管、城市布局规划、环境和生态保护要求、劳动者权益保护、技术法规和标准等手段,构建风险防御体系。就宏观调控而言,政府对市场“放手”带来的一大变化就是不确定性的增加。中共中央政治局对下半年经济工作提出“微观政策要活”的同时,也强调“宏观政策要稳”。“在微观层次的管理上面要推广‘负面清单管理’,在宏观层次的管理上则要反之,这一点决策者需要把握好。”梅新育说。(记者 王秀琼 韩淼 何欣荣)。

中国 经济 中国共产党

上一篇: 山西朔州"12•5"透水事故4名遇难矿工身份已查明

下一篇: 山大校长寄语新生:不要做低头族 更不要成葛优瘫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68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