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健委:防范解决短缺苗头 让患者不再担心买不到药


 发布时间:2021-01-19 19:43:44

莫让行贿药企“以小博大”(人民时评) 于北国 从“政”入手,遏制受贿,从“商”入手,严打行贿。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才能合力打造出“亲”“清”的政商关系 近日,一篇名为《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在网络热传。针对文章所反映的“著名眼药”莎普爱思存在涉嫌虚假宣传等问题,国家和浙江省两级食药监部门已责令该公司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和开展广告自查。人们追问这一眼药为何敢于在未进行临床有效性试验就敢搞“轰炸式”广告之时,有人发现,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过去十余年间,莎普爱思的工作人员多次向所在地科技局官员行贿。中国证监会浙江证监局也发函,要求莎普爱思说明“涉及行贿事项对公司的影响,以及是否按规定履行了信息披露义务”。药企行贿问题,也随之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近些年,从中小型药企到辉瑞、惠氏、葛兰素史克等国际制药巨头,“前仆后继”地曝出行贿丑闻。从这些案例看,药企公关对象,要么是卫生、药监等政府部门的“现管”,要么是科室主任、药房主任等医院的“主管”。莎普爱思的行贿对象,就多为负责新产品鉴定、科技计划申报者。在利益集团的围猎、糖衣炮弹的围攻中,拒腐防变的防线频频失守,带有劣迹的药品进入流通市场,侵害患者健康权益。对此,国家不断加大打击力度,扎紧制度的笼子。比如,将受贿的定罪量刑标准修改为“概括性数额”加“情节”,对贿赂犯罪中的财物作出适度扩张解释;严禁医药代表卖药,建立行贿黑名单制度,上榜药企或将禁入公立医院,等等。但前车之鉴并未完全转化成警示教训,现有惩处尚不足以形成有效震慑,彻底消除药企行贿任重道远。一盒药背后的利益关系之复杂,远超业外人士的想象。

这也意味着打击行业腐败,狙击商业贿赂,需要多方配合、形成合力。就行贿受贿两端来说,长期以来司法对后者的打击力度要大于前者。正因如此,药企的违法成本在利润面前几乎是九牛一毛,而且很大一部分还能转移到药价上,最终由广大患者承担。对于逐利的企业来说,这场以小博大的赌局实在太过诱人,行贿自然就成了“攻城略地”屡试不爽的手段。从逻辑关系看,行贿与受贿本就是成对儿出现,是一根藤上结出的两个毒果。从整个灰色链条来看,企业的行贿相当于源头,处于利益交换链条的上端。治病要去根儿,从源头上堵截贿赂,依法严厉打击行贿者、紧盯行贿行为,让行贿“代价惨重”,显然可以事半功倍。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反腐败要“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这一论述既是党内规矩,也有刑法依据,更是群众期待。从“政”入手,遏制受贿;从“商”入手,打击行贿。

这对于重塑医药领域的风气来说至关重要,对其他领域亦是如此。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是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的关键举措,能够促使商人依法经营不行贿、从政者依法办事不受贿,为市场运作创造一个不以贿赂获利的公平竞争环境,为公权力运作创造一个山清水秀的政治生态,为社会注入“行贿受贿一样可耻”的普遍共识。从司法实践看,相较于受贿,行贿查处起来难度较大,但我们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加快补齐制度短板,共建全民防“贿”的大堤,让双向查处落到实处,整个社会才能赢得海晏河清、朗朗乾坤。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动医改向纵深发展。巩固全民基本医保,通过改革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完善政府、单位和个人合理分担的基本医疗保险筹资机制。扩大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为了人民的身心健康和家庭幸福,我们一定要坚定不移推进医改—— 两会期间,多位代表委员做客中国经济网“中经在线访谈”栏目,就推进医疗改革话题展开探讨。不能照搬国外模式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原院长陈仲强说,以英国为代表的全民医保100%报销,但效率低下,国家财政负担沉重;美国商业保险模式价格昂贵,很难在全国推行;印度虽是全民医保,但是医疗环境差、保障水平低。“到目前为止,没有哪一种模式能让所有人都满意,或者能将所有问题都处理好,这的确是个世界性难题。”陈仲强委员说。对于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中国式办法”,陈仲强委员认为有两层涵义,“第一层,中国解决医疗健康的问题不能照搬欧洲的模式,也不能照搬美国的模式。

第二层含义,在医改目标和政府主导提出的要求上,要满足几个要素:一是医改要全民公平,人人享有;二是能提供较高水平的医疗服务,能基本解决健康和保障问题;三是百姓比较满意;最后是国家财政能实现可持续投入。”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致公党中央医药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杨金生认为,用“中国式”办法解决医改难题,必须要符合中国国情,努力让全民都拥有最基本的医疗保障。破解基层缺医问题 “现在基层医院有了设备,有了房子,硬件问题解决了,但没有人才,大专院校毕业的研究生、博士生不愿意到基层医院工作,基层医院总体上还处于缺医状态。”全国人大代表、山西脑康医院院长郭新志说。全国政协委员、民建广西区委主委钱学明认为,近些年国家在农村医疗硬件设施上的投入很大,尤其是西部的乡镇卫生院建得很好,但缺少医生。他表示,乡镇卫生院跟县医院的情况有很大不同,特别是中西部地区仍存在较大的城乡差距,以至于很多大学毕业生不愿到乡镇医院工作。

对于解决基层医院缺医生的问题,钱学明委员认为,应在制度设计上多动脑筋。“我今年的提案建议,西部地区的乡镇卫生院医生编制可列到县医院里,让户口落在县里,编制在县医院,可以在县城买房安家,孩子的教育也在县里。现在交通发达,乡镇到县里比较方便,这可能是未来解决乡镇卫生院留下人才的一个可行办法。” 钱学明委员建议,毕业生到基层医院前,应在县医院经过3年见习成为临床医生。而且,在乡镇医院工作几年后,应给予更多机会回县城或以上的医院去深造。“必须让到基层医院的医生看到成长机会和发展前途。” 民营办医还待给力 钱学明委员表示,中央提出医改工作的“保基本”主要指公立医院保基本,而医疗服务其实有多种需求,需要大力发展民营医院作为补充。目前民营医院的发展面临着诸多难题,杨金生委员认为最重要的就是要打通政策上的阻碍,“民营医院在起跑线上就落后了,在土地使用、单位编制、人才设备等方面,和公立医院都有较大差距。

而且,公立医院、社区医院能进入医保,但民营医院还一时很难进去,民营医院发展需要更多支持。” 钱学明委员补充说,“目前政策上规定禁止民营医院做一些项目,如特需诊室等。其实,这种针对高端人群的服务正是民营医院应该做的,这样才能有效益,才能实现差异化服务。” 陈仲强委员提醒,目前全国真正有影响力的民营医院仍屈指可数,这在某种程度上与政府主导办医有很大关系。“明确政府主导,但主导并不意味着主办,要让公立和民营医院公平竞争发展,才能形成良好局面。”。

基本 药物 患者

上一篇: 五一小长假中国南方多降雨

下一篇: 一个人的婚礼!堂妹代替哥哥迎亲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6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