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副部长:英国脱欧很突然 相信双方能平稳过渡


 发布时间:2020-11-26 12:26:37

“部长通道”是今年两会一大亮点,成为两会开放透明和善待媒体的一个象征。在这个通道上,以往记者拉着喊着部长接受采访的场景不见了,变为部长主动站出来回应关切,甚至变成部长排队10多分钟等着接受采访。媒体报道称,两会前李克强总理接连两次“发话”,要求各部委主要负责人“要积极回应舆论关切”。部长主动放料,使这个通道上传出了很多新闻,如交通部长对拥堵费传闻的回应,人社部部长称网传延迟退休时间表属误读等。记者之所以喜欢跑两会,原因之一是两会上高官云集,能“堵”到、“逮”到、“抢”到很多大新闻——现在不需要堵、逮和抢,部长们主动曝料,打通了各种阻隔,树立了开明开放的政府形象。期待“部长通道”不只在两会期间存在,最好能成为一种官媒交流、官民沟通的常态化新闻通道。事实上,“部长通道”已经有了常态化的制度基础。各部委已建立新闻发布制度,定期向媒体发布新闻,回应记者提问——只不过部长们较少亲自出席,以后部长们应更多地站到发言席上。

国务院在推进这种制度安排,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全面推进政务公开工作的意见》首次明确,遇重大突发事件、重要社会关切等,政府主要负责人要带头接受媒体采访,表明立场态度,发出权威声音,当好“第一新闻发言人”。此次部长们在通道上的活跃表现,既起到了在很多问题上“澄清谬误,明辨是非”的正能量传播效果,满足了媒体和公众的新闻渴求,也有效引导公众理性看待政府部门工作,在一些问题上赢得公众理解。部长越坦诚,公众也越理解,没有一个实话实说的部长被吐槽,也没有一个坦诚回应的部门被批评,这就是打通官民阻隔后产生的效果。部长们主动站出来答问,能够让政府部门更有亲和力,民众对政府部门更有亲近感。各部委负责的事务与百姓利益密切相关,公众有很多困惑需要与政府有关人员交流,而部长往往是一个部委最直观、最直接的象征,是部门最好的名片。部长站出来通过媒体与公众交流,会让公众觉得政府离自己很近,产生实在的“交流和信息获得感”。

部长站出来答问,也体现了一种政府诚意,能够减少新闻信息传播的中间损耗,部长应该是一个部门掌握信息最多、最先知情、也最权威的人,站出来回应公众关切,公众会更相信。老百姓有时候之所以变成“老不信”,不仅是“说了什么”,更在于“谁在说”,部长站出来说更能提高发言的可信度。这可能也是总理多次要求部委主要负责人“积极回应舆论关切”的重要原因之一。不是部委主要负责人说,而是层层授权让其他人说,不仅信息转换中会有损耗,其他新闻发言人有时因为不掌握权威信息,也怕担责,在种种自我审查、自我限制中“不敢说不愿说”,部长们就不用有这种担心了。常常发生这种情况,部委中某个官员接受采访后,引发争议,该部委又去澄清,影响了政府公信力——部长亲自去说,可以避免这种现象发生。部长们经常面对媒体,可以形成一种自上而下的示范效应,部门其他官员也会善待媒体,积极让部门事务变得开放透明,而不会把记者当皮球踢。

记者们的经验是,一个部的部长很开明的话,局长、处长们与媒体也会相处融洽。部长们多面对媒体多发言,不仅能提高自身的媒介素养,也带动部门新闻发言人,更加重视与媒体沟通。部长直接面对媒体回应关切,还能直接读到民情民生民意,而不是看别人的舆情汇报。(曹林)。

中国驻欧盟使团团长宋哲大使日前在欧盟专业媒体《欧洲之声》上就乌鲁木齐事件发表致欧洲民众的公开信,全文如下: 乌鲁木齐“7·5”事件中,在乌市城乡结合部的一些街巷里,许多无辜百姓被暴徒砍伤、砸伤,有的不幸身亡,尸体还被暴徒烧焦。还有许多车辆被烧毁,商店被砸毁。暴徒们夺去了包括汉族、维吾尔族和回族在内的192条生命,他们的行径令人发指,是惨无人道、野蛮暴力的犯罪。事实充分表明,这起针对无辜百姓的疯狂暴行是由中国境外的民族分裂势力策划煽动、由境内“三股势力”组织实施的。在执法部门拘捕的肇事者中,不少人是从远在千里之外的南疆流窜来的。

在事件发生前,境外分裂组织还通过互联网和电话煽动境内分裂分子“不怕牺牲”,行动起来。这样血腥的阴谋难道不应被谴责、被反击吗?中国政府恢复社会秩序的举措难道不是合理的,理应得到所有主持正义的人的支持吗?中国人民自然期待欧方同很多其他国家一样,对暴行予以谴责,对中方予以支持。我们这样期待,是因为我们知道欧洲人民自启蒙时代以来就高度推崇人道主义精神,珍视生命,珍视和平。让我们不能理解的是,面对血淋淋的事实,会有人对事件中那么多不幸遇难的人们的生命权漠不关心,反而对那些被当场拘捕的罪犯的“人权”表现出特别的关切。

中国民众更对西方媒体带有倾向性的报道感到愤慨。这次事件后,一些西方媒体将报道聚集在维族妇女哭闹、武警巡逻和热比亚的胡言乱语上。他们还利用“修辞技巧”,在报道中话中有话,通过暗示老调重弹,诬蔑中国没有人权。今天,我且不去批判这一毫无根据的错误观念。我只想在这里问一问,那些遇害的、受伤的、失去亲人的、遭受损失的人们,他们的权利何在?他们不该得到更多的关怀吗? 我在怅然之余,仍希望通过加强沟通增进理解。而中国的网民们已在网上广泛批判西方媒体,表达他们的愤慨情绪。有人表示对西方媒体完全失去了信心。在本来是专门为外国记者赴疆采访提供临时服务的乌鲁木齐新闻中心,布告栏上贴出一封抗议西方媒体的公开信,有350名中国公众在信上签名。

我在网上阅读了一些中文博客,看到许多讲述汉维群众互帮互助、躲避暴徒袭击的动人故事。两位维族同胞用身体保护一名被暴徒打昏的武警,挡住砸来的瓶子和石块,还阻止一个暴徒抢走武警腕上的手表。可惜的是,这些信息都被双方的语言障碍“屏蔽”了。我也看了一些网上调查,98%的网民支持严惩罪犯,认为“世维会”是恐怖组织。我多么希望我们的欧洲朋友能够直接地感知中国公众的民意脉搏。无论怎样,罪恶的阴谋和恶毒的嘲讽都无法阻挡新疆阔步向前。在全疆47个民族人民的共同努力下,在全中国人民的大力支持下,新疆将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

新疆经济高速增长,基础建设日新月异,多语教育和出版事业蓬勃发展。新疆穆斯林群众在23000所清真寺中开展宗教活动,政府工作人员中一半以上是少数民族。这样的新疆必将继续走向繁荣与和谐,永远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一个充满活力的成员。我相信,大多数欧洲民众与我们一样,对新疆有着美好的祝愿。我希望刚刚过去的悲剧不再重演。我更希望世界上关心中国的人们不会再被误导。

英国 欧洲 部长

上一篇: 评论:“家长监考”,典型的推诿教育责任

下一篇: “芭玛”夜袭北部湾 广西沿海24小时严阵以待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4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