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称或别无选择去彻底摧毁朝鲜 外交部回应


 发布时间:2020-10-24 13:41:48

中国和朝鲜是正常的国家关系。同时我们坚决反对朝鲜进行核试验,坚决主张实现半岛无核化。在8日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安理会朝鲜核试验决议对中朝关系将产生怎样的影响?华春莹在回答时作出上述表示。针对安理会朝鲜核试验决议,华春莹说,中方已就安理会通过朝鲜核试验决议问题表明了立场。安理会第2094号决议表明了国际社会反对朝鲜核试验的立场,同时承诺通过对话与谈判的和平方式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重申支持并呼吁重启六方会谈,总体上是平衡的。中方秉持客观公正立场,在决议磋商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建设性作用。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一贯认真执行安理会有关决议,履行相关国际义务。中国代表:尽快把朝核问题拉回对话协商轨道上来 外交部:安理会涉朝决议总体平衡 吁各方对话协商。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5日在北京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朝核问题的本质是安全问题,核心是朝美矛盾。任何形式的“甩锅”或者“甩包袱”都是不负责任的,也无助于问题解决。在当日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中方对朝鲜又一次射导有何回应,中方是否会改变对朝政策? 华春莹回应,中方注意到有关动向。中方反对朝鲜违反安理会决议有关规定,利用弹道导弹技术进行发射活动。当前朝鲜半岛形势复杂、敏感、严峻,有关各方都应保持克制,不做加剧半岛和地区局势紧张的事。有记者提问,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表示中俄须通过采取直接行动表明不容忍朝鲜鲁莽射导行为。中方有何回应? 华春莹回应表示注意到有关报道。

“关于半岛核问题,中方已多次表明立场。” 华春莹强调,第一,中方严格、全面执行安理会相关决议,并为此作出巨大牺牲,付出巨大代价。中方为推动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和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的决心以及认真履行相关国际义务的诚意和努力不容置疑。第二,朝核问题的本质是安全问题,核心是朝美矛盾。朝核问题的矛盾焦点不是中方,局势不断紧张升级的推手不是中方,解决半岛核问题的关键也不是中方。有关直接当事方应当承担起应负的责任,履行应尽的义务。“解铃还须系铃人。任何形式的‘甩锅’或者‘甩包袱’都是不负责任的,也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华春莹说。第三,历次安理会涉朝决议包括刚刚通过的第2375号决议既明确了国际社会反对朝鲜发展核和弹道导弹能力、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的一致立场,同时也重申应以和平、外交和政治方式解决问题,支持恢复六方会谈和“9·19”声明承诺。

华春莹表示,这两方面内容同等重要,不可偏废。第四,她强调,以政治外交方式和平解决半岛核问题是国际社会共识,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制裁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当务之急是有关方立即停止刺激局势进一步紧张升级的危险和挑衅性言行,为全面平衡落实安理会决议作出实实在在的努力,采取实实在在的行动,为尽快通过和谈寻求长久解决之道创造条件。(完)。

安徽霍邱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取消“6亿元巨奖民企”。据称,此项决议在县人大常委会讨论中获得全票通过,再往前回溯12天,也就是7月10日,当地的人大常委会也是同样全票通过奖励决议。两个完全相反的决议在短短几天之内均以全票通过,这不能不说舆论风暴产生了作用,却也同时说明,当地人大常委会作出的决议似乎有那么一些不太庄重,有那么一些不够严肃,人大代表们并没有得当使用本属于他们的权力。对于错误的决议当然应该纠正,但错误也“一致通过”,正确也“一致通过”,如此的一致倒不是反映了什么“精诚团结”,而难免给人以被操纵之嫌疑。

至于被操纵的目的,难免有披上合法化外衣以规避追责的考虑。这并不是孤立的现象,近年来通过人大程序来使地方决策合法化的做法比比皆是,一方面反映了社会程序公正意识的上升,另一方面更反映了人大地位的尴尬。然而,能够把相反的决议都拿到人大上来通过,本身就说明人大并不是“橡皮图章”,而是有着决策权的权力机关。但人大代表们的一致通过,即使有不同意见也不反对,这只能说明当前一些人大代表的素质需要提高,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并不具备议决政治的素质。

安徽霍邱事件当中,民企老板自身就是人大常委会成员,且在投票过程中并不回避,不管法律本身有无相关规定,也应主动回避,这是法律的基本精神。虽然我们素来有“唯才是举”、“举贤不避亲”的传统,但这样的传统所造成的危害早已泛滥。安徽方面强调,“6亿元奖励”风波前后,霍邱人大程序是肯定合法的,在当地还有官员强调奖励的决议并无错误。因为这也是按照当初与民企投资的约定来履行承诺的。为什么会引起轩然大波呢?如果一个决议事先公开,经过详细讨论,人大代表们能够按照所代表的民意履职并进行投票,那么决议本身就是一个民意的聚集过程,又怎么会引来社会各个方面的不理解呢?用纳税人的钱奖励企业,并不是霍邱的发明,如果不计较企业的所有制,那比霍邱奖励数额更大的例子也不在少数,典型的就是政府以财政资金补贴国企,然而这样的补贴往往并未经过公众讨论,更没有获得人大的批准,因此争议不断。

不对人大的相关权力进行再次明确,过错就容易继续发生。目前,有人质疑4万亿的投资流入股市楼市,为股市楼市的泡沫推波助澜,那么,对于4万亿投资中的财政拨付部分,各级人大应该发挥强力监督作用,看护好公共利益,对公众负责。事实上,宪法和法律赋予了人大及人大代表诸多权力与权利,这种“权”并不是空泛的,而是实实在在有明文规定的,只要使用得当,这种“权”既能够变成民意的伸张渠道,也能够变成民主决策与监督的有力武器。这就需要各级人大及人大代表们首先明确自身的职责,敢于为民代言,善于为民代言。

这样的代言多了,社会更加信任人大代表了,那人大依据程序作出的任何决议自然就得到社会理解,而就不用动辄民意汹涌、斥责连连了。

决议 陆慷 安理会

上一篇: 温家宝再谈幸福:今后五年要让百姓生活越来越好

下一篇: 专家谈日解禁集体自卫权:中韩在本地区问题上有共识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