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今年共取消163项行政审批事项


 发布时间:2020-09-30 07:03:23

由该会组织主办的中国产学研合作创新与促进奖迄今已评出各类奖项1047项,其2013年度评奖工作也已经启动。2013年度中国产学研合作创新与促进奖评选将凸显企业的创新主体地位、更加关注创新人才和企业创新创业环境建设的促进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依法注册的企业、高校、院所、金融、中介、传媒、政产学研有关管理机构及个人均可申报,截止日期为9月20日。评奖结果将在11月举行的第七届中国产学研合作创新大会上揭晓并颁奖。据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副会长、秘书长王建华介绍,中国产学研合作创新与促进奖设立于2009年,是专门针对中国政产学研协同创新设立的产学研界唯一奖项,分设创新奖、促进奖、创新成果奖、突出贡献奖4个奖项,旨在鼓励和表彰在促进产学研合作创新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单位和个人。

其中,创新奖授予在产学研合作工作中成绩显著的企业、高校院所等单位和个人;促进奖授予在产学研合作中起到重要促进作用的管理部门及金融、中介机构等单位和个人;创新成果奖主要面向在产学研合作工作中涌现出的突出创新成果;突出贡献奖主要表彰在政产学研用结合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截至目前,中国产学研合作创新与促进奖共评奖1047项,包括创新奖387项、促进奖384项、创新成果奖246项和突出贡献奖30项。(完)。

要求将简政放权向纵深推进,以促改革稳增长。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发力点”,新一届政府上任以来简政放权推进的力度有目共睹。数据显示,2013年至今,中国共计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近500项。进入2014年,简政放权更是受到空前重视:从“两会”到4月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再到6月以来的多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无不强调要进一步简政放权,完成今年再取消和下放200多项行政审批事项的任务,向改革要动力。1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同样把简政放权摆在突出位置,提出要把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作为政府自我革命的“先手棋”和宏观调控的“当头炮”,深挖潜力,不断向纵深推进,用硬措施打掉“拦路虎”,让市场主体“舒筋骨”,为经济社会发展增添新动力。分析人士认为,本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的部署针对性强,对准了目前简政放权过程中存在的突出问题。

国务院督查组此前发布的报告指出,在简政放权的过程中,一些地方或部门用不同方式搞“明放暗不放”,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审批事项“含金量”不高。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对中新社记者指出,近来政府简政放权的力度虽然很大,但民众在具体办事的过程中没有获得“看得见摸得着”的利好,对简政放权的效果感受不深。导致这种问题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政府“有效放权”不到位,一些真正与民众办事密切相关的事项没有取消。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现象之所以时有发生,根本原因在于行政审批事关权力和利益,一些地方和部门自身利益作怪,不愿切实把权力放到位。同时,虽然一些审批事项取消了,但相关法律法规未及时修改,也给一些部门提供了拖延甚至抵触简政放权的借口。此外,周天勇指出,基层对简政放权的执行力不强,加之公开力度不够,也致使中央关于简政放权的政令被堵在“最后一公里”,“有些到基层机关办事的个人和企业根本不知道这项审批已经被取消”,改革红利无法充分惠及最需要的民众和企业。

有鉴于此,会议决定,再取消和下放87项“含金量”高的审批事项,其中取消68项,做到能取消的尽量取消、不下放,避免遗留尾巴。在周天勇看来,所谓“含金量”,是指那些收费多、罚款数额大的审批事项。这些事项往往与企业的健康运营密切相关,但因对地方和部门利益触动较多。竹立家补充说,“含金量”还体现在,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审批事项要对社会经济发展起到促进作用,并能切实提高民众生活质量和福利水平。竹立家认为,在此情况下,本次会议提出取消和下放87项“含金量”高的行政审批事项,表明政府向“有效放权”又前进了一步,能够让民众得到实实在在的利好,有利于企业开展投资经营。本次会议提出,要顺应民众期盼,再取消19个评比达标表彰项目,并进一步加大清理力度,建立目录管理制度,凡未列入目录的一律不得开展,以减轻企业负担;再取消一批部门和行业协会自行设置、专业性不强、法律法规依据不足的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让各类人才放手拼搏。

会议并强调,要在“放”的同时着力创新事中事后监管,营造公平法治的市场竞争环境,尽政府应尽职责,使简政放权等改革成为持续激发市场活力、优化市场环境的“长效药”。“放权只是行政体制改革中的一个支点,而不是全部。”竹立家提醒说,简政放权不是为放而放、为减而减,其根本目的在于打造服务型社会。而要切实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在权力下放的同时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实现“两个轮子一起转”。中国行政管理学会副秘书长、研究员张定安指出,地方政府加强管理,目的是环境好、市场公、服务优、社会正,展示职责使命和治理能力。政府不是当“司机”,而是要管好“路灯”和“红绿灯”,当好“警察”,为各类市场主体创造统一开放、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使创业活动“火起来”。在张定安看来,政府应当管的,是战略、规划、标准、政策和监督。中国官方对此亦有清醒认识。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政府放权不等于可以“甩手不管”,还要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切实提高政府工作效率。为防止出现“一放就乱”问题,近期官方在填补事中事后“监管真空”方面频频发力。7月,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市场公平竞争维护市场正常秩序的若干意见》,针对地方及部门疏于监管的现象,明确了依法监管、公正透明、权责一致等基本原则,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首个系统、完整的关于完善市场监管体系的顶层设计。此后不久,官方又部署建立反映企业基本经营状况的年报公示制度,要求企业及时公布股东出资等信用信息,旨在以此构建依靠透明市场秩序的事后市场监管格局。本次会议对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亦有细化部署。会议提出,要降低准入门槛,将营利性医疗机构设置审批、养老机构设立许可等90项工商登记前置审批事项改为后置审批,实行先照后证。

在对这一系列部署表示期待的同时,分析人士也提醒说,简政放权重在落实。周天勇指出,要把这些部署落到实处,必须建立强大的制度,对违反简政放权相关要求的现象予以坚决查处,严肃追究责任。此外,还应公布具体完整的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的清单,让办事民众和企业“心中有数”。同时,还要依靠新闻媒体等第三方监督力量,对“阳奉阴违”、拒不下放权力的部门和地方进行切实有力的监督。只有这样,“简政放权才不会沦为一纸空文”。(完)。

事项 企业 备案

上一篇: 阿根廷学者点赞中拉论坛促合作发展

下一篇: 专家称北京征收"机动车排污费"尚不具法律依据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5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