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绿色化生态文明建设夏令营在京启动


 发布时间:2020-09-28 04:35:09

今年26岁、已迈出大学校门一年的王旭明,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创业。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15年高校毕业生将达749万人,比2014年的727万人又有增长,为历史最高。“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也成为近一年来李克强口中的高频词汇。为了鼓励和支持大学生创业,各级政府出台了大量优惠政策,如税费的减免、创业基地的提供、贴息无息贷款以及免费就业指导培训等。此外,中国政府通过商事制度改革,降低了创业门槛,将公司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改为认缴登记制,“松绑”创业资金。同时,简化办事流程,对工商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实行“三证合一”。这些利好政策让创业者纷纷感觉到“春天来了”,王旭明及其团队也投身“创一族”。不过,刚走出校门,缺乏资金、人脉资源、管理经验的他们希望找到一种投资风险相对较低、更能锻炼人的一种创业模式。受媒体报道的数十人乃至上百人入股创业故事的启发,经过近半年的筹备后,王旭明和两名同届毕业生发起,以众筹的模式联合105位在校大学生筹集45万元,在自己的母校长沙理工大学云塘校区附近,开设了一家名叫“无树时光”的餐厅。

众筹模式的兴起最早源于海外。他们以一种时兴的方式传承梦想:在网上发帖,志同道合者共同出资,建一家书店、一家旅社或一家咖啡馆。“在学校内召开了4场宣讲会,105名不同专业的在校大学生踊跃参与众筹。”王旭明介绍,一股1000元,最低投1股、最高50股,众筹资金45万元人民币,餐厅收入按所占股份分配。这105名大学生股东中,有42名是大一新生,其中不少人入股的资金来自奖学金、压岁钱和平时积攒下来的零花钱,“一些大学新生创业意识非常超前”。“这些大学生入股之初都抱着学习、锻炼的心态,并未对盈利抱有太多期许。”王旭明说。类似的“众筹”创业并不乏先例。记者梳理网络上媒体报道后发现,众筹模式2012年、2013年在中国内地兴起,而彼时开办的咖啡馆至今仍在经营的已为数不多。对此,王旭明表示,类似的众筹群体结构复杂,而“无树时光”仅限于学生,他们既是股东又是消费者,每人能带动身边的朋友消费,“众人拾柴火焰高”。为解决股东之间的意见分歧,遇到重大决策,由3位常务股东和4名在校大学生组成监事会的方式予以解决。长沙理工大学分管招生就业工作的副校长邹宏如表示,虽然中国高校开展创业教育已有10多年,大学生创业比例却一直在低比例上徘徊,仅占1%左右。

通过吸纳众人资源的众筹模式,让大家一起参与创业实践,能够降低创业风险,增加创业成功的可能性,是一种有益探索。“目前看来,还算顺利。”王旭明告诉记者,他所创办的公司,注册资金60万元,全部为认缴,各种证照“也是一站式全部办齐”。遇到需要协调的疑难问题,通过求助大学的校领导和老师均得到了及时有效解决。记者在“无树时光”看到,餐厅共300多平米,分为两层,可同时容纳118人就餐,整体风格时尚、简约。王旭明透露,自3月2日餐厅试营业以来,除去人力、水电和材料等成本,半个月盈利已超过1万元。(完)。

如果不是大三时女友的意外怀孕,李泽恐怕到现在也不会意识到,对于“性”,他原来知之甚少。李泽,只是一个缩影。读了这么多年书,上过各种各样的课,又有多少人正经上过一堂与性有关的课? 在这个开学季,与恋爱和性有关的课程在一些大学掀起选课热。天津大学新开设的“恋爱学理论与实践”,不但被学生们津津乐道,更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而北京大学开设的“人类的性、生育与健康”,“一如既往”成为全校最受欢迎的公选课之一。这门有着19年历史的课程,因公开谈性,被同学们称为“三宝课”。不久前,国家卫计委公布的一组关于中国15岁到24岁的青年群体艾滋病疫情调查数据显示,2014年,青年学生艾滋病感染者占青年感染人群总数的16.58%。

国家卫计委疾病预防与控制局局长于竞进指出,青年学生染艾者尽管构成比例不大,但增速较其他人群偏快,且基本以性传播为主。数据背后,折射的是以大学生为主的青年群体在“性知识”上的匮乏——不懂得在性行为中保护自己、保护他人。虽然,如今的大学生早已不再谈“性”色变,但因传统观念限制,本应是一门学问的性,却成了只能私下切磋的“隐晦之学”。大学生究竟该如何获取性知识?性教育又该如何开展? 大学性教育缺位严重 陕西某大学大二学生王军玮一直是家长眼中的“好学生”,至今没有谈过恋爱,但青春奔放的年纪,也让他产生了对性的渴望。

“每天寝室熄灯后,大家都会不由自主地聊到‘那啥(性)’上,但基本是道听途说。我们全宿舍都没一个人真正见过安全套,你可想而知。” 从本科到博士,小蔺一共经历了三所学校,但始终没有见过学校开设“性教育”课程。“有固然好,没有也没什么奇怪的,省得尴尬。”对于性教育,小蔺的态度是无所谓。日前,一份由“蛋蛋网”发布的2015版北师大学生性行为调查报告引发关注。这份包含976份有效样本的调查显示,仅30.74%的学生接受过学校正规的性教育。然而,三成的比例,在教了20多年性学课的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彭晓辉看来,却是高得离谱。

他推测道:“现在,全国只有北大、北师大、首师大、成都大学、曲阜师范大学、内蒙古师范大学等30多所大学开设了性教育课程。即便是在这些学校,每年也只有约8%的学生能够选上性教育课程,放在全国2000多所大学这个大分母之下,这个比例绝不会超过5%。” 前不久,北京大学医学部免疫系研究生王妍做过一份关于“太原市大学生性行为现状”的调查,并将此结果发表在《现代预防医学》杂志上。该调查显示,大学生对性相关知识及性行为的责任性认知度较差。而最令她记忆深刻的是,在调查过程中,大学生对于性教育的态度:“很多学生都说,‘这个问卷内容也太露骨了吧’‘你做这个调查有什么意义’。

从这些反馈就能看出,学生忽视了性健康教育的重要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钟点房、日租房、廉价宾馆成为大学周边的‘必要配套’,客源基本都是大学生。去了干什么,大家都清楚。”一位大学辅导员告诉记者,学生发生性行为虽早非新鲜事,但与之配套的性教育课程却一直处于空缺状态。彭晓辉坦陈,迄今为止,与我国大学生多元化的性与生殖健康需求相比,针对该群体的性教育明显滞后。“实践出真知”还是“隐藏文件夹” 因为家长管得比较松,高中时,王鹏就谈了女友。在各种因素的“诱惑”下,他和女友偷尝了“禁果”。

“一开始什么都不懂,慢慢知道了一些性安全方面的知识。”于是王鹏被大学室友调侃“实践出真知”。“宿舍聊天难免说到与性有关的话题,我有时会说得多一些,室友发现后总爱问我,于是我就成为‘博导’。”王鹏向记者一再表示,自己知道的并不多,只不过是其他人懂得的太少了。“一些大学生的电脑里会有一个‘隐藏文件夹’。”某大学研究生李刚毫不讳言地说,“几乎所有男生都看过带有情色情节的电影,这也是大多数男生获取性知识的主要来源。”而在一些大学女生面前,性也不再羞于启齿。大三女生白小宁就有一位“满腹经纶”的室友,“我们宿舍四个人,好多‘知识’都是她教的。

”白小宁表示。王妍在调查中发现,学生获取性知识的主要来源是娱乐影视、书刊等等。“究其原因主要受传统观念影响,有关性的话题往往难以启齿,老师、父母不愿与子女多谈,导致学生不敢光明正大地阅读有关性健康类的正规书籍,而是偷偷从一些影视资料和书籍中接触相关内容。” “这种获取渠道在当下的大学生中间颇为常见。”彭晓辉表示,通过这种渠道获得的,并非系统、科学的性知识,而是鱼龙混杂的性信息。“这些性信息往往是对性的谬误、迷信、误导,负面影响很大。” 性学怎样才能“登堂入室” “不选‘性学概论’,等于白上华中师大”。

彭晓辉开设的这门性教育课,被华中师大学生赞为“最牛选修课”。但正因为“性”往往不能说、只能做,让彭晓辉成了“明星”,也成为“异类”。“性学是人学,是人一辈子的必备知识。”彭晓辉告诉记者,他在学校开设的《性学概论》需要“秒抢”,“中国绝大多数大学生对‘性’求知若渴,但不得其门而入。” 今年两会,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药防治艾滋病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王健,提交了一份“将大学生性教育列入教学大纲”的提案。“性传播已经成为我国艾滋病传播的主要方式,而青年学生所占比例正逐年增高,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他强调,应将大学生性教育列入正规教学大纲,以保证性教育课程的真正落实。“性,对大学生只能疏、不宜堵。”彭晓辉说,性教育应从小抓起——幼儿园教孩子性别角色、卫生保健、隐私保护等知识,小学开始逐步传授生理卫生知识,初中增加异性交往以及自我保护常识,高中教授避孕知识以及正确恋爱观的培养等,大学则应将其上升为一门学科进行探讨。王妍认为,高校应建立一套完善的大学生性教育体系,全面系统地讲授性生理、性保健、如何合理处理异性的人际关系、恋爱情感与性和性伦理道德等方面知识,进而让大学生正确看待自己的性欲和性冲动,把自己的性行为严格控制在婚姻和道德允许的范围之内,学会保护自己,学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教育行政部门的主导和推动最重要。” 彭晓辉认为,教育部门应与各个相关部门协同合作,落实行政法规,给各级各类学校配置专职性教育老师,给予岗位编制保障,调动教师人力资源为性教育服务,“少则3至5年,多则10年,大学乃至中小学性教育缺失的局面将会得到彻底扭转。”(记者 晋浩天)。

大学生 夏令营 绿色

上一篇: 芬兰驻华大使携政府工作组访川

下一篇: 财政部:支持重金属污染耕地农业结构调整试点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