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安机关全力确保“元宵节”和“两会”安全


 发布时间:2020-08-15 19:31:11

在北京市房屋违法出租问题治理工作会上,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长陈刚表示,全市要力争彻底根治房屋违法出租问题,2014年北京将争取杜绝群租房现象。北京对群租房的整治工作从2009年就开始展开,而记者走访发现,群租房现象在许多小区依然屡禁不绝,学生族和外来务工人员构成“群租客”主力。11月27日,湖南来京租房居住的徐静筹划着搬家。她打印了一张小纸片:“床位转租。小南庄小区八人间下铺。”贴在附近的电线杆、路牌和小区张贴版上。“今天接了四个电话说想看房。”徐静说:“租金便宜,交通方便,还是很抢手的。” 跟随徐静,记者来到了她即将搬离的住处,探访“群租客”的生活。60平方米的房子有14个床位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小南庄小区的这套房不足60平方米,左右各一间房,中间的客厅被隔成一个单间,中间留出一人宽的过道;七八平方米的厨房也被改造成了单间;唯一的卫生间内,马桶不断发出低沉的抽水声;厕所门上贴着“值日表”,租客们每月轮流分派打扫四天卫生。

徐静的房间是主卧。20来平方米的房间,左右各摆放着两排上下床,共八个床位。上下铺的布局,很像大学宿舍。徐静笑道:“这就是大学集体生活的延续。” “我们都是从天南海北聚在一起的。”徐静说,几个女孩儿之前并不认识,八个人中,四个考研的,三个工作的,还有一个正在找工作。“其他房间的人也基本上是考研+工作+刚毕业找工作的构成。” 徐静2011年大学毕业后找到这处房,已经住了两年。她说:“房间虽然小,条件差,但租金便宜。我把预算坚定地控制在800元以内。” 徐静的床位是个下铺,当时租金远远低于她的预算,每个月380元,上铺则还要便宜20元,水电气费固定每月25元。“我们这种群租的,基本上都是出于经济考虑。你想想,北京房价那么高,考研的和刚参加工作的哪有那么多钱?”徐静感慨道。徐静同屋刚搬走一个女孩,因为跳槽后工资涨了两倍。临走前,女孩挥手告别说:“我终于逃离了!”这话让徐静记忆犹新,“我们当时都特别羡慕。

” 如今,已经工作两年的徐静经济上比刚毕业时宽裕些,决定搬到另一个群租集中地——天通苑,跟一个同事租一间次卧,每月1600元,两人分摊。“还是群租,但也总算逃离了‘大学集体生活’。”徐静笑道。

经国务院批准,监察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公安部4月21日联合公布《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以下简称《纪律条令》),自6月1日起施行。这是我国第一部系统规范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纪律以及对违反纪律行为给予处分的部门规章。公安部党委历来高度重视公安队伍纪律作风建设,始终坚持从严治警,积极推进公安队伍的正规化、制度化建设。在认真调研和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会同监察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制定了《纪律条令》。《纪律条令》共3章、31条。结合公安机关人民警察队伍建设实际,设定了76种具体违法违纪行为及其适用的处分,涉及政治纪律、组织纪律、执法执勤、内务纪律等。这些违法违纪行为及其适用处分的设定,充分体现了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的职业特点,体现了公安机关从严治警的刚性要求。《纪律条令》与公安部先后颁布实施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训练条令》、《公安机关人民警察内务条令》、《公安机关人民警察奖励条令》配套衔接,这“四大条令”对促进公安机关及其人民警察严格、公正、文明执法,推进公安队伍正规化建设,必将发挥重要作用。三部门要求,各级监察机关、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公安机关要认真履行职责,充分发挥职能作用,严格依法依纪查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违法违纪的案件。

对有违法违纪行为的,不论涉及什么人,都要严肃查处,决不姑息,充分发挥《纪律条令》的教育和威慑作用,维护公安机关铁的纪律。同时,要重视日常监督,不断拓宽监督渠道,把依法从严治警、打造人民满意的公安队伍的要求落实到具体工作的各个方面。

北京 公安机关 群众

上一篇: (受权发布)湖北14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一线牺牲人员被评定为首

下一篇: 环球时报社评:四大政治和心理动力推动了抹黑中国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1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