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呼吁加大尾矿治理力度


 发布时间:2020-08-09 16:55:29

尾矿库事故引起重大人员伤亡的事件近年来时有发生。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科技大学教授柳长庆说,“尽快并且彻底整治尾矿库,并综合开发利用尾矿粉,是当前迫切需要引起高度重视和解决的问题。” 作为全国劳动模范,长期在鞍山生活的柳长庆关注矿山尾矿问题已有多年,近年更是以尾矿粉、粉煤灰等工业废弃物为主要原材料发明了一种新型保温建筑材料。5年前,作为地方人大代表的柳长庆随鞍山市人大小组做城市环境保护调查时发现鞍山周边大量矿山尾矿粉堆积并造成污染的情况。“有的老百姓拿着污染后的白菜、玉米给我们看,我当时心里很沉重,写报告给相关部门请他们关注。同时成立研究小组,对矿山尾矿粉、火电粉煤灰等废弃物再利用进行关键技术研究。

”柳长庆说。把污染物变成新型建材的过程,使这位人大代表对尾矿治理产生了浓厚兴趣,今年全国两会前柳长庆专门就此调研。柳长庆告诉记者,我国是矿业生产大国,年尾矿排放量达到6亿吨以上,除小部分作为矿山充填或综合利用外,绝大部分堆存于尾矿库中,其带来的环境污染和安全隐患不容乐观。相关部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底,我国现有尾矿库11946座,堆存各类尾矿总量约80亿吨,主要集中在华北、东北和华中地区,其中小型尾矿库数量在95%以上。从安全评价和环境评价状况来看,未经过安全评价的占到总数的43.36%,未进行过环境评价的占到总数的64.5%。“这些数量庞大、分布广泛的尾矿库,成为重要的环境污染源和严重的公共安全隐患,有的就像定时炸弹一样悬在人们头顶。

”柳长庆说,为整治尾矿库,国家相关部委出台了一系列的文件和措施,综合治理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依然存在诸多问题,例如企业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尾矿库建设监管不健全等,尾矿库综合治理仍然任重道远。柳长庆建议有关部门对全国尾矿进行全盘摸底,建立健全尾矿库设计、建设、运行、监管以及安全评价体系,同时对企业长期占地放置尾矿适当征收费用,促使企业通过出售或开发利用等方式,积极消化处置;针对尾矿库工程建设质量和生产管理水平总体不高现状,建议建立健全事故预警机制,最大限度降低暴雨、地震等自然灾害以及人为因素导致的恶性事故发生频次和危害程度。“我们能否换一种思路治尾矿?”柳长庆说,在国家政策鼓励下,各级科研部门和相关企业陆续开展尾矿综合开发利用研究,取得了一些成果,建议有关部门出台专门的激励政策和措施,鼓励对尾矿的循环利用和应用技术创新,实现尾矿大规模综合利用技术的多重突破。

(记者李菲)。

山洪过后,河北涞源县杨家庄镇冯家庄村、木吉村等村民们认为周边的尾矿加重了此次灾害。涞源县政府称,大水与尾矿关系不大。相关负责人认为,此次受灾地区和遇难者分布在杨家庄镇、王安镇、银坊镇、塔崖驿乡等几个重灾区,未出现矿区附近村庄伤亡人数特别集中的状况。在这个以矿藏著称的地方,几十年开采留下大量尾矿库。每到汛期,境内的248个尾矿库和多个地质灾害易发区成为涞源县的重点盯防区。当地村民们担心,山体近日水分饱和,若再下雨,头顶上的尾矿将危如累卵。尾矿包围 村民最怕的不是生活艰苦,而是压在村子上方四座尾矿堆成的“大山” 在庞大的尾矿群里找到冯家庄村,就像在乱石堆里找一枚硬币。冯家庄村属于涞源县杨家庄镇,有村民160人左右,暴雨中,大多房子被淹,两所房子被洪水冲走,两名村民遇难。被铁矿和铁矿选厂包围的冯家庄村南侧有四个大型尾矿库,村北侧有一大型铁矿选厂,但都没有厂名。据村民称,一个叫宏伟铁矿,一个叫做冀恒铁矿,目前已经停产。村里的小河沟是拒马河的一条支流,沿小河沟往上走,记者发现,路边、河道旁堆积了大量尾矿。

水从山上流下来,在村庄的道路上汇成一条清澈的溪流,溪流汇入村旁黑色的河流中被染成黑色。“那是尾矿的颜色,从上面冲下来的。”村民陈海指着村南一座高耸的青灰色山说。暴雨后的冯家庄空空荡荡,村民前往涞源县城的安置点暂时居住。村里只剩下陈海等五六人坚守。村民陈黑子(哑巴)从县城回来,跟陈海用手语说话。“他说他想家了。”陈海向记者翻译。因为村里没有人,大批救援物资还没有送过来,开车送陈黑子回来的村干部给他带了两箱食品。留守的陈海在家吃余粮,但饮水是问题,村里的水井都被洪水泡成脏水。“年轻人都躲出去了,留在村子里的人都是老弱病残,也不愿出去。”陈海说,水的问题自己想办法解决,先凑合着过。大雨过后,村民们还不敢回来,陈海说,他们最怕的不是生活艰苦,而是压在村子上方四座尾矿堆成的“大山”。“如果任何一个尾矿垮了,村子里谁也跑不了,都得活埋。”悬在冯家庄上方的尾矿一共有四座。“悬顶之剑” 在百余米高的尾矿山上,没有加固和防护措施,经过暴雨冲刷,尾矿形成陡峭的侧面,摇摇欲坠 在“7·21”暴雨引发的山洪中,水漫过村子,冯家庄两位村民在洪水中遇难。

有村民认为,水能涨这么高是因为尾矿垮塌堵塞了河道。昨日,记者在冯家庄村旁看到,小河沟的河道几乎被尾矿填平。“原来在河槽底下,站着都摸不到沿,现在都和宅基地的地基差不多高了。”陈海说,冯家庄通往外界的石桥桥洞,只露出半米高,10年前这个桥洞能过拖拉机。1963年的大雨下了七天七夜,因为河槽深,洪水都没有漫过河槽。“如果没有尾矿冲下来,肯定不会淹得这么严重。”昨日,村民高志方说。他说,洪水来时,水淹到他家的床,水退后留下将近半米淤泥。“这黑乎乎的其实不是淤泥,都是尾矿砂。”高志方说。高志方曾是铁矿工人。在冯家庄的南侧,自1966年开始有铁矿,高志方说,那时没有尾矿山,尾矿山是在这几年才堆起来的。“以前尾矿都会运到下游的一处尾矿库中处理。” 高志方说,2005年前后,矿改制后,变成民营铁矿,尾矿开始出现。像没人管一样,尾矿堆积成山,成为村子的悬顶之剑。陈海说,以前每到夏天发大水,河道就会被水冲得加深一些,而现在正好相反,每次大水通过,河槽会让尾矿越垫越高。昨日,记者沿路而上,看到冯家庄村上方悬着的尾矿。

按规定,尾矿都要按照标准筑坝,并防止垮塌,然而,在百余米高的尾矿上,记者发现没有加固和防护措施。经过“7·21”暴雨冲刷,尾矿形成陡峭的侧面,摇摇欲坠。从上往下看,尾矿库居高临下,“压迫着”冯家庄,一位村民说,这场洪水中村子没有被完全吞没是万幸。

尾矿 尾矿库 长庆

上一篇: 中方对有关联大决议草案投弃权票 外交部答问

下一篇: 环保部发布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重污染天气预警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7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