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闻天孙女:“爷爷奶奶伉俪情深 ”


 发布时间:2020-08-13 01:31:12

被誉为“红色教授”的学者型人物,在中共党史上曾身居要位,先后任党中央宣传部部长、临时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人民委员会主席,并且在1935 年遵义会议后的三年多里,担任了中共中央总书记。这样一位声名赫赫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在孙女张东燕的眼中,却是一位十分和蔼的老人。“别人都说我爷爷是一个很严格的人,但在我眼中,他就是一个很好很好的老头儿,一直都很慈祥。”张东燕在回忆起爷爷张闻天的时候这样说。“在我印象中,爷爷只发过两次脾气。一次是我把作业本中有些纸张撕掉了,爷爷误会我撕掉了成绩不好的作业,发了脾气。”“还有一次是学校组织看电影,每个人要交一毛钱,可我不小心把爷爷给的钱弄丢了,于是就跟老师撒谎说爷爷没给。爷爷后来知道了,很生气,脸立马就板下了。不过爷爷生气也就只是板着脸,从来都不会打我。” 社会总是会给予伟人众多关注,但对伟人身后的人却有所忽略,在张东燕看来,奶奶刘英就是爷爷身后的伟大女人。刘英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央队秘书长,共青团中央局宣传部部长,中共中央秘书处处长等重要职务。

1935年,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刘英在瓦窑堡和张闻天结婚了。“他们首先是战友,然后才是夫妻,因为他们思想共通,有许多共同关注的东西,才会在一起。”张东燕这样评价爷爷和奶奶的婚姻。她说,爷爷奶奶几乎从来没有分开过,一起散步、一起调研,在家里奶奶做家务,爷爷焖米饭和扫院子,他们一直相濡以沫,相依为命。张东燕回忆起9岁之前与张闻天和刘英在一起的岁月时说,“爷爷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不太善交际,奶奶则是爷爷与外界沟通的一个窗口,也是爷爷与毛主席之间关系的一个调和剂。” 她回忆,文革时期,一家人被关在广东肇庆军分区里,每天都有人监视,那时候爷爷就偷偷地在屋里写文章,奶奶在屋外放哨。那时是爷爷的一个创作高峰。在爷爷去世后,奶奶知道爷爷的文稿很珍贵,她将文稿托给王震,才得以保存下来。后来,只要攒一点钱,奶奶就捐给“张闻天文献组”,支持文献组的研究工作。” “‘肇庆文稿’很有名,但是没有奶奶的支持与照顾,爷爷写不出来,即使是写出来了,文稿也保存不下来,出版不了”,她说。1975年8月,经毛泽东同意,张闻天一家离开幽居6年的流放地肇庆,回到无锡养老,由于年事已高,加上文革的迫害,张闻天在进行身体检查时,诊断出动脉硬化、冠心病、高血压、慢性支气管炎等多种病症。

但他在病中,还依旧对党忠心不二,鞠躬尽瘁。在《刘英自述》中她回忆,张闻天病重之时,还对她说:“我不行了……别的倒没有什么,只是这十几年没能为党工作,深感遗憾。……我死后替我把补发给我的工资和解冻的存款全部交给党,作为我最后一次党费。” 1976年初,周恩来离世,加上“四人帮”的“反右”走向高潮,张闻天对党和国家的前途颇为忧虑,愁闷郁结,他的病在江南的阴雨与寒潮中也愈发严重起来。是年夏天,张闻天冠心病再次发作,抢救无效离世。离世之前,他还在听厨师黄关祥念《参考消息》,关心着国家大事。而刘英那次放声悲哭也是张东燕印象中奶奶唯一一次大哭。在张东燕看来,奶奶是老一辈女性革命家中的佼佼者,多少年来,为了革命出生入死,在党内也一直身居要位。但由于爷爷的杰出,奶奶的光芒一直被掩盖了,后来也因为爷爷放弃了很多机会。“庐山会议后,爷爷被撤销党内职务,奶奶也受到牵连,但她却从来都不计较,一直都很豁达乐观,对爷爷也始终不离不弃。”在张东燕眼中,刘英是一位集革命女性与传统女性于一身的伟大女性。

完。

还免费领课本。这让她的奶奶感到惊讶,“想当年,她爸爸上学时一学期还要交2块钱呢。” 汪奶奶说的“想当年”是32年前的1986年,汪心心的爸爸上村小,一学期2元(人民币,下同)不算多,但对于当时中国中部的一个农村家庭来说,仍然需要掂量一下是否必需。同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颁布,这是中国首次把“义务教育”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这部法律的实施标志中国基础教育发展到一个新阶段,“国家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从此成为法定义务。也是因为这部法律,汪奶奶咬咬牙送了原本要在家里帮助干活的儿子去上学。而儿子一路读书改变家庭命运,让第三代出生在首都受教育则是汪奶奶没有想到的。汪奶奶自己没上过学,只上过几天扫盲班。新中国建立初期,全国学龄儿童入学率仅为20%。上世纪60年代,上完初中在村里就算“秀才先生”了。但在汪心心上小学的2016年,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已达93.4%,中国九年义务教育普及水平已超过世界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

“知识改变命运”不仅是每个家庭的切身体会,“知识改变民族素质”更是国家的长远方略。在汪心心的爸爸上学20年后,2006年,农村义务教育实现全免费;2008年秋,城市义务教育实现全免费。“大家现在比过去有钱了,上得起学了,但上学反而不交钱了。”面对汪奶奶的疑惑,儿子给她的解释是:“国家也更有钱了,这是国家给老百姓的民生礼包。” 这份“民生礼包”惠及从小学到初中义务教育阶段约1.4亿少年儿童。2012年中国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GDP(国内生产总值)比例首次超过4%。到2016年,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首次超过3万亿元,达到38866亿元,其中义务教育占52.85%,在各阶段教育中占比最高。据统计,2012年至2016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累计投入13.5万亿元,超过1952年至2011年60年累计投入之和。“在俺们老家,仍然有初中没上完就出去打工的娃。大家觉得反正上不了大学,不如早点打工挣钱。”汪奶奶告诉记者。在中国少数农村地区特别是老少边穷岛地区,仍不同程度存在失学辍学现象。

为此,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控辍保学提高义务教育巩固水平的通知》,避免孩子因学习困难或厌学辍学、因贫失学辍学、因上学远上学难而辍学。提供多种成才渠道,使贫困地区孩子升学有基础、就业有能力正成为新一轮教育扶贫目标。如今,让公共教育资源向贫困地区、民族地区倾斜,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平等接受义务教育,让所有的城乡新增劳动力都能接受必要的职业教育培训,以促进教育公平引领教育发展,正成为保证“到2020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到95%”的重要举措。(完)。

爷爷 奶奶 张闻天

上一篇: 山西“慰安妇代表”回应日方抗议:还有证人活着

下一篇: 市值50亿,手握45亿现金 映客李劲这番话实力圈粉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2.2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