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浮“光二大屋”引发港澳政协委员连串建言


 发布时间:2021-01-21 09:35:10

家住香港九龙城的刘姓阿婆都会一大早到街市买鸡,“无鸡不成宴,一家人难得周末聚在一起,鸡是餐桌上不可或缺的一道美味。”她说。而在距离香港300公里外的广东云浮,每天凌晨温氏佳润公司的车间异常繁忙,4.5万只肉质鲜美、质量可靠的冰鲜鸡、熟鸡在云浮检验检疫工作人员监装下,从这里装车运往香港,确保香港市民能在当天吃上“放心鸡”。该公司简总经理说:“在检验检疫部门的无缝监管下,我们企业牢牢守住质量和安全的底线,不断开发香港市民喜爱的产品,香港市场的占有率和好评率逐年攀升,产品供不应求。每年供港冰鲜冻鸡、熟鸡约2500批,2.5万吨,1700万只,约占香港市场40%的份额,产品合格率达到100%,从未发生任何质量安全事故。” 数十年如一日的产品100%合格率是如何炼成的呢?记者就此采访了云浮检验检疫局食品与动植物检验检疫科科长卓家珍。她介绍说,一只品质优良的鸡从孵化出壳到端上香港食客的餐桌,需要70~100天时间。这期间,它们生活在专门的备案注册养殖基地,大约要接受检验检疫工作人员多次定期巡查,从刚孵化出的种苗检查到以后食用的饲料、使用的药物、疫病监测等,都要经过检验检疫的“全过程无缝监管”。

今年上半年,经云浮检验检疫局检验合格,为香港地区输送冰鲜鸡956批,9550吨,636.7万只;熟鸡202批,2982.9吨,198.9万只。在每天出口4.5万只鸡的巨大检验压力下,从未发生任何质量安全事故。卓家珍说,这就是抓风险防控和全过程无缝监管的结果。然而,云浮肉鸡供港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回顾多年来的供港历程,云浮检验检疫局食品与动植物检验监管科的工作人员深有感触地说:“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H5、H7、H9亚型禽流感不时爆发,2005年、2008年、2013年、2016年等的禽流感疫情让肉鸡生产加工企业承受重大损失,不少香港市民也一度谈鸡色变,一线监管的检验检疫人员倍感压力。为科学管控风险,我们从源头抓起,坚持预防为主,实现“养殖-加工-出口”全过程无缝监管。即从养殖基地备案、疫病疫情防控、安全风险监控、加工过程监管、出境前检验出证、出境后溯源管理、应急处置等多环节实施全链条监管。” 全过程无缝监管在有效保障供港产品安全的同时,也对监管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了实现这个要求,卓家珍和她的同事们付出了超常地努力,她常常自嘲说:“我们科的同志们一年365天,不是在工厂监管,就是在监管的路上。

” 该科以女同志为主,长期奋战在监管一线,仅仅禽流感病原和抗体采样一项工作,每周都需要到养殖场2次,禽流感HI每年检测的血清样品多达3多万份、RT-PCR病毒检测的咽喉拭子、泄殖腔拭子超过1万份。谈到供港食品监管,云浮检验检疫局局长陈升毅表示,抓风险防控也好,讲全过程无缝监管也罢,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全力守护好香港市民舌尖上的安全,让来自云浮的供港农副产品成为名副其实的绿色食品,贴上“放心”的标签。(完)。

近日,经该局检验合格,广东润田肥业有限公司生产的306.6吨、货值36.259万元有机肥顺利通关输往香港,这是云浮地区首次出口有机肥料。据了解,云浮市新兴县每年养殖肉鸡约1.4亿只,大量鸡粪排放对环境造成了持续压力,广东润田肥业有限公司采用生物好氧发酵技术,将原料鸡粪经过两次发酵(首次发酵温度在65℃以上),历经30多天的腐熟处理制作成绿色有机肥,并成功出口,实现了变废为宝。为保障企业产品顺利出口及质量安全,云浮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为企业提供了全方位的帮扶。

(完)。

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16日参观沙田曾大屋,了解曾大屋祠堂申请资助修复的进度,并与村民代表会面,交换保育大宅的意见。修复曾大屋祠堂的工程,包括修复神龛和祠堂的门堂、正厅及祀厅的天面。曾大屋的维修资助申请7月已获批100万元,短期内委任维修工程顾问。曾大屋建于1847年,现已列为1级历史建筑。这幢宅第是传统的客家围村建筑物,也是全港保存最完整的围村建筑物。维修资助计划是行政长官2007-2008年度施政报告中提出的文物保育措施,为获评级的私人历史建筑提供财政支持作维修保养。

在香港1444幢拟评级的历史建筑名单位列榜首、逾140年历史的沙田曾大屋获发展局资助100万元,修葺大屋瓦顶、外墙等,属有关单位增加资助上限后,首幢获批百万元资助的建筑。但围村内部分村屋因业权分散已被改建,更有数幢已塌下,反映香港缺乏保育获评级建筑的法例及机制,令曾大屋传统特色逐渐流失。发展局指出,上月底已就沙田山厦围村(常称“曾大屋”)的申请作有条件批准,待申请人签妥及交回接受资助的协议及承诺书后,会发出正式批准,属维修资助计划的资助上限由60万元增至100万元后,首宗获批百万元资助的申请。在1867年落成的曾大屋共有99间屋,属三进式建筑,正面开有三门,中门门额刻有“一贯世居”,可直通门屋、正厅及祀厅。但门屋的屋脊呈现下坠迹象,正厅(昔日议事之地)有木梁严重“霉烂”,墙身也现裂痕。至于平日祭祀用的祀厅,瓦顶下多行横梁布满水渍。负责这次工程的顾问香港中文大学建筑文化遗产研究中心项目经理罗嘉裕指出,屋脊下坠显示门屋有随时倒塌的危险,需换上屋脊及做防白蚁工序,而正厅及祀厅皆会修补外墙和更换瓦顶等,他又指祀厅的神龛已褪色及遗失左右对称的构件,将会修复。

曾大屋司理曾宪明指出,百多年来曾大屋从未“大修”,因涉及金额庞大,除难获村民共识耗资维修外,也不知如何找到维修古建筑的专业人士,遂多年来只“小修小补”。但罗嘉裕指出,因维修资助计划只针对迫切性工程,曾大屋内具历史价值的装饰如壁画、灰塑及正厅内已褪色的屏风,皆未能透过申请资助复修,“这些装饰物往往是中式建筑最重要的一部分,以示其独特及历史性,往后一旦连仅有的装饰痕迹都消失,便难以复修”。身兼古物咨询委员会委员的香港大学建筑系文物保护课程主任李浩然指出,复修历史建筑会先考虑建筑结构,“否则你做得最美的装饰,几个月后却塌下来,便浪费心机”。他又指,建筑装饰需否复修、如何复修及如何评估其价值皆具争议,特区政府难在缺乏客观评估下批公款复修装饰物。发展局则指出,有关单位衡量工程的迫切性时,并非只针对历史建筑的实时危险,也会考虑影响其文物价值的重要元素,如神龛。复修后的曾大屋将一如以往于周一至六,朝九晚五开放给公众参观,曾宪明笑说:“只要你不骚扰人及不怕狗,便可进内参观。”。

大屋 云浮 光二

上一篇: 香港高考试题被指出现错误 校对9次仍未发现(图)

下一篇: 港失业率再跌 总就业人数创新高近“全民就业”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