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仕仁被曝曾赞成港积金局续租新鸿基旗下国金中心


 发布时间:2020-11-24 01:54:09

香港前高官许仕仁世纪贪污案,律政司刑事检控科于今早辩方求情后,将会提出向被定罪的各被告索取讼费,以及根据法例申请撤销郭炳江及陈巨源担任公司董事的身份。该案由2008年底廉署接获匿名信件举报至今,无论律政司及廉署都花了大量人力物力展开四年长时间的侦查,以及两年时间的检控筹备工作,花了近2亿元(新台币,下同)的公帑,据悉,律政司刑事检控科于今早辩方求情后,将会提出向被定罪的各被告索取讼费。消息称,以英国御用大律师为主帅的Clare Montogmery在郭炳江被定罪后翌晨,即联同大律师蔡一鸣以及两名律师到荔枝角收押所探望郭炳江,并商讨求情内容,以及判刑后即提出申请保释和上诉等事宜。

原面对三罪的郭炳江于上周五被九名陪审员以大比数裁定一项串谋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成,据知,辩方已向郭炳江解释最坏打算有可能判处最高刑罚的7年监禁。若主审法官考虑郭炳江一直品格良好及求情后,或会给予1年至18个月的减刑折扣。料狱中过圣诞 至于许仕仁被裁定其中5项罪名成立,无论身为公职人员行为失当或串谋收贿等罪,最高刑罚为入狱7年,由于许仕仁面对5罪,很大机会5罪刑期部分会分期执行,许仕仁面对的囚刑可高达10年。新地老臣子陈巨源及港交所前高级副总裁关雄生同被裁定两项串谋公职人员行为失当及串谋提供利益罪成,每罪最高刑罚为入狱7年,2人亦有可能面对部分的分期囚刑。虽然一般被判长期监禁的被告未必会获准保释等候上诉,但若上诉理据强而有力,法庭或会批准被告以巨额保释金担保外出等候向上诉庭提出上诉。

而郭炳江等人可于28天内提出上诉通知书,然后由司法机构排期处理上诉,估计需时9个月至18个月时间。估计今年圣诞及新年,4人都要在监狱中度过。

去年环球股市整体造好,令强积金表现有所改善。康宏投资研究部5日表示,康宏MPF指数上月表现虽然略见回落,12月份报187.7点,按月下跌0.76%,但全年表现按年升约7.39%,其中以日股基金表现较佳。展望今年,受退市影响,康宏料债券市场仍然疲弱,建议强积金持有人可留意美日地区的股票基金。据康宏投资研究部分析,2013年各类强积金基金表现,以日本股票基金的表现最为理想,其价格于过去一年录得32.79%升幅。其次为美国股票基金及欧洲股票基金,升幅分别为27.63%及26.38%。市民在过去一年若已拣选了欧、美、日三个地区的股票基金,相信强积金户口进帐相当可观。

康宏理财服务强积金业务拓展董事钟建强表示,欧美日的经济在2013年开始见复苏,在2013年底时,美国联储局更落实减少买债计划,建议投资者可考虑把部分每月供款投放在这些地区的股票基金。不过,他又提到,为分散风险,投资者可选择一些股票比例较高的混合资产基金,如60%至80%股票,达到以成本平均法来分散风险。

全球最大保险公司美国国际集团AIG陷入财政困难,在香港保险市场拥有最高占有率的AIG附属公司友邦保险AIA,16日发表声明,强调集团在世界各地,拥有业务优势且资产深厚,承诺保证AIG及旗下保险公司会继续正常运作,满足对保单持有人的责任。保险业监理专员张云正认为,AIG业务范畴广泛,现时AIA在香港的保险业务财政稳健,资产足以应付投保人的需求,且法例赋予保监会一定权力,保障投保人的利益,呼吁市民不要随便退保。友邦保险也有经营保险强积金,积金局表示,强积金以信托形式管理,不会受到事件影响。多间信贷评级机构调低AIG信贷评级,令市场人士担心,AIG一旦倒闭,会造成比雷曼兄弟破产更大的灾难。

AIG在香港经营保险业务的附属公司友邦保险AIA,在香港保险市场中占有率最高,达到两成半。AIA16日发表声明,保证会继续正常运作,满足对保单持有人的责任。声明指,母公司AIG目前面对短期资金压力,但在世界各地的不同市场,均拥有强大有力的业务优势,资产相当深厚,保证可以满足客户需要及维持正常业务。AIG集团发出的保单,会获全球各地保险公司直接负责,而这些保险公司,都具备充足资本,受严格监管,也符合资本要求。张云正表示,AIG的业务有很多,不只限于保险,如果单从保险的范畴来看,保监会有定期就AIA的业务,进行压力测试,认为现时AIA在香港及亚太的保险业务财政稳健,资产足以应付对投保人的责任,但AIG集团整体的财政状况,仍要与美国监管部门进一步了解,未来两三日将会是重要时刻,保监会将密切注意。

AIA也有经营保险强积金业务,积金局表示,强积金业务不会受到影响,按照法例,强积金是以信托形式管理,和管理公司的资产和债务是分开的,因而就算公司有问题,也不会影响到强积金。

香港特区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涉贪污案续讯,控方7日第三天进行结案陈词,主控官质疑新鸿基郭氏兄弟每次在饭局中向担任顾问的许仕仁“取经”,只是拿取中美及香港特区政治局势的分析意见,便给予年薪高达1500万元(注,港币,下同)报酬给许仕仁,极不合情理。控方认为,郭氏兄弟支付合共3000万元给许仕仁,就是要“收买”特区政府内部“密料”,以至时任行政长官曾荫权及其他高官对决策上的意向,因为这才是全港市民所关注的事情。主控官、英国御用大律师David Perry昨日续指,郭炳江与许仕仁相识20载,但郭炳江竟声称不知道许仕仁于2005年中将继任为政务司司长之说,实令人惊讶,并相信郭炳江是全港市民中唯一一个不知道许仕仁将上任为政务司司长职位。就郭炳江在庭上辩称,许仕仁向他们提供的中美及香港政治局势的分析意见“好好”,是物有所值,控方“奇怪”他们都各自表明从没有问及许仕仁政府内部运作或高官对某些决策上的意向,试问全港市民都对政府的决策感兴趣,郭氏兄弟何解从没向许提问,甚至声称事前都不知许仕仁会继任政务司司长职位,此说实难以令人信服。

Perry续指,案中各被告为了隐瞒2005年及2007年两笔款项,蓄意以谎话来编造故事,以图解释付款的因由及为自己开脱。根据郭炳联及许仕仁的日志记录,出任政务司司长期间,每当许仕仁与郭氏兄弟及陈巨源见面或电话联络前或后,许仕仁均需出席西九文化发展的简报会,或行会会议等,试问他们真的会否没有谈及这议题。Perry表示,第五被告关雄生在案中担演中间人角色,主要令付款的地产商郭炳江及收款的政务司司长许仕仁毋须直接交涉,控方指关雄生和许仕仁相识50载,而郭氏兄弟及陈巨源和关雄生自1990年代相识。关雄生对各被告来说是一个“可信任的中间人”,成为双方行贿及收贿的“桥梁”。控方质疑2005年的1080万以及2007年的1118万元属真实的顾问费用,为何要第三者关雄生介入其中,为何要关雄生利用三个不同的银行户口,甚至借用他人的户口或是把钱转去关雄生在新加坡的朋友公司户口内,再将款项分成两部分,其中一份作美金定期存款,然后再以定期作扺押借贷,将贷款转给许仕仁。

控方认为,若这是真实的顾问费用,为何要这么迂回曲折地把款项交到许仕仕手中,唯一解释是各被告正进行一个不可告人的贿赂勾当,且关雄生扣了2005年款项中的230万元,这明显是给予关雄生的报酬。他又指出,2007年涉及的1200万元,出现了3个不同的版本。控方质疑,许、陈及郭炳江的“个人版本”,会否如此令人“惊讶的巧合”呢。控方认为各被告都在说谎,目的是要掩饰该笔贿款。

积金 办公室 许仕仁

上一篇: 跨境电商前景可观 跨境业务成电商新强力成长点

下一篇: 高素质人才储备不足 香港致力发展教育产业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