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豪宅新盘装修“肥缺”触发械斗 香港警方拘15人


 发布时间:2020-11-28 02:04:24

一对二十出头、去年奉子成婚的夫妇,早前因感情问题争执,妻子日前带着7个月大儿子“离家出走”,到老同学蓝田康雅苑家中暂住。丈夫昨(5日)凌晨找到妻子暂住地址,在友人陪同下到屋苑寻妻不果,在大厦大堂疑情绪失控,亮出5吋长银色砍刀挟持保安员,未几其妻在大堂出现,丈夫即情绪激动,挥刀作势冲向妻子,接报到场其中两名警员见状连开3枪,其中两枪击中他的前额及喉咙,男子倒卧妻子身旁血泊下,当场毙命。死者二姐表示,“事件中无人受伤,点解要开3枪?”促请警方清楚交代,不希望弟弟死得不明不白;死者父亲亦指儿子瘦弱并不高大,不明白警察要开枪打头。

有立法会议员关注事件中警方为何不用警棍、使用武力是否适当等。死者何世通(21岁),人称“何仔公”,中学同学叫他“水喉通”,去年6月与现年20岁的黄姓女友奉子成婚,现育有7个月大儿子,同住女家于彩云邨观日楼单位。据悉二人恩爱,惟何性格冲动,中三辍学,生前为客货车司机,很顾家,不时一家三口返家与父母家人聚会。警署警长“差龄”20年 警员两年 案中两名开枪男警均隶属观塘警区,其中一人为40余岁的罗姓警署警长(俗称“士沙”),人称“士沙罗”,“差龄”逾20年,另一人为差龄两年的庄姓警员,二人均未曾于当值时开过枪。警方指两警员事后要接受心理辅导,警方亦会向死因裁判官交报告。

据悉,“何仔公”近日向妻子提及旧情人的事,妻子吃醋下带同儿子离家,何在家中翻阅妻子物品,凭纪念册找到妻子友人于蓝田康雅苑杏雅阁的住址。寻妻不果 持刀架保安颈 案发于昨凌晨约3时,“何仔公”在一男一女友人陪同下,驾货车到康雅苑,他与24岁罗姓男友人下车步向杏雅阁。两人曾乘电梯到22楼单位寻妻,一度脚踢部分单位大门,寻妻不果折返大堂,与保安争执,曾拿起“小心地滑”胶板大力向地面拍打,又一度传短讯给妻子。保安就有人滋扰报警,其间何突然情绪激动,用右手拔出5吋长刀,伸出两吋长刀片从后挟持张姓保安,刀架保安颈与警对峙。罗姓友人退出大堂。

击中前额喉咙 为时三数秒 电光火石间,何妻乘电梯出现大堂,大堂内一名女警将她拉后,何随即推开保安持刀冲向二人,其妻与女警大惊倒地。“士沙罗”及庄姓男警拔枪,并发出警告,但见何举刀作势攻击,两警见状连开3枪,两枪击中其前额及喉咙,何当场毙命。整个过程由闭路电视拍下,据悉仅为时三数秒。案发后,警方向保安、死者妻子、开枪警员等人录口供,检走闭路电视片段,案件交由东九龙总区重案组调查。警方稍后将安排验尸以确定何的死因。黎栋国:用枪有指引 为制服对方 保安局长黎栋国回应称,警方对使用枪械有明确规定,在制止严重罪案发生或有人伤害他人身体时,会由警员根据现场情况判断,指引亦列明目的是要制服对方。

他重申警方重视事件,死者实际被击中部位等仍待调查,会将报告交死因庭研讯。

工地还缺1万人”——香港劳工短缺系列之三 中新社记者 卢哲 每天中午12点,扎铁工杨伟业会放下手中一米多长的铁枝,拍掉身上的泥土,摘下安全帽,跟工友一起走到工地(港称“地盘”)的阴凉处吃午饭。十几位年近五旬的工人当中,20出头的杨伟业特别显眼。“地盘上大师傅多一些,都五十几岁,年轻人很少。”在这个位于香港元朗的地盘上,将要拔地而起两座高楼。而在香港的更多地方,包括地铁、大桥在内的“十大基建”正把香港带入建造业的高峰。据港府公布的数据,2013至2014年度,仅政府工程的预算基本工程开支就达701亿元(港币,下同),未来数年每年的工程开支亦逾700亿,预计创造职位2.5万个,其中专业工种逾7千个。

而截至2013?12月8日,香港共有逾32万注册建造业工人,其中实际在地盘工作的15万,建造专业工种工人10万,近一半年龄在50岁以上。“建造业发展了,工人数量没跟上。”香港建造业总工会理事长周联侨说,预计全行业缺少8千至1万工人,其中钉板、地渠、烧焊、扎铁等较辛苦的工种人手最为短缺。“地盘老板总说找不到人,有时候赶进度,想要多加几个扎铁工,到处打电话、加工资,也请不到。”在杨伟业看来,年龄断层和数量不足是建造业现状,特别到了烈日难熬的夏天,许多工人休假“避暑”,“那时‘人荒’更厉害,老板看到有工人来上班,都说感激。

” “很难,多出钱还要贴上人情,才有一两个人过来帮手”。年近五旬的梁汉科做建筑模板(港称“钉板”)工作几十年,已升任监工的他至今每天入地盘八小时,亲手带着徒弟制作模板。“香港规定65岁以上就不能再入地盘,钉板工来说,我算年轻的一批。” 谈到新人入行,梁汉科直摇头,去年招了2个徒弟,今年能再招3个就很满足了,“我们现在是看工程来不来得及做,来得及就接,做不来就不接了。” 梁汉科说,现在全港大约还缺1500名钉板师傅,人手不足,地盘间只好“抢人”。“例如有些地盘赶时间,从一人一天1600元,叫价到2000元,工人就先做高价的,这就拉高了整体的要价。

人不够,地盘的进度跟不上计划也很常见。” 为了增加人手,香港建造业议会训练学院通过补贴培训及招聘,每年为业内输送6千至8千名经过半年培训的学员,“但这些‘半熟练工种’要能独立工作,还需要大约2年的时间。”周联侨指出,这些学员并非全部进入缺人工种,亦不排除中途转行,“因此建造业依旧有较长时间缺人手。” 2013年,扎铁工的日薪已由1360元升至1490元,明年会上调至1710元,并将把夏季工时缩短15分钟用作小休。而建造业其他人手短缺工种,日薪亦以至少8%的升幅逐年增加。“我入行一年,日薪从700升到1200,很快会再涨。

”在杨伟业看来,每天朝八晚五的固定工作时间也是建造业的优点。“薪水高,又有时间陪家人,能看到未来至少十年的职业发展。” 但更多人并不像杨伟业般看待建造业。“太辛苦,香港的年轻人受不了。”梁汉科说,“见过一个男仔,来了第一天觉得太晒,下午下班就不干了。地盘里都是泥土沙子,城市里的小孩怕脏。” 周联侨说,“社会偏见”和“没有经济压力”是年轻人不入行的最主要原因。“做保安,一万二的工资坐大堂吹冷气,做工人拿三万五,但风吹日晒又不好听。大部分年轻人不需要养家,不愿来工地。” 在杨伟业接受完采访走回地盘时,工友们正和衣躺倒在地盘门口的走廊阴凉处午睡。

他们衣服和鞋子上土迹斑斑,沾着泥的安全帽斜盖在脸上。“这一行总归是比较累,要面子的人还是很难打消心里的顾虑吧。”杨伟业说。(完)。

地盘 饭盒 警方

上一篇: 母校庆典严重超时高锟明显感疲倦 健康状况堪忧

下一篇: 内地旅客在港被殴身亡案:判囚领队放弃上诉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8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