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法律界人士斥“占中”涉违法筹款 资金源被查


 发布时间:2020-09-27 15:47:26

坐拥多个黄金商场铺位、九龙塘豪宅物业的香港“隐形富翁”尹声瀚4年前吸食可卡因猝死,其兄姐涉嫌盗去1600万(港币,下同)遗产。其兄姐涉嫌在其离世即晚便唤只有10岁大的遗孤,把亡父的支票簿、身份证等交出。再于4日内,先将亡弟储蓄户口款项转到支票户口,再以9张支票盗去1600万(港币,下同)遗产,把亡弟的户口提剩7万元。两名涉盗取亡弟遗产的兄姊 更把家人“拖落水”,两人的妻子、儿子亦涉洗黑钱而被捕,案件在区域法院审讯。主审法官今在控方证供完结后、裁定各被告均表面证据成立、全部需对控罪答辩。死者胞姊即次被告尹翠君选择出庭自辩。涉盗胞弟遗产的兄长尹汉雄(55岁,洋名Johnny)及姊尹翠君(53岁)否认串谋于10年7月9日至12日间,盗取1600万属尹声瀚的具法权产。而兄妻、即死者嫂嫂李雪云(53岁),及姊儿子、即死者外甥曾世杰(33岁)亦否认于10年7月9日至9月17日,清洗共730万元黑钱。

全盛时期坐拥7间店铺、去年结业的香港知名小食店“十三座牛杂”的幕后老板林伟文,涉嫌于4年间以名下公司的银行户口洗黑钱逾1亿港元,案件昨提堂。林伟文昨日暂时不用答辩,案件押后至7月初,以准备移交至区域法院审理。被告获准以20万元(港元,下同)现金保释外出。据悉,涉案的黑钱大部分为欧元,部分疑与法国当地的电话骗案有关。家住半山、报称公司董事的林伟文(49岁)被控3项洗黑钱罪。控罪指出,被告涉于2009年5月12日至2012年4月19日期间,以两个由腾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中国银行户口及渣打银行户口,以及一个由Bisley Global Ltd持有的中国银行户口,清洗约1100万欧元及50万美金,折合逾1亿港元黑钱。

林伟文获准以20万元保释,须交出所有旅游证件及不准离开香港,每星期两次到警署报到。裁判官曾一度质疑控方突然在昨日下午将林带到法院提堂的做法,控方解释被告经常离境,警方无权更改其保释条件,故将他及早带到法庭。据悉,林为“十三座牛杂”的幕后老板,他另以个人名义持有一间香港公司及一间离岸公司,由以上公司持有涉案的3个银行户口,两间公司现已解散。有消息指出,其中一个户口的资金来源与法国当地的电话骗案有关。“十三座牛杂”于2005年开张,为香港知名地道小食店,属“北角街头美食三条龙”之一,一度在全香港扩至7家分店,最后一间位于北角的分店,去年3月因不敌贵租及请不到人手而结业。

“十三座牛杂”一直由店主汤建业面对媒体,汤今年曾接受访问,提及“十三座牛杂”现已转战台湾士林夜市。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违法“占领中环”行动施展“移花接木”手法,利用“占中三人组”成员朱耀明担任主席的“民主发展网络”组织户口,用作“占中”筹募经费的账户,两个组织私相授受。多名法律界人士批评,“占中”未获正式批文便进行筹募活动已经违反法例,再者,为了掩饰其不法行为,还借用其他组织的户口,账目相当混乱。据悉,就“民网”向“占中行动”输送的捐款到底有无涉及海外收款,甚至会否涉及“政治黑金”或“洗黑钱”,有关方面正在调查当中。全国政协委员、简松年律师行首席合伙人简松年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指出,根据条例,任何筹款活动需要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并非“想筹款就可以筹款”的。很明显,由于“占中组织”属于一个违法的组织,根本取不到任何批准,很大程度可能已经属非法筹款。至于借出户口的组织或团体,无论该组织是否合法组织,若用他们的名义或户口,进行筹款活动时,同样亦需要提出申请,取得正式的批文后,才能进行筹款。

非法筹款可囚3个月 香港中小型律师行协会创会会长陈曼琪指出,根据妨扰罪及杂项罪行,任何人无合法权限或解释,而在公众地方组织、参与或提供设备以进行任何筹款活动,须取得社会福利署署长发出许可,或获得民政事务局局长发出的许可证。可能会违反刑事罪行,可被罪款500元及囚3个月。而“占中”属违法行为,当然没有合理的解释进行有关筹募活动,已经有可能违反有关法例。除了主事者之外,任何人士负责提供协助、借用户口、协助筹办有关活动等,同属参与,有可能亦已经违反法例。她更指出,借用户口行为,当中涉及很多问题,例如“占中”表明属于违法行为,借出户口的组织成立宗旨,是否支持一些违法行为。更甚者,由于资金来源难以控制,当中有没有涉及其他犯罪行为,情况相当之复杂,不是“借来用一用”这么简单。恐存瞒骗成份 青年民建联主席、执业律师周浩鼎质疑,“占中”行动在借户口进行筹款时,有否公开解释他们由于属违法组织而不能“打正旗号”进行筹款。

他表示,这种企图蒙混过关的态度,多少都会存在瞒骗的成份。加上账户被“借来借去”的话,账目会相当混乱,外界要查核时,将难以入手,难以监察。周浩鼎续指,鉴于“洗黑钱”情况猖獗,全世界的银行都“很紧张”户口的账目运作,今次“占中”组织,以借来的户口作为筹款之用,剔除有没有“洗黑钱”的问题,道德上亦说不过去,若“借户口”情况严重的话,公司注册处可以向法庭提出申请,要求取消该公司的注册。抵触公司章程或犯串谋 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宋小庄指出,“占中”没有正式的公司登记,便进行筹款活动,情况就如“没有医生牌照,便去医人般”,简直是不可能的。现时,更借用其他组织的户口,协助自己进行筹款活动,除了抵触公司章程之外,提供户口给“占中行动”的组织,本身亦有很大的问题,有可能犯上串谋,加上筹款从何而来?当中是否涉及犯法,值得外界关注。

民建联副主席律师张国钧表示,“民主发展网络”本身属社团注册,当局对一些慈善及福利组织的管制相当之严格。而“占中”的性质,是否与“民网”的宗旨相同,如果不同的话,“民网”又借用户口给他们进行筹款之用,是否有抵触的情况,由于两个组织没有清楚及明显把有关账户分开,容易产生混乱,当账目纠缠不清时,容易发生一些“不可告人”的事件。

筹款 户口 账目

上一篇: 林郑月娥:希望立法会反对派议员回心转意

下一篇: 澳门博彩收入连续第八个月按年下跌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7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