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第三轮巡视反馈:有干部为违法排污企业说情


 发布时间:2021-05-15 12:42:13

今年以来,河北纪检机关突出监督执纪问责主业,1至7月全省纪检监察机关已立案9975件、结案8594件、处分9165人。新立案件中,涉及厅局级干部8人、县处级干部123人。为惩治和预防腐败,河北改革了办案组织协调、考核评价、督查督办、安全保障4项机制,重点查办大案要案和贪贿类案件,并围绕群众身边的驾考、治超等领域“苍蝇扰民”问题开展查办案件专项行动。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上半年,纪检机关已对唐山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范绍慧、省人大法制委原副主任梁树林、省人大财经委原副主任刘学库、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河北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张连德、省商务厅原巡视员仲继安、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潘晓东、承德市常务副市长李刚、邢台市原市委书记王爱民、石家庄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俊英、保定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孟晓灵等人涉嫌违纪违法问题展开了组织调查。

河北省纪检机关还抓住元旦、春节、端午、中秋、国庆等重要节日,制发通知、明察暗访,严禁公款购买赠送年货节礼等行为。1至7月,全省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1099件,处理1350人,党政纪处分618人。省纪委还牵头组织开展了正风肃纪、还利于民专项行动,共查处“四风”问题1803起、党政纪处分510人,归还群众欠款近6.5亿元。

广东纪检监察机关今年新立案件5588件5704人,争取年底出台三个新规 通过深入推动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贯彻落实,广东党员干部在改进作风、厉行节约等方面取得明显成效。今年1至6月,全省纪检监察机关新立案件5588件5704人,其中厅级干部46件46人、县处级干部307件309人,给予党政纪处分3173人,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311人;通过办案为国家和集体挽回直接经济损失4.75亿多元。全省共查处农村基层案件3372件3456人,其中乡镇(街道)纪委办案2203件2245人。广东省委高度重视中央第八巡视组反馈的巡视意见,经过认真整改,中央巡视组反馈的具体事项和问题绝大多数已整改到位,整改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效。

下一步,广东将抓紧制定严禁领导干部插手公共资源配置和人事安排、加强对领导干部8小时以外活动监督、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和其他亲属从业行为等3个规定,争取年底出台。

2014年,福建省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1919起、处理2405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666人(其中,厅级干部6人、处级干部46人),分别是2013年的1.6倍、1.5倍和5.5倍,正风肃纪力度不减。“我们是省纪委督查组,我们发现你在会所聚餐吃喝以及公车私用,请配合调查。”近日,当福建省纪委作风建设督查组一行出现在厦门市经发局原副局长许某某面前时,醉醺醺的他还想狡辩。在证据面前,许某某不得不低头认错。在今年元旦的关键节点,福建省纪委督查组不打招呼、不定时间、不定路线,直奔机场车站、会所酒店、公园景区、娱乐场所等处,通过实地暗访、现场抽查、调取录像,对各地公车使用、公款吃喝等情况明察暗访。

2014年,福建省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1919起、处理2405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666人(其中,厅级干部6人、处级干部46人),分别是2013年的1.6倍、1.5倍和5.5倍,正风肃纪力度不减。省纪委通报曝光16批78起典型问题,各设区市及平潭共通报曝光49批、257起典型问题。2014年,全省有15家单位、168名党政领导干部因发生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案件受到责任追究。

抱团腐败的背后是制度监管不力。治理抱团腐败,既要靠制度也要靠群众,且重在抓早抓小,以免养痈遗患。据报道,为了谋取私利,江西省萍乡市湘东区陶瓷工业园园区干部、镇长助理、村委干部三方勾结,在征地丈量、签订协议过程中,虚报征地面积10余倍,大肆套取国家征地补偿款。在一些基层农村,财务管理制度混乱,收支管理不严格,且干部变动频繁,谁当干部谁管钱,无账目的交接和财务公开,导致在土地征用补偿款的申报、领取环节的窝串案频发。通常情况下,一名干部处在集体领导下,加上相互之间的监督,搞腐败的难度系数非常大。然而,在一些地方,受“法不责众”错误思想的影响,少数干部为了捞取“外快”,竟然明目张胆地相互勾结,充分利用手中的权力,贪赃枉法,中饱私囊,而且屡屡得逞。这其中固然有制度不健全的因素,但更多的制度监管不力,一些制度完全成了摆设。就目前状况而言,在基层农村,办事权力多集中在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等个别人或少数人手中,有的村干部甚至集党支部、村委会、村企业大权于一身,这就从客观上给他们从事经济违法活动提供了便利条件。

而且在一些农村,由于村干部家族势力大、法纪意识淡薄,一些知情群众慑于这些人的权势,敢怒不敢言;还有一些人碍于情面,乡里乡邻,低头不见抬头见,不愿去“得罪人”,于是,从主观上,群众监督和社会监督也就往往流于形式。由于缺乏必要的群众基础,加之上级部门作风不过硬、工作不认真,导致纵向监督也显得软弱无力。治理抱团腐败,既要靠制度也要靠群众。抱团腐败涉及人数多、社会危害大,而且许多抱团腐败直接损害群众利益,虽然可能是“顽症”但绝不是“癌症”。制度的完善、制度的刚性是治理抱团腐败的基础。对于基层而言,健全制度重在提高操作性和针对性。在此基础上,激发和调动群众积极性,让群众监督遍布各个角落,让腐败现象没有藏身之地。治理抱团腐败,重在抓早抓小。抱团腐败的形成和发展有一个过程,而且牵涉人员多,如果群众监督到位、制度执行严格,在初露端倪时就容易被发现,此时依法予以彻底治理,也就不会养痈遗患。(申国华)。

干部 问题 巡视组

上一篇: 电动车渐成新马路杀手 亟待多部门协作源头治理

下一篇: 黑龙江一煤矿涉嫌瞒报两年前一起百人中毒事故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2.51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