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海伦市敬老院火灾疑犯家属称“定性仓促”


 发布时间:2021-05-08 08:28:12

王老先生及家人将敬老院告上法庭,要求其支付相关医疗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5万余元。上海一中院今日披露,该院新近对这起健康权纠纷上诉案作出二审判决,王老先生家人诉请未得支持。现年85岁的王老先生因年岁已高,入住了家附近的敬老院养老。入住当日,双方签订了协议书:约定护理标准为专业二级护理。然而三个月后,王老先生因呼吸道疾病被送入长宁中心医院治疗。在住院期间,由于王老先生出现“无法沟通、夜间不眠”等异常行为,医院诊断他患上了老年痴呆。家人为此支付了医疗费2千余元。事后,王老先生家人认为,他的病是由于他亲眼目睹敬老院工作人员在护理老人时发生死亡的情景所造成,所以要求敬老院承担相关费用,但未果。于是,王老先生家人将敬老院告上法庭,要求敬老院赔偿医药费2千余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一审法院在审理中委托司法鉴定研究所对王老先生的精神疾病、因果关系进行鉴定。鉴定结论为:王老先生患有脑器质性精神障碍。不能认定他的“亲眼所见”与他出现精神异常有因果关系。所以,法院不予支持王老先生家人的诉请。王老先生家人不服,上诉至上海一中院。认为他在入住敬老院之前,精神都是正常的,但就在短短的时间内,精神发生了异常,所以从常理推断,这一定与敬老院护理失当有关。

一中院审理后认为,王老先生家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不能提供相应的证据加以证明。就案件在卷的证据材料,无充足的证据反映王老先生目前存在的精神障碍与敬老院所为的护理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所以对王老先生家人要求获赔的相关损失的请求,不予支持。

22日凌晨,沧州青县一敬老院内发生一起血案,一名七旬老人用斧头将其他三名老人砍伤,起因只是由于自己听力不好常受其他老人排斥。案发后,3名受伤老人被送往医院,行凶者向警方自首。据知情人介绍,22日早晨,一名老人来到青县公安局门口,说是要找警察自首。值班民警接待后,发现该老人听力特别不好,面对民警的询问老人总是听不清。老人情绪激动,反复称自己在青县康复敬老院杀了人。民警立即向青县康复敬老院值班室打电话询问。经过核实,该院职工说确实刚刚发现了三名伤者,并已通知了120。

随后,民警分别赶赴了该敬老院和青县人民医院进行调查核实。据了解,犯罪嫌疑人名叫张某,男,70岁,马厂镇王胜武屯村人,4年前住进青县康复敬老院,由于听力特别不好,与其他老人沟通非常困难,他总感觉自己处处被别人排斥,长期的压抑让他心里积累了怨恨。22日凌晨1时左右,张某到锅炉房拿了一把斧头,将熟睡中的陈某(男,80岁,金牛镇大兴口村人)、朱某(男,68岁,金牛镇丰台堡村人)以及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砍伤。随后,张某去公安局自首。目前,受害者仍在医院抢救,该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近年来,随着进入老龄化社会,老人行凶案件并不鲜见,特别是在敬老院等老年人群体居住的地方。沧州市一位心理专家表示,无论是老人子女还是敬老院的工作人员,在照顾好老人生活起居的同时,也要关注他们的心理健康,让每一位老人都能够快乐地安度晚年。(记者 冬子 通讯员 张建)。

记者从黑龙江省海伦市委宣传部证实,海伦市联合敬老院起火原因系人为纵火。截至26日13时,火灾已造成11人死亡,2人轻微烟熏伤。其中涉嫌纵火的犯罪嫌疑人王贵也被烧死在现场。据海伦市官方介绍,犯罪嫌疑人王贵,男,45岁,因患脑血栓后遗症无人照顾,本人没有生活来源,于2010年4月1日由东林乡政府送入敬老院。经调查,2013年7月25日下午,王贵怀疑隔壁院民盗走了自己200元人民币而大吵大闹,打碎了病房的玻璃,情绪比较激动,院方发现情况之后,及时与东林乡干部及其姐姐共同做安抚工作,王贵情绪逐渐平稳。深夜,王贵情绪再次出现反复,发火制造了这起恶性刑事案件。7月26日1时15分,海伦市联合敬老院住院处发生火灾,火灾发生一个多小时后,明火被扑灭。11名在这里养老的老人被烧死,2人轻微烟熏伤。据当地政府部门介绍,该敬老院是集中供养海伦市农村“五保”(保吃、保穿、保医、保住、保葬)老人的福利机构之一,2005年10月建成使用,占地面积5000平方米,建筑面积7000平方米,设计床位450张,目前实际入住农村“五保”老人283人。

其中,住院处建筑面积300平方米,入住“五保”老人32人。(完)。

本报曾经报道过一个案子,孤寡老人张大伯晚年是在敬老院度过的,他跟敬老院签下协议,“你们给我提供吃、穿、住、医等基本生活保障,以后我的遗产全部归敬老院。”但是,等到大伯百年后,敬老院去银行取钱时却遇到麻烦,因而告了银行。6月28日,案子判了,法院判银行将存款支付给敬老院。张大伯生于1933年,没有子女,没有亲戚,2004年住进敬老院。协议是当年签下的。2006年年底,大伯生病去世。敬老院工作人员在整理张大爷的遗物时发现了三张银行存单:工行3万元(存单名为“张耀南”,1999年存入)、农行1500元(存单名为“张炜彤”,1999年存入)、邮政储蓄银行1万多元。

按照协议的约定,敬老院带着协议去银行取钱。邮政储蓄银行顺利取出了,但其他两家银行不让取,名字对不上,而且当年还没有实行实名制,只能凭密码支取,但敬老院又不知道密码。法院审理后认为,遗产继承,没遗嘱的,按法定继承来,有遗嘱的,按遗嘱来,有遗赠抚养协议的,按协议办理,而张大伯与敬老院签下的是一份典型的“遗赠抚养协议”,认定有效。

敬老院 王贵 海伦市

上一篇: 暑期关闭274家危害青少年的非法网站

下一篇: 男子伪装食客杀害面馆老板被警方抓获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