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报:遏制网络窃取隐私执法部门要有作为


 发布时间:2021-05-15 12:10:04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最近上海警方查封了一家由外籍夫妇开办的非法调查公司,他们涉嫌通过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每年获利达数百万元人民币。这是中国警方破获的第一起外国人在华开办公司开展非法调查的案件。Peter:我对这件事情非常后悔,也对中国政府道歉。昨天中午,上海市看守所的讯问室里,57岁的英国人Peter戴着手铐,请求宽恕。他的后悔和道歉,是针对自己和妻子涉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Peter:我们购买了一些公民信息。我现在明白了,我们获取个人信息,有时候是以非法的方法去获取的。

Peter说,他爱好中国文化,1979年就来到中国,曾经在北京和香港的英文报纸工作。他的妻子虞英曾今年60岁,美国籍。上海警方调查得知,2003年底,Peter在美国失业之后和虞英曾在香港开办商务咨询调查公司,但是并没有实体的办公场所,也没有聘用员工。第二年,就是2004年,他们在上海浦东新区注册了摄连咨询(上海)有限公司。2009年,搬到徐汇区漕溪北路的一处居民楼。今年七八月间,警方在公司现场发现超过500份的调查报告,目前已经确认其中有数十份严重侵犯中国公民的个人隐私。

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总队长杨泽强介绍,Peter和虞英曾涉嫌犯罪的行为是从2003年开始,非法购买公民信息的价格,也远高于一般水平。杨泽强:两个人据悉以每条人民币800至2000元的价格,非法获取大量户籍地址、家庭成员、出入境的情况、房产及车辆信息,以及其它个人信息资料,他们买完了以后,就编制成调查报告高价出售给委托客户。虞英曾介绍,他们的客户包括不少跨国公司。虞英曾:其中包括一些制造业,一些金融机构,还有国外的律师事务所。警方调查显示,摄连咨询的客户还包括境外其他机构。

非法业务侵犯了其他跨国企业和员工的合法权益。Peter告诉民警,他们每年最多有近一百单业务,收入大约六百万人民币。民警:一年一般能接几个案子? Peter:好的时候一年可以有不到一百个案子,最近一两年少了一点。一年的营业额达到600万人民币,也就是100万美金。Peter和虞英曾介绍,在被警方查封之前,摄连咨询有十多名员工,其中三分之一是外国籍,三分之二是中国籍。Peter:大部分是中国人,都是大学毕业生。虞英曾:我们违法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我们这个行业,它当然有一种市场需求,就是说,有些事情是现有的、合法的渠道很难证实的。

今年7月10号,上海警方控制Peter和虞英曾,查封摄连咨询有限公司。8月16号,Peter和虞英曾因为涉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被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批准逮捕。根据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今年8月上旬,上海警方组织开展第四轮集中打击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犯罪专项活动。截至目前,一共控制了涉案人员126人,其中刑事拘留35人;同时,破获出售、非法提供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案件,以及利用非法获取的信息实施敲诈勒索、电信诈骗等犯罪案件140多起。警方有关负责人表示,中国是法治国家,只要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侵害公民合法权益,都是触犯中国法律的行为。

中国政府依法保护中国公民的切身利益,也依法保护外国在华企业和个人的合法利益。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总队长杨泽强:不管这个犯罪嫌疑人是什么国籍、什么身份,我们都将予以严厉的打击。

自从在一家房屋中介公司留了手机号,北京的刘业(化名)就不断接到各种关于租房、卖房的电话和短信。“有时我正在开会,就有电话打过来。不接吧,怕耽误正事;接了吧,大多是中介的骚扰电话。这样反反复复,我都有点儿神经衰弱了。” 近年来,个人信息遭泄露的事件频频发生,给许多人的生活造成严重困扰。近期,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新浪网,对1958人进行的在线调查显示,86.5%的受访者表示自己的个人信息曾遭泄露,49.8%的人抱怨信息遭泄露已严重影响自己的生活。是谁泄露了民众的个人信息 刘业已多次因个人信息遭泄露受到骚扰。

去年7月,他几乎每天都能接到某保险公司的推销电话,最后他不得不警告对方,要再打来就报警,对方才作罢。“电话推销员的语速非常快,只要一接电话就说个没完。挂了电话,他们会过段时间,换个号码再打过来。我问他们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对方说是按手机号段随机拨打的。但如果是随机拨打,他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 家住山东省菏泽市的马先生也深有同感。不久前,他注册成立了一家小公司,之后他就不断接到各种电话,卖书的、企业推广的、员工培训的,甚至还有很多要求汇款的骗子。由于不方便更换已经使用多年的号码,对于这些骚扰,他也无可奈何。

公众的哪些个人信息最容易遭到泄露?调查显示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电话号码”(88.4%)、“姓名、性别、年龄等个人基本信息”(74.6%)和“家庭住址”(38.1%)。其他还有:职业和单位信息(38.0%)、身份证号(30.9%)、教育背景(15.7%)等。调查还发现,受访者认为最有可能泄露个人信息的机构是“电信部门”(49.5%),然后是“需要注册个人信息的网站”(45.2%)。其他还包括“银行”(39.8%)、保险公司(37.0%)、房屋中介(28.8%)、掌握公民个人信息的政府部门(24.9%)、教育部门(24.3%)、市场调查公司(21.8%)、房地产公司(20.0%)等。

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宪法行政法研究室主任周汉华认为,在现代社会,信息即利益。汇聚在一起的个人信息,能帮助商家预测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向消费者推销商品,给商家带来直接经济收益。所以,就有人打个人信息的歪主意,通过各种渠道搜集、贩卖个人信息,从中牟利。

公民 个人信息 信息

上一篇: 纪念虎门销烟175周年 福建龙岩集中销毁毒品

下一篇: 重庆一婴孩冬日被弃草丛 民警寻其父母责令接回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