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贷公司被挖大窟窿 员工索贿200万致公司损失1亿


 发布时间:2021-04-14 13:55:00

温州商人仲某(男)找到他人为自己提供抵押、保证,向银行提供相关国际购销合同、海关清单等材料,获得信用证贴现361.9美元,并将上述款项挪作他用。1月7日,温州鹿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仲某涉嫌骗取金融票证罪一案。仲某今年48岁,大学文化。他是温州一家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温州申展贸易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并实际控制浙江中邺进出口有限公司。据他描述,他在江苏南通还投资房地产项目,在香港实际控制几家离岸公司。公诉机关指控,2009年12月,仲某申请注册了浙江中邺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邺公司)。2011年1月至9月间,仲某以中邺公司名义,利用叶某、李某坐落于浙江省洞头县北岙镇西山头村三盘领海区一处房产作为抵押担保,与温州某银行签订了《最高额抵押合同》,以此,中邺公司取得了人民币1050万元的授信额度用于在该银行开立信用证。同时,仲某又通过私人关系,让温州某鞋材公司、梁某、倪某等企业、个人与银行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为中邺公司从该行开立信用证提供附加担保。

2011年11月1日、29日、12月16日,仲某为了达到融资目的,以中邺公司名义,利用上述抵押合同、保证合同作为担保,先后三次用相关的购销合同、海关备案清单、发票等材料向上述银行申请开立信用证,后银行开具了三份信用证,合计金额为361.9万美元(折合人民币22890722.32元)。信用证到期后,中邺公司无法支付,导致银行在中邺公司扣划了2333025.98元人民币保证金后,代为垫付20557696.34元人民币。公诉机关查明,中邺公司在申请开立信用证时,向银行提供的海关备案清单系伪造、变造。面对公诉机关的指控,仲某抛出三个不同观点: “中邺公司并非是我注册成立的,我只是在中途接手,做的是进口转口贸易。”仲某说:“公诉机关指控我说利用这家公司进行融资,我觉得利用二字语焉不详。”。“我没有欺骗任何担保人,向银行提供抵押的洞头的房产实际上我已经用800万元买断,并支付了装修费用。其他保证人,和我都是私交多年的朋友,他们都是自愿替我向银行提供担保的。

”仲某认为,公诉机关的指控让他人会产生他是通过诱使、欺骗的手段获取他人向银行提供的担保。“向银行提供的海关备案清单系伪造、变造的说法不妥,应当是银行留存的海关备案清单复印件系伪造、编造。”并向法庭提出应当调查银行对中邺公司的授信批复,他都在是授信批复的框架内从事活动。在国际贸易活动中,信用证是银行有条件保证付款的证书,是国际贸易活动中常见的结算方式。向银行申请信用证时,当事人需要提供对国际货物买卖合同中的货物描述、并提供相关货物单据、运输单据、保险单据及其它有关单证。仲某称,中邺公司三次向银行开立信用证,对方公司是香港离岸公司,采购一批化工原料。香港离岸公司是他实际控制的。生意流程是:香港离岸公司和中邺公司根据实际货物订立买卖合同——向银行提出开证申请——提交保证金。公诉人问:“那是自己和自己做生意吗?”仲某答:“从狭义上可以这么理解。我不是香港离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是实际控制人是我。” 他口中所称的货物,是通过香港离岸公司向他人借货,借用后与中邺公司进行交易,交易完毕之后归还,不支付对价,只支付部分费用。

仲某坚持认为,同时由自己实际控制的中邺公司和香港离岸公司之间存在真实货物流转交易,是一种“借货交易”,可以将国际贸易中的成本降到最低,可以规避货价变化带来的风险。通过“借货贸易”,向银行申请开立信用证,然后实现贴现融资,获得的资金仲某称打回到了位于境内的中邺公司、申展公司、其他投资。仲某将信用证贴现获得的资金用于自己积欠其他银行的债务,公诉机关认为其取得资金提供的资料系虚构用途、伪造单据,信用证到期后又没有归还银行钱款,导致银行损失。“信用证到期后,我没有偿还的原因是资金出现紧张,资金链出现了问题,我个人名下的固定资产都被处置掉了,现在没有钱。”仲某认为,自己已经向银行提供了保证人,而且担保人对于他上述的做法是知晓并自愿的。并且他向银行提供了房屋抵押,银行的追责程序,应当先变卖上述抵押物,然后再向担保人追责,待处置完毕后才可确定银行的损失。公诉机关认为,仲某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信用证,情节特别严重,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骗取金融票证罪追究刑事责任,建议法院对仲某在有期徒刑3年6个月至4年6个月之间量刑。

“从个人而言,我的行为系新类型,从法律保守、滞后的特性,希望法官予以考虑,给予我公正合理的判决。”仲某最后说。鹿城法院将择期对本案作出宣判。(完)。

请加入我们的QQ群”……正是类似的贵金属投资推销,让浙江杭州萧山的纪先生上了当,陆续花了32万余元投资类似“期货”贵金属交易业务,却血本无归。20日,记者从杭州萧山警方获悉,目前已接到10多位报案称被电话或网络诱惑参与贵金属投资被骗,已经明确的总损失达52万余元。纪先生是一名白领,今年7月初,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某珠宝销售公司自称资深理财师的“李老师”,他向纪先生推销了一“热销”产品,并称保证升值。该“热销”产品便是该公司推出的贵金属交易业务,类似“期货”。客户通过公司的网上交易平台,购买一定数量白银、铜等贵金属,这些贵金属并不是实物交易,类似期货中的合约,通过贵金属交易平台不断更新的行情数据,进行买卖交易。最初,纪先生投资了数万元,回报颇丰尝到甜头的他,后又陆续将资金追加到10万。

好景不长,他持有的贵金属价格突然暴跌,很快就血本无归。对此,李老师承认判断失误,并称凭他的实力一定可以让其翻本。纪先生再次拿出数十万元投资,却在共计损失32万余元后,再也无法联系上李老师。记者了解到,近年来,随着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国内楼市不景气,股市表现不佳,于是,贵金属作为投资避险工具为民间游资追捧。一些不法分子在交易市场缺乏规范管理的情况下,违法违规进行贵金属交易,且愈演愈烈。萧山警方通报称,今年以来,萧山警方已接到10多位投资者报案称被电话或网络诱惑参与贵金属投资被骗,已经明确的总损失达52万余元。贵金属交易公司的宣传极具煽动性,以小博大对有投机偏好的投资者非常具有诱惑力,在投资者盲从急于暴富心理影响下,吸引了大量投资者参加。在这些投资者中既有收入较高的“白领”阶层、也有退休老人、下岗职工等弱势群体。

经调查,警方发现一些贵金属投资公司打着合法的旗号,实际自建平台,行情高低起伏的数字不是市场博弈的结果,而是人为操纵的数字游戏,投资者只会亏损不会赚钱。特别是此类公司的投资者从投资开户至交易过程均通过电话、传真、QQ传递资料、网络平台交易等方式操作,造成损失上当受骗后,相关的服务器电子交易数据和门户网站程序也已删除,证据无法固定,给警方定性处理追究法律责任带来难度。目前,萧山警方正会同监管部门积极开展行动,对调查中发现涉嫌诈骗、非法经营的公司,将依法坚决打击。(完)。

公司 姚某 鄢某

上一篇: 评论:抄袭处罚太轻才导致放肆的“借鉴”

下一篇: 阜阳人大原副主任受贿2929万获无期 情妇判13年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1.0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