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罗源县法院开通远程视频接访系统


 发布时间:2021-04-09 01:42:17

一对热恋情侣联手实施盗窃行动,短短一年时间,盗窃现金10余万元,结果共赴牢房。24日,记者从登封市人民法院获悉,被告人王应祥以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3万元。同案犯李文文则被法院以同样罪名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2万元。今年22岁的王应祥,是安徽省亳州市的一位农民。早在2012年9月,他来到河南省汝州市一家工厂打工时,结识了同厂女工李文文,并很快发展为热恋中的情侣。在憧憬美好未来的同时,两人深感依靠低微的工资,远不能达到结婚消费的要求,所以就商定另辟蹊径筹措钱财。下定“致富决心”后,经过辗转“市场考察”,王应祥发现盗窃“富”得最快,当即就制定出“晚间行动、联手偷钱”的计划。

据法院查明,从2012年11月2日到2013年11月3日,王应祥“领导”着李文文,利用夜色做掩护,采用女友望风,自己偷钱的方式,先后潜入登封市7户居民家中。共盗取现金11.6万元,两枚钻石戒指和一条钻石项链(共计价值5850元),及价值5122元的金牌一枚。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王应祥、李文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盗窃罪,故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决。(完)。

因此案涉及4名未成年人和个人隐私,法院依法不公开审理。庭审现场5名被告均不认罪,李某某当庭否认殴打杨某,否认与其发生性关系。今天上午9时20分,李某某监护人梦鸽突然出现在法院门口,上百名记者扛着长枪短炮冲破警方事先拉好的警戒线。面对各路记者的提问,梦鸽低着头一言不发,经过法院安检大门,办完入门手续后,她走上了二层的第17法庭。海淀区法院第17法庭是一个能够容纳上百人旁听的大法庭。与往日不同,今天这里安排了一名法警守护,众多记者被挡在了门外。在庭审现场,公诉人、被告人、法定代理人、辩护人及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均到庭参加诉讼。海淀区法院今日发布消息称,被害人杨某明确表示不出庭,依据刑事诉讼法第188条之规定,法院认为,被害人未到庭,并不影响本案的开庭审理。但李家法律顾问兰和则认为,杨某出庭有助于事实查清,有利于法庭调查。但是,两次庭前会杨某均未到庭,公检法不应对此回避,因此他认为,司法程序有瑕疵。据记者了解,在今天的庭审现场,涉案的5名被告均不认罪,其中的李某某当庭不承认殴打杨某,更不承认与其发生性关系,还称他当时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

梦鸽曾以组织卖淫、敲诈勒索而举报的酒吧工作人员张某今天作为证人出庭,他称,当天他喝多了,对杨女士所遭遇的伤害负有一定的责任,今天出庭作证就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针对被害方杨某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50万元的问题,李某某的律师陈枢表示,因为法院尚未认定案件的性质,也没有最终确定杨是否为被害方,现在谈民事赔偿为时过早。他还向记者透露,会为李某某做无罪辩护,并向法庭提供新的证据。由于案情复杂、涉案人员众多,此案庭审时间为期2天。(完)。

却因法律意识淡薄的当事人“任性”处置,最终演变成聚众斗殴。记者18日从重庆巴南区法院获悉,王某等7名被告人以聚众斗殴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到三年半不等。法院审理查明,2014年7月中旬,王某因雷某(另案处理)与赵女士有债务纠纷,遂同雷某将赵女士正在使用的一辆别克君威轿车强行扣押。牟某从赵女士处得知轿车被扣押后,与王某进行电话交涉未果,双方发生言语冲突,并约定当天在一陵园附近打架解决问题。随后,牟某邀约金某、邱某(另案处理)等人持木棒至约定点。傍晚,王某准备了砍刀,驾驶扣押的别克君威轿车也来到约定地点。双方相遇后,王某手持砍刀与金某、邱某等人发生械斗,牟某等人将王某追倒在地进行围殴,并致其受伤。经重庆市公安局巴南区分局物证鉴定所鉴定:王某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法院审理认为,王某等7名被告人破坏社会管理秩序,积极参与持械聚众斗殴,其行为已构成聚众斗殴罪,遂作出如上判决。

因使用“阳光呷哺”并在网站上进行团购,呷哺呷哺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呷哺呷哺”)以侵犯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为由,将北京窝窝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窝窝团”)和石家庄呷哺餐饮有限公司(简称“石家庄呷哺”)诉至法院。日前,经海淀法院判定,石家庄呷哺使用“阳光呷哺”系侵犯呷哺呷哺商标权,判决其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12万元。团购太相似引呷哺起诉 呷哺呷哺诉称,近期发现石家庄呷哺在窝窝团网站上以“阳光呷哺”的名义进行团购,极易误导消费者,认为该行为已构成共同侵权,严重侵犯了其商标专有使用权,同时构成不正当竞争,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二被告立即停止侵权、登报消除影响,并索赔82万余元。对此,窝窝团辩称,其主要为服务企业和用户之间提供平台服务,并非交易主体,且对石家庄呷哺的经营合法性尽到审核义务,故不存在侵权行为和不正当竞争行为。

而石家庄呷哺则辩称,涉案商标不是知名商标,“呷哺”是小火锅的通用名称,呷哺呷哺的经营方式也不是首创,认为该公司实为恶意诉讼。法院判石家庄呷哺侵权 法院审理后认为,首先“呷哺”并非通用名称,石家庄呷哺并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呷哺”二字已成为国家标准、行业标准规定的或者约定俗成的商品或服务名称,特别是没有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中国大陆特别是北方地区的消费者已经将“呷哺”二字等同于涮涮锅、小火锅。同时,经过呷哺呷哺长期宣传和使用,相关商标在火锅服务行业内已具有较高知名度,使得“呷哺”二字在闽南语、日语的“涮涮锅”、“小火锅”含义外,具有了标记商品和服务来源的第二含义。一般消费者在看到“呷哺”二字时,联想到的不是“涮涮锅”、“小火锅”,而是“呷哺呷哺”这一特定的火锅品牌。其次,石家庄呷哺在门店、餐具、饮料杯及相关团购宣传中,突出使用“呷哺”字样,攀附呷哺呷哺商标的主观故意明显,可能造成相关公众误认为“阳光呷哺”相关店铺系由呷哺呷哺开设,或者与呷哺呷哺存在合作等关系,构成对呷哺呷哺商标权的侵犯。

对于窝窝团,法院指出,石家庄呷哺使用的“阳光呷哺”字样与“呷哺呷哺”等商标近似,要求窝窝团对涉案商品是否构成商标侵权作出专业性判断,过于苛刻,缺乏法律依据,呷哺呷哺也未提交证据证明窝窝团存在主观过错,且窝窝团已对相关团购信息进行删除,故法院对呷哺呷哺有关窝窝团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不再予以支持。

法院 远程 视频

上一篇: 北京市公安局全面部署春节安保工作

下一篇: 男子不满情人提分手起争执 怒杀母女两人被抓获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