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20多名归国华侨落入恢复户籍陷阱 骗子获刑


 发布时间:2021-03-02 00:15:11

青海“9·19”强冲公路收费站今日宣判,被告人赵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余8人均被判处有期徒刑。12日上午,青海“9·19”强冲公路收费站案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审,赵宏胜等9名被告以故意杀人、妨害公务等罪名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法院今日作出一审判决。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赵某某、王甲、王乙、王丙、罗某某、韩某某、吴某甲、吴某乙、王某某为逃避高速路收费共同预谋冲卡,在大水桥收费站口集结后进行分工,并遮挡车辆号牌,由被告人王甲、王乙、王丙、吴某某下车对收费站工作人员进行阻拦,其余被告人驾车伺机冲卡,阻碍了收费站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履行职责,造成被害人孙某某被车辆碾轧当场死亡的严重后果,被告人王甲、王乙、王丙、罗某某、韩某某、吴某甲、吴某乙、王某某的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

法院认为,被告人赵某某在驾车伺机冲卡时,在明知车辆前方有多名收费站工作人员阻拦的情况下,不顾前方收费站工作人员生命安全,仍然强行冲卡,造成被害人孙某某当场被其驾驶车辆碾轧致死的严重后果。被告人赵某某在妨害公务的过程中,造成被害人死亡的结果,应按牵连犯的原则,重罪吸收轻罪,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赵某某、王甲、王乙、王丙、吴某甲、罗某某、吴某乙、韩某某、王某某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认充分,罪名认定正确,法院予以支持。

被告人韩某某因强行冲卡,其驾驶室两侧玻璃被收费员砸坏,停车后持撬胎棒与被告人王丙追赶、威胁收费站工作人员;被告人王乙、王甲、王丙在被告人赵某某的车辆停至收费亭时,上前强行拉扯、推搡在车前阻拦的收费站工作人员;被告人罗某某在韩某某围攻收费亭时乘机冲卡;被告人吴某甲在到达收费站后,依据分工下车,欲阻拦收费站工作人员堵截车辆,积极参与围攻收费站工作人员;被告人吴某乙、王某某在收费站工作人员被碾轧后,因车道被收费站工作人员封闭,在收费站工作人员的引导下从其他车道缴费通过。

被告人韩某某、王甲、王乙、王丙、罗某某、吴某甲、吴某乙、王某某在共同犯罪中地位相同,作用相当,无主从犯之分。被告人王甲、王丙、吴某甲、罗某某自动投案,属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王甲、王乙、王丙、吴某甲、韩某某、罗某某、吴某乙、王某某积极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量刑时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赵某某、王某某的辩解理由和各被告人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法院不予采纳;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部分诉讼请求成立,法院予以支持。

法院最终判决,被告人赵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韩某某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二个月;被告人王乙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一个月;被告人王甲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八个月;被告人王丙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八个月;被告人吴某甲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八个月;被告人罗某某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八个月;被告人王某某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八个月;被告人吴某乙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八个月。

此外,各被告人共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丧葬费、住宿费、误工费、交通费、整容费、殡仪车租赁费共计97733.5元,由九被告人各承担10859.28元,于判决生效后一次性付清。

文三路上车水马龙,学军中学的学生刚刚晚自习下课。吴某,安徽人,42岁,曾坐过9年牢,2010年出来后工作不好找,在姐姐厂里干了段时间又遭遇亲情危机,交了个女朋友条件比自己好很多。他筹划了很久,想通过一起简单而完美的抢劫案“赚”到钱证明自己。那天晚上,他明明看到是一个女人独自钻进驾驶室,拉开后车门钻进后座,却发现旁边是女人的老公,前座是女人上高三的儿子,他彻底懵了。昨天,吴某受审,涉嫌罪名“抢劫”,而且可能会获重刑。他为什么抢劫 吴某个子不高,面孔消瘦,脚上绿色的球鞋格外醒目。吴某有案底,2001年因盗窃罪被判15年有期徒刑,2010年假释出狱。社会上工作不大好找,吴某就到二姐的工厂帮忙,一度干得不错。但那个时候,他总感觉到“二哥老是无端指责我”,吴某想,二哥是不是觉得自己是来分钱的? 后来,吴某结识了一个女朋友,但是女友无论工作条件都比自己好。他想开个汽车美容店,找兄弟姐妹借了一圈钱,没有成功。庭上,吴某说觉得家人看不起他,而且“社会上也不欢迎自己这样的刑满释放人员”,所以他需要证明自己,用钱证明自己。

他为什么选择在学校门口动手 吴某不是激情犯罪(指临时起意),而是蓄谋已久。这是公诉人强调的一点。据说,吴某在今年2月份,也就是行动前的两个月,就已经买好了匕首和仿真枪。吴某的计划是劫持一个开车的女人,用凶器胁迫她开到偏僻处,交出银行卡说出密码,简单而完美。那天,吴某戴着假发,口袋里揣着他的凶器和胶带纸,租了辆车在市区里转悠,“其实我刚开始很犹豫,也没有具体目标,晚上8点多的时候,晃到了文三路上,看到这里停着很多车,就决定下手了”。当时蒋女士来接上高三的儿子下课。其实当吴某把目标选定蒋女士时,她已经接到儿子,她的丰田车里,副驾驶室坐着儿子,后座坐着老公。只不过这一切,慌乱的吴某在昏暗的环境下都没有发现。正当蒋女士准备开车时,左侧后车门被一把拉开,一个男人一手拿枪一手持刀就这么钻了进来。当时的镜头是多么尴尬。之后,就是万分混乱了。他有三项加重情节 公诉人提出,吴某扎了蒋女士老公七八刀,妈妈和儿子在助战过程中都受了伤,后来吴某逃跑路上还砍伤了一个女学生。吴某说当时他彻底懵了,“前面的年轻男子过来夺我的枪,旁边的中年男子又箍着我”,吴某说他只好拿着刀胡乱挥舞,根本记不得扎了几刀。

庭上,吴某边说还边比划,末了,还把手放在牛仔裤上擦了几擦。当老公和儿子在车里与吴某搏斗,蒋女士跳出车外大叫“抢劫!抢劫”。学军校门口的保安抄起一根废弃钢管冲上去,保洁员宋师傅和两个市民逼上前去,两位在附近执勤的交警也加入了进来。吴某仓惶而逃,一路狂奔中,感觉撞上了人,“我当时真的很想死,就拿刀挥了挥,后来才看清是个女学生”。受伤的人又增加了一个。公诉人说,吴某至少有三项加重情节,持械、致人重伤、累犯。而且那两名高三学生后来高考也因为心理上的不安全感而大受影响。吴某的辩护人京衡集团律师陆玉婷说,吴的性格有点倔,有点偏激。她曾代表吴某联系过受害人,想通过赔偿获取些许谅解(法律上,如果受害者出具谅解书能使法官在量刑时有所考虑),但受害人说,“不必了”。昨天法院没有当庭判决。按吴某的情节,至少十年以上,也很有可能是无期。

归国华侨 户籍 吴某

上一篇: 重庆进口葡萄酒市场“百花齐放”

下一篇: 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