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怀德:中纪委会议释放反腐新思路 或出台新举措


 发布时间:2021-02-24 00:00:14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间谍法》于1日起实施,取代施行21年的国家安全法,突出了反间谍工作在当下的特点,成为国家反间谍工作和保障公民、组织合法权益的法律基石。随着近期各项法律密集修法或颁行,法治中国全面提速。而法律从纸面到实施,首先需要公民去了解,这突显出普法工作的重要性。提到反间谍,也许一般人认为这只是电影、电视里才会出现的内容,同老百姓的生活相距甚远。但仔细研读法律条文后,不难发现其中不少与你我的日常行为息息相关。与外国人交往,电子通讯工具的使用,涉密资料的保存、携带,这些反间谍法涉及的内容,其实就在人们身边。推而广之,随着法治中国大时代的开启,法律成为人们生活的“空气”,法治信仰的建立,不能只靠媒体的单方面宣传。

作为公民,既然有知法守法的义务,有法律明文保护的各项权利,就有必要熟悉并关切涉及自身利益的法律条文。然而,推进法治社会建设如火如荼的当下,可能连法学学生也很难抽出时间通读、研究一部法律,遑论一般人。从万法之母的宪法,到各个部门法,再到地方适用的条例、规章,法律典籍是法治的第一体现形式,更是赖以生存的基础,纵然汗牛充栋却条分缕析。作为公民,工作面试时需熟悉劳动法,处理交通事故时应熟悉道路交通安全法,在谈生意时更应了解合同法,即便仅仅是对条文的理解,也是学养的体现,背后则深刻反映出对权利的坚守,对义务的恪守。客观上说,法治风尚与信仰并不体现于普通民众对法律条文有多么深透的了解,但这并不等同于“一问三不知”。

公民不可能随时有律师做伴或典籍在旁,那么试问在权利遭受侵害时,怎样在第一时间保障自身权益?如何搜集证据、如何据法力争,这些在未来应该成为“本能”的法律意识,都源于对法律条文熟悉并领会。“国皆有法,而无使法必行之法”,这恰恰显示出法治宣传的重要性。我国普法工作已经进入“六五”阶段,虽然经过近30年的努力,公民法律意识有了质的提升,但法治宣传方式依旧以灌输为主,缺乏双向沟通互动,导致普法成本居高不下,普法工作事倍功半。健全普法宣传教育机制,需要各级党委和政府加强领导,不能因为时效长、见效慢便等闲视之。宣传、文化、教育部门和人民团体则要在普法教育中发挥职能作用,通过法律工作者的努力以及普法讲师团、普法志愿者队伍建设,用多种形式、新媒体手段去教育人,真正将法治教育融入社会前行的步伐,切实提高普法的实效。

法律的权威源自人民内心的拥护和真诚的信仰。因此,知晓并运用法律,这不仅是法官、律师们的工作,对于公民来说,口中、脑中的一句句法律条文,恰恰是增强法治观念的第一步。正如卢梭所言,“规章只不过是穹隆顶上的拱梁,而唯有慢慢诞生的风尚才最后构成那个穹隆顶上的不可动摇的拱心石”。也只有在将知法的“拱梁”搭起之后,我们才有资格去谈如何构成法治信仰的那块“拱心石”。(记者郑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配偶子女从事律师职业的法院领导干部和审判执行岗位法官实行任职回避的规定(试行)》(以下简称《规定》)正式颁布并在全国法院统一施行。这一制度的出台,积极回应了人民群众对司法廉洁问题的关切,在法官私人利益与社会公共利益最容易发生冲突的关键部位打造了一道“廉政隔离墙”,有利于维护司法公正和司法廉洁,提升法院形象和司法公信力。制定任职回避制度的过程 《规定》出台,绝非一时的心血来潮或突发奇想,自2009年以来,就有一些地方法院针对个别司法不公的案件中暴露出来的问题,相继探索建立了法官和律师互为亲属的一方退出机制。地方法院在实践中创立的这一机制,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的高度重视,王胜俊院长曾多次作出批示,明确指出“规范法官与律师关系和建立法官配偶为律师的一方退出机制,是加强法院反腐倡廉制度建设的一项重要工作,对保障队伍公正廉洁执法是一项源头性、根本性、基础性的工作。

随着反腐倡廉形势的发展和人民群众的日益关切,总结地方有益经验,建立全国法院统一施行的任职回避制度已成为当前的一项紧迫任务。” 2010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组成课题研究小组,对各地法院建立“一方退出机制”的做法开展了专题调研,同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启动了《规定》的起草工作,在广泛征求中央有关部门和地方法院的意见并反复论证修改后,最终公布施行。制定任职回避制度的意义 法官与律师都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力量,由于在诉讼活动中的职责分工不同,二者之间必须保持适当的距离,形成相互独立、相互尊重、相互合作、相互监督的良性互动关系,从而共同推动司法公正。但在当前的司法实践中,却有极个别法官利用其配偶子女从事律师职业的便利条件,相互勾结谋取不正当利益,严重损害了案件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同时也严重损害了司法的公正性和公信力。

司法回避是举世公认的防治司法腐败的重要措施,而任职回避制度则是在现有回避制度之外,再造了一道防止利益冲突的“隔离墙”,这对于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防范司法不廉、维护司法公正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因此,任职回避制度的建立,是对司法回避制度的完善和补充,不仅有利于引导法院领导干部和办案法官增强廉洁自律意识,有利于从源头上减少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的发生,同时彰显了人民法院预防司法腐败、维护司法公正的决心和信心,有利于消除人民群众对法官与律师关系的疑虑。制定任职回避制度的依据 任职回避制度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和《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及中央关于防止利益冲突的一系列规定作为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规定,公务员执行公务时,如有涉及本人利害关系及其他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情形,应当回避。《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规定,法官应当清正廉明,忠于职守,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中共中央于2010年1月印发的《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明确规定了党员领导干部不得“允许、纵容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在本人管辖的地区和业务范围内个人从事可能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经商、办企业、社会中介服务等活动。”同时,中央纪委还曾于2000年至2001年期间先后印发了关于“不准在领导干部管辖的业务范围内个人从事可能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经商办企业活动”的三项制度规范,明确规定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违反规定个人从事经商办企业活动的,或者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退出所从事的经商办企业活动,或者领导干部本人辞去现任职务或给予其组织处理”,并明确规定经商办企业活动“包括开办律师事务所、代理诉讼案件等有偿社会中介和法律服务活动”。

最高人民法院建立的任职回避制度正是根据上述规定,并结合人民法院的工作实际制定的。任职回避制度的主要内容 《规定》要求:凡人民法院领导干部和在人民法院审判、执行、立案、审判监督、国家赔偿等业务岗位工作的法官,其配偶子女在其任职法院辖区内开办律师事务所、以律师身份为案件当事人提供诉讼代理或者其他有偿法律服务的,应当实行任职回避;人民法院在选拔任用领导干部和补充审判、执行、立案、审判监督、国家赔偿等业务岗位工作人员时,也不得将具备上述任职回避条件的人员作为拟任人选。为了防止人员更替给办案工作带来较大的影响,同时考虑到因任职回避退出现有岗位的人员需要有一定的时间妥善安置,《规定》明确:在本规定施行前具备任职回避条件的人员,应当在本规定施行之日起六个月内主动提出任职回避申请,其所在法院应当在十二个月内为其办理职务变动或岗位调整手续;在本规定施行后具备任职回避条件的人员,应当在其具备条件之日起一个月内提出任职回避申请,其所在法院应当在其申请期限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为其办理职务变动或岗位调整手续。

为了确保此项制度能够不折不扣地落到实处,《规定》还明确了对违反任职回避人员的惩戒措施:凡具备任职回避条件的人员在规定期限内不主动提出任职回避申请,应当在申请期限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按照程序免去其领导职务或将其调离现有岗位;凡具备任职回避条件的人员有隐瞒其配偶子女从业情况、弄虚作假规避任职回避以及拒不服从组织调动等情况的,应当酌情给予批评教育、组织处理或纪律处分;对于法院领导干部或法官的配偶子女表面上不在所限地域内从事律师职业,而暗地里仍在所限地域内从事律师职业的,应当责令该领导干部辞去领导职务或将该法官调离现有岗位,该领导干部或法官对其配偶子女的行为知情的,还应当同时给予其相应的纪律处分。

本报记者 罗书臻。

马怀德 制度 法治

上一篇: 因噪音起纠纷 男子打闹中被建筑垃圾压伤

下一篇: 山西晋中市纪委通报9起县处级干部违纪违法案件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57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