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让女友写下空头借条 分手后要求还150万(图)


 发布时间:2021-02-25 08:33:16

男子持刀潜入邻家制造一死一伤惨剧。记者11日从重庆梁平警方获悉,潜逃8年的邓某终投案自首,现已被刑拘。2005年,家住梁平县明达镇的邓某因邻里纠纷对村民袁某怀恨在心,伺机报复。同年11月23日晚,邓某持刀潜入邻家将袁某砍死、怀有9个月身孕的袁某妻子杨某砍成重伤后潜逃。案发后,民警现场勘查提取到重要痕迹物证,并成立专案组对邓某进行抓捕。8年来,专案民警先后奔赴四川、西藏、湖北、山东等地核查线索寻找突破口,可由于此案可利用的信息少,抓捕工作无法顺利开展。近日,警方通过梳理前期工作情况,围绕逃犯家庭成员、社会关系及可能藏匿的地点深入分析,一方面主动上门做邓某亲属的思想工作,一方面在邓某可能的落脚点及逃跑主要路线蹲守。邓某最终主动向警方投案自首。经审讯,邓某对杀人及伤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邓某交代,案发后,其潜逃至山东,一直化装成社会底层人员,以捡破烂为生,并化名刘某以逃避追捕。目前,犯罪嫌疑人邓某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他告老板不缴纳社保,老板反告他借钱不还。一起标的额仅4000元的民间借贷纠纷,支出了3000元的鉴定费。向某在北仑一家公司打工,去年年底,他将公司老板张某诉至法院,称自己进入公司五年,双方未曾签订劳动合同,老板也不及时支付工资等各类款项。他以张某不为他缴纳社保为由解除了劳动关系,但仲裁委却只要求张某补缴两年的社保和最后两个月的工资。如今他起诉到法院,是要求张某补缴五年来的社保、年休假补贴等多项资金,总计十余万元。在向某起诉后不久,法院又收到了张某的起诉状,他说,半年前,向某称生活困难、难以周转,分两次借款500元和3500元,共计4000元,并随后出具了两份借条,约定发放工资后归还。

不料之后向某就开始张罗解除劳动关系的事情,始终没有归还借款。向某起初称,自己并没有借钱,是张某在一张骗他签了字的空白纸上随意填写了内容。张某则反驳,称因金额较小,起初并未出具借条,第二次借钱之后,向某也不愿写借条内容,“我自己写好内容,然后他才在借条上签字,说从工资中扣除好了”。庭审过程中,向某一直强调:“借条是假的,不是我签名的,我要求笔迹鉴定。”承办法官考虑到案件标的额才4000元,如果需要鉴定的话,鉴定费高达近3000元,于是尝试给双方做工作,但他们均坚持笔迹鉴定。随后,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结论是,两份借条中的签名都是向某所写的。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某提供的两份借条都是原件,虽然向某认为借条上的签名并非本人所签,但不能提供相反证据证明其主张,结合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法院判令向某归还4000元借款。

就这样,仅仅只有4000元标的的民间借贷纠纷,向某单单鉴定费就支出了近3000元。如今,他不服判决,又向宁波中院提起上诉,静候二审。(通讯员 黄宇)。

小艳(化名)回家后,在家门口看到一张来自法院的“限期履行通知书”,根据一张借条所写金额,要求小艳偿还前男友袁某150万元。小艳很意外也很气愤。她说,欠条确实是自己写的,但真正欠钱的却是袁某。小艳说起缘由:1年多前,自己在袁某的要求下写下这张“空头借条”,之后与袁某断绝关系。没料到,袁某拿着这张借条向法院起诉并获胜,而小艳完全不知诉讼这回事。目前,芙蓉区检察院已对该案提请抗诉,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由芙蓉区人民法院对该案重审。人物关系图 她 小艳:法院判决其向前男友袁某还150万元。她的前男友 袁某:要求小艳还150万元。目前因另一起案子被警方网上追逃。阿刚:台湾人,与小艳确立恋爱关系后汇款150万给她购房。阿强:与袁某谈判中自断手指。(均为化名) 女方说法 不知所措中写下150万元借条 2008年,20岁出头的小艳与袁某成为恋人。用小艳的话说,袁某是她“曾经的最爱”。在一次争吵中,袁某甚至主动给小艳写了一张借条,内容为“今借到小艳人民币现金200万元整”,以示忠诚。小艳把借条放在床头柜中,再也没去看过。但2009年底,两人因感情不和分手。2010年3月,小艳从长沙坐飞机到台湾探亲。飞机上,小艳认识了台湾人阿刚(化名),之后两人建立恋爱关系,阿刚决定定居长沙。

回长沙后,小艳收到阿刚汇来的150万元购房费。但不久,前男友袁某找来了,他已经知道阿刚与小艳相恋并汇款购房的事。小艳说,“他不断讨好我,时时来家中看我,我当时还把他当朋友。” 2010年底,小艳在袁某的劝说下,从购房款中拿出60万元借给袁某,袁某答应一个月后归还。还款期到了,袁某却没还钱。小艳催款,“这笔钱是用来买房的,我担心阿刚知道后责怪我”。袁某一直拖延,还告诉小艳,“如果阿刚追问,就说欠了我的钱”。袁某写了一份答应还钱的承诺书,同时要求小艳写了一张“向袁某借款150万元”的借条。“我缺乏社会经验,他又是我曾经的最爱,钱也借出去了,我当时完全不知所措,也就相信了他”。小艳说,自己亲笔写了这张借条,亲笔签了字。小艳说,之后袁某开始不接自己电话,去要钱还受到恐吓。她换了电话号码,与袁某断绝了联系。小艳也因为这一系列事情,与阿刚分了手。而在后来检察院做笔录时,袁某坚称“是小艳借了自己150万元”。法院判决 男方用借条起诉,法院判其胜诉 小艳说,她没料到袁某会拿着那张150万元的借条,向法院起诉要她还钱,并且胜诉了,“我并不知道有这么个诉讼,也没有收到法院的文书。” 根据芙蓉区检察院的调查,2011年6月14日,袁某向芙蓉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2011年10月14日,芙蓉区人民法院在小艳缺席的情况下作出民事判决,判决结果为:小艳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袁某返还借款150万元,并支付利息。在检察院做笔录的过程中,袁某说,“小艳确实借了自己150万元”,他否认向小艳写过任何借条和承诺书。小艳回家找到当初恋爱时袁某写给自己的200万元借条,却发现已被换成复印件。小艳说,接到判决书后,她十分气愤。2012年3月20日,她约袁某见面谈判,没料到见面时袁某带了十多人。小艳在对方的威胁下,在袁某拿来的一份《和解协议》上签了字。检方调查显示,小艳签《和解协议》的当晚,小艳当时的男友阿强(化名)得知后,找到袁某谈判。阿强说,袁某带了很多人,并威胁说会砍断他的手脚。阿强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用菜刀砍断自己左手的两根手指。事发后,阿强向警方报案。11月20日,记者见到阿强,他断掉的手指已经接上,快痊愈了。他说,小艳是个单纯的女孩,自己现在已与小艳分手,但还在为小艳的事奔走。小艳在电话里对记者说,目前自己正在打点滴治病,心情很糟,不想多说。小艳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子,人也漂亮,没有心机,但没想到突然出现这么多事情,很遗憾。我会帮她打这场官司。——小艳前男友阿强(化名) [检察院调查] 法院判决“存在程序瑕疵” 2012年5月初,小艳将此事反映到芙蓉区检察院,提请抗诉。

检方调查后认为,芙蓉区法院的这个民事判决确有错误,该案系“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情形,当事人小艳一直居住在长沙某小区,网购邮件都能寄到家中,芙蓉区法院的专递邮件却以“电话空号,地址无此人”为由退回寄件人,导致小艳未能收到相关法律文书的责任不在于小艳。另外,尽管2011年7月芙蓉区法院在《法制日报》对小艳公告送达相关法律文书,但这种公告方式不能保证让一个普通公民所知悉,“长沙市芙蓉区法院没有核实小艳是否真的不住在某小区的家中,就以缺席审理的程序作出判决,存在重大程序瑕疵。” 同时检方还认为,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充足的证据支持,双方当事人就该150万元没有发生真实的借贷往来。目前此案抗诉正在进行中。案件承办人说,袁某涉嫌诉讼诈骗,但由于这不算刑事案件,因此没有对袁某采取强制措施。11月20日,记者从芙蓉区警方获悉,目前袁某正因涉嫌另一起案件被警方网上追逃。以欺诈等方式让人写欠条受损害方有权请求撤销 长沙市法律援助中心副主任王剑:在实际生活中经常见到的借条、欠条,在法律上属于民间借贷关系。民间借贷属实践性合同,也就是说,只有借款交付事实真实发生才生效。

在这起案件中,小艳提出自己虽然出具了一张150万元的借条给前男友,但并没有实际发生借贷事实,那么该借条的合法性需要进行审查。湖南万和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健:欠条除借贷关系外,伤人赔偿、买卖关系欠货款等都可能形成。这些条子只要书写规范,都受法律保护。但有这么几种情况,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乘人之危(例如在对方醉酒情况下要对方签字),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书写的借条、欠条,受损害方在一年之内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李健提醒,双方在写借条、欠条时,应描述清楚债务关系产生的来源,准确描述双方产生的法律关系,以防范被责任人恶意诉讼抗辩。可以尽量要求债务人提供相应担保。若有可能,最好请律师见证或公证,保障其法律效力的同时,也能有效增进债务人还款的积极性。(记者吴可 通讯员徐卓 李永勇)。

小艳 袁某 借条

上一篇: 公安部部署全国百城禁毒会战 严打毒品违法犯罪

下一篇: 重庆进口葡萄酒市场“百花齐放”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