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锤杀女友及其母亲 因怀疑其与自己友人好上


 发布时间:2021-03-01 00:31:32

仅靠一包黄土和一包黄铜,3名骗子利用这两件不搭界的道具,窜行于合肥、杭州、南京、镇江、常州5城市行骗,连续作案31起,涉案价值10万余元。昨天上午,记者从南京浦口警方获悉,这一屡屡实施调包行骗得手的诈骗团伙被破获。买的黄铜付完钱变黄土 今年4月中旬,位于江北浦口汤泉一家废品收购站里,店主李某向浦口公安分局汤泉派出所报案称,刚刚有两名男子驾驶一辆轿车到店里兜售一麻袋废铜丝,双方当场共同验看货物后,经过讨价还价计量计价后以2700元成交。然而,就当李某付完钱后,两名男子驾车离开,李某拖起袋子准备送往仓库时,却发现有些不对劲。原本看得清清楚楚的整麻袋的铜丝,竟然一眨眼就变成了一麻袋的黄土。就当警方受理此案时,又接到辖区另一家废品收购站店主的报案,案情基本类似,同样是以废铜变黄土的诈骗把戏。麻将档擒骗子人赃俱获 被骗的店主李某告知警方嫌疑人是驾驶一辆黑色轿车,双方验货时,对方还给自己递了根烟,说是尝尝湖北老家的香烟。警方根据作案的手段和人员特点迅速进行网上分析,发现类似团伙成员的案件除南京外,在镇江、常州,包括邻省的合肥、杭州均有发生。

在警方对类似案件信息的全面梳理后,一辆车主是湖北人但却悬挂安徽籍牌照的车辆进入警方的侦办视线。在当地警方的大力配合下,实际使用该车的湖北籍男子陈林被浦口警方在市区一小区内的麻将档中擒获,陈林向警方交待了同伙刘阳和吴东。警方还在小区内找到了犯罪团伙作案用的轿车,在车上后备箱中还有两包用于诈骗的道具——黄土和黄铜。黄土黄铜车里调换诈骗 记者了解到,犯罪嫌疑人之所以频频得手,其作案套路也是经过精心选择的。据供述,他们选择的作案对象,一般是通过简短的交流,试探店主是否爱贪小便宜,这样的人容易上当。如果警惕性比较高的,行骗不易成功,他们则提高要价,自然,交易会泡汤。作案工具是数个完全相同的外包装袋,其中一包是黄铜,另一包是黄土,二者重量相差无几,易于迷惑受害人。为了取信于店主,据犯罪嫌疑人招供,他们一般两人以上外出,每人都手拿着工地上的安全帽,衣着也打扮成民工队负责人模样,这样易于和废品收购站人拉近关系。收废站老板肯定会出比较低的价格,这时就借口价格太低不能卖为由将黄铜拿回后备箱中。

这时同行人会假装生气吵几句,一个同意卖掉,一个不同意。吵几句后,其中一人就会从后备箱中将放着黄土的那个袋子拿出来给店主,表示就这价格卖了。由于外包装袋子和重量都一样的,又是在很短时间内且人未离开,店主一般不再查验就付钱了。等店主发现里面其实只是一包黄土时,他们已经开车走远了。(文中人物系化名)(王强 梅建明)。

阿郎(化名)参加完婚宴后,又和朋友到KTV唱歌,接着去酒吧喝酒。在酒吧里,他认识了女子小雪(化名),并约去吃夜宵,此时已是第二日凌晨约四点,男子刘某也参与,小雪说,刘某是她的“朋友”。其实,这两人是夫妻,但小雪避而不谈,千方百计转开话题。刘某忍不住,与阿郎打了起来,被劝。哪知,阿郎等人出门时,刘某又来追打。阿郎跑向附近小区。刘某离开。坠楼事件 阿郎就在不远处的小区车库里。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到顶楼的。4月20日凌晨5时许,阿郎(化名)坠楼,当场死亡,全身他只穿了一条短裤。4月20日凌晨5时许,一名男子在湖滨南路的某小区坠楼,当场死亡。这名26岁的年轻人叫阿郎(化名)。那天晚上,他还参加了同学的婚宴,兴奋地与大伙儿又唱又跳。几小时之后,他就坠楼了,掉在一楼店家的挡雨棚上,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短裤。经查,他当晚曾与一刘姓男子发生争执,还被殴打。

警方认定,刘某打人与阿郎坠楼之间没有因果关系,对刘某进行了行政处罚。阿郎的父亲老连认为罚得太轻,将厦门市公安局思明分局告上法庭。近日,思明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认定警方的侦查环节没有问题,处罚得当,驳回老连的诉讼请求。据悉,老连正在展开上诉。案件 坠楼前曾与人起争执 事发前的那个晚上,阿郎跑了好几个地方。在集美参加完婚宴后,他又和朋友到KTV唱歌,接着去湖里区的一家酒吧喝酒。在酒吧里,他认识了女子小雪(化名),相约一起去莲坂某火锅店吃夜宵,当时大约是凌晨四点。男子刘某也参与,小雪说,刘某是她的“朋友”。吃火锅时,阿郎一直追问小雪和刘某的关系。其实,这两人是夫妻,但小雪一直避而不谈,还千方百计转开话题。一旁的刘某忍不住,与阿郎扭打了起来。小雪见事不好,赶紧和店员把两人拉开,把刘某先劝下楼。没想到,阿郎等人出门时,刘某又来追打他们。

阿郎向附近的小区跑去,刘某就转而追其他人。这时正好有出租车开来,小雪赶紧劝刘某上车,就此离开。朋友没找到阿郎,还以为他先行回家了,可其实阿郎就在不远处的小区车库里。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从地下车库上到顶楼的。凌晨五点多,他坠楼身亡。原告 警方行政处罚太轻 案发后,厦门市公安局思明分局迅速展开侦查。办案人员调阅了案发时各处的监控录像,包括火锅店内、附近酒吧和小区内部,并询问了店员、小雪和居民等目击证人,最终把目光锁定到了刘某身上。“我的确打了他,但没有追着他进车库。”刘某对自己打人的行为供认不讳,但也一再强调自己很快就和小雪离开了,后面的事情他都不清楚。调查人员认为,刘某动手打人固然不对,但与阿郎的死亡之间没有因果关系。据此,思明公安局对刘某进行了行政处罚,拘留10日并处罚款500元。这样的结果让阿郎的父亲老连无法接受。

他觉得,儿子是被“吓坏了”。刘某的追打和恐吓都让阿郎惊恐不已,才会手足无措奔跑逃避,最终从高楼上掉下。因此,儿子的死,与刘某逃不开关系,他应该受到更严苛的制裁。他向公安局提起了行政复议,但复议结果仍是维持原处罚决定。于是,老连将思明分局告上了法庭,请求撤销行政处罚决定,并追究刘某的刑事责任。一审 警方办案程序合法 近日,思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法官认为,老连的诉讼请求应一分为二地处理。他请求撤销行政处罚决定,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归法院管辖。至于刘某是否涉嫌犯罪,则仍属公安机关刑事侦查活动范围,无法放在行政诉讼案件里受理。因此,法院只能就行政处罚决定的合法性问题作出判决。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行政处罚事实是否清楚,法律适用是否准确,已经量刑是否适当。法庭认为,思明分局作出处罚决定的程序合法,并无不当。同时,调查搜证很充分,公安有充足的证据认定刘某与阿郎之死间没有因果关系。

在量刑时也不存在处罚过轻的情形。因此,法院判决驳回老连要求撤销行政处罚决定的诉讼请求。据悉,老连已经提出上诉。(记者 谭欣妮 通讯员 杨长平)。

小雪 警方 樟树

上一篇: 男子午夜找好友讨欠款 言语不合起冲突捅死好友

下一篇: 原贵州遵义书记廖少华获刑16年 收受财物1324万元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5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