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安新超生女婴被抱走案”二审将于20日开庭


 发布时间:2020-11-28 02:53:39

富平贩婴案在渭南市中级法院公开审理。在庭审过程中,审判长指出,张淑侠在6起拐卖婴儿案件中,多次将婴儿卖给同一个人潘某串。对此,张淑侠表示,她直到案发前才对潘某串买孩子的动机产生了怀疑。审判长:潘某串屡次找你买孩子,都说是收养孩子,你就没有怀疑吗? 张淑侠:到最后(案发前)我才开始怀疑他的。张淑侠在接受审判长询问时说,因为潘某串多次声称自己的亲戚、朋友因为各种原因想要购买婴儿,所以才屡次找她,而且每次潘某串均表示对方的家庭条件非常好,孩子不会吃苦。为了打消张淑侠的疑虑,潘某串还用“做善事”的名义来蛊惑她。“他说这些年因为帮别人的家庭找孩子,做了善事,他的身体都比以前好多了,腿都不疼了。”张淑侠说。(人民网陕西频道新闻调查部)。

4岁的小女孩益益在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以下简称“儿希会”)北京寄养点去世。一直质疑益益死因的网友吴旭新,在其新浪微博发布了一张尸检现场的图片,被有网友误为贩卖人体器官。昨日,儿希会称不存在虐待孩子,并公布尸检结果予以澄清。孩子寄养点离世 1月29日,新浪实名认证的微博“吴旭新”发微博,向儿希会质疑益益的死因。该微博附了两张图,一张为吴旭新此前去寄养点探视孩子的照片,另一张为益益的解剖现场图。第二张图中可以看到,被剖开的尸体躺在一张花格子床单上,一双戴着白色塑胶手套的手从腹中捧出人体器官,场面极为血腥。关于解剖现场的微博引起网友关注。截至昨日上午,转发次数上万,有网友在看到图片后,误以为是贩卖人体器官,并就此追问儿希会。事实上,此前吴旭新就在微博上质疑益益的死因。她告诉记者,此前她是儿希会的志愿者,在益益寄养在儿希会期间多次探视过,并亲眼见到益益在寄养点“被绑,胳膊脱臼”,同时她还发现寄养点的老师有打骂孩子的现象。2011年12月9日,4岁的益益在儿希会的寄养点去世。

得知此事后,吴旭新发微博向儿希会负责人张雯提出质疑,但对方将其拉黑,始终未作解释。生前遭虐待患病 早在两年前,益益的遭遇已被媒体关注。2010年5月14日,浙江湖州市德清县红山村一间出租房里,只有3岁的益益和5岁的姐姐小菊在家。母亲李世敏回家后,发现床上、地上乱洒了牛奶,一脚踢在益益肚子上,益益跌倒后,头磕在床柜的尖角上,当即昏倒。这次重伤后,益益在医院昏迷数月,并引发双目失明,脑部严重受损,右脑萎缩,也不能说话。当年6月26日,“宝贝回家”公益机构杭州志愿者“战斗机”将益益接至杭州万事利医院治疗。考虑到北京的医疗条件发达,11月20日,“战斗机”与儿希会取得联系后,乘飞机将益益送到北京。晒尸检报告回应 昨日,记者赶往儿希会位于朝阳区何各庄的寄养点。这里房间干净整洁,康复室、洗漱间相对独立,有志愿者专门照顾孩子。儿希会负责人张雯表示,益益不存在被虐待的情况,所谓的“被绑”是坐在康复椅上,并由上面自有的带子固定。她说,病儿在康复治疗的过程中会产生疼痛而大哭,容易被志愿者误解为挨打。

但她同时承认,此前有人反映工作人员在管教小孩时有打骂行为,她不能保证没有这种情况,但始终力图杜绝这种现象。张雯向记者出示了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尸检报告。报告显示,益益的死亡符合重度脑积水、脑萎缩合并弥漫性泛细支气管炎致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张雯称,报告是昨天才拿到的。记者注意到,尸检报告的落款为2012年1月20日,当时吴旭新已在质疑死因。张雯称,当时她看到了尸检报告,但鉴定单位的负责人签名不齐,为慎重考虑,才没有提前发布尸检结果。另外,她并不是质疑后才将吴旭新的微博拉黑,而是因双方早有纠葛早就将她拉黑。昨日,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法医部门负责人胡先生表示,12月17日,他们为益益做了尸检,结论表明是正常因病死亡。照片传播者遭质疑 张雯还表示,吴旭新未征得益益的家长和委托监护人同意,就在微博上传播解剖现场的图片,对儿希会名誉造成不良影响,就此,她已向警方报案。而吴旭新则在微博上表示,她对孩子的照片已作过处理。记者联系上“宝贝回家”负责人张宝艳。她说,由于和益益家庭关系密切,志愿者“战斗机”旁观了解剖过程,吴旭新转发的益益解剖现场的图片就是他所拍摄。

益益去世后,“战斗机”遭他人误解,小范围地在QQ群发布了此图,经过多次传播,图片出现在微博上。昨晚,一直救助益益并旁观尸检的志愿者“战斗机”作出回应。他称,很不幸地看到,有人利用益益解剖的照片误导公众。晨报96101热线新闻 记者 李显峰。

院方称死于感染 泉州卫生局成立调查组 泉州消息:昨天,网爆福建泉州“新生婴儿放保温箱,温度太高被活活烤死”,微博中一并贴出女婴皮肉开裂的后背照片。目前,医院与女婴家属在女婴死因方面各执一词。泉州市卫生局18日晚通报:“泉州市卫生局已组织由省、市两级专家、卫生管理、纪检监察及临床、检验等人员组成的调查组进驻泉州市儿童医院,封存相关病历和患儿使用过的恒温箱等,对该患儿的救治过程及相关情况进行全面调查和认真分析。” 女婴的父亲叶怡龙证实,女儿叶琬楦6日中午在泉州市儿童医院出生,因生产时间太长,出现缺氧症状,经医生建议,留在新生儿救护中心恒温箱观察,“一个疗程大概需要10天”。但是17日上午8时15分,医院传来噩耗,孩子已经过世。家属向记者透露,儿童医院一吴姓副主任医师曾告诉他们,孩子是死于感染,但该说法遭到了强烈质疑。因孩子的背部皮肤类似烧烫伤,家属怀疑,孩子是因为恒温箱的温度过高而被活活烫死的。叶怡龙还透露,医院监控已遭删除。

“孩子出生后,6日至11日的监控是正常的,但12日至17日期间的监控已经没了,17日上午10时,监控又恢复了正常。没有监控的那段时间内,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希望院方能给出说法。”但该说法暂未得到医院证实。泉州市儿童医院办公室魏姓工作人员表示,针对此事的联合调查组已经成立,可能在19日上午公布初步调查情况。该工作人员一再强调,目前未有明确死因判断。

女婴 河北 孩子

上一篇: 男子谎称鱼竿爆炸延误航班 与网传“斗地主”无关

下一篇: 河北警方去年破涉毒案2800余起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