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女为还赌债肛门内藏毒 飞机进京即被抓获


 发布时间:2020-11-24 02:54:50

记者经3个月调查发现,药商马小非从安徽亳州进货至北京,私自包装“同仁堂”中药,同合伙人李刚将假冒“同仁堂”中药送往北京医保定点医院——华仁医院。马小非提供的“同仁堂营业执照”、“中药材质检报告”、“‘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红色印章”等,经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证实,均系造假。昨日,北京市药监局通报称,经初步核实,北京华仁医院涉嫌从非法渠道购进药品。检查人员查扣中药饮片300余种,共计800余公斤,封存各类票据数百张。市药监局经初步核实,北京健恒糖尿病医院备案的推销员与华仁医院涉案人员相关,该医院也涉嫌从非法渠道购进药品。药监部门已对两医院立案调查。涉案药商马小非等人涉嫌冒用合法企业和伪造资质向医院提供假冒药品,涉嫌非法经营罪,金额超5万元,已触及刑法,现已将线索移交至公安机关刑事侦查。华仁医院中药供货单位资质留存“有伪造” 国家药监局2011年发布的《关于加强中药饮片监督管理的通知》规定,严禁经营企业从事饮片分包装、改换标签等活动;严禁从中药材市场或不具备饮片生产经营资质的单位、个人采购中药饮片。

昨日,北京市药监局通报称,见到《新京报》报道后,检查人员立即前往华仁医院(全名为北京化工实验厂华仁医院)。现场检查发现,华仁医院使用的中药饮片已装入药斗,查验购货票据显示,华仁医院从“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等单位购进中药饮片,但不同公司票据中的发货人均为同一个人,供货单位资质留存也不全,有些甚至是伪造的。检查人员高度怀疑不法分子冒用合法企业名义和伪造资质向医院提供假冒药品。查扣中药饮片300余种、800余公斤 检查人员发现,华仁医院内部管理混乱,对中药饮片的供货单位和人员资质审查不严,对药品实物、包装、票据、资质未进行严格验收检查,打“白条”结账,且均未登记入账和索取发票。通过连夜调查,检查人员查扣中药饮片300余种,共计800余公斤,封存各类票据数百张,初步核实,目前市药监局已对华仁医院涉嫌从非法渠道购进药品立案调查。送假者涉嫌非法经营罪 市药监局相关负责人称,药监亦对其他几处可能存有药品的窝点及案件涉及的丽泽桥汽车站货运处进行检查。

同时将案情通报辖区卫生行政部门。对案件涉及的安徽亳州供货单位,也正在核查中。经调查,马小非等人涉嫌冒用合法企业和伪造资质向医院提供假冒药品,涉嫌非法经营罪,金额超5万元,已触及刑法,现已将线索移交至公安机关刑事侦查。针对此事,北京市药监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梁洪表示,对华仁等医院涉嫌存在的违法行为,药监部门将依法严厉查处,对检查中发现的涉及票据、税务、发票管理等违法问题,将及时通报公安、卫生、社保等部门,各部门联手对涉案单位和人员一查到底。回应 北京健恒糖尿病医院: 承认对中药采购监管不严 此前《新京报》报道,药商马小非说,除华仁医院,他还为北京5家医院、门诊送货。昨日,市药监局通报中称,检查人员发现,北京健恒糖尿病医院备案的推销员与华仁医院涉案人员相关,经初步核实,该医院也涉嫌从非法渠道购进药品,情况与华仁医院相同。现场查扣饮片94种,价值2万余元,药监部门已对其立案调查。

北京健恒糖尿病医院官网显示,该院创建于1991年,为北京市首批定点医疗机构,是糖尿病专科医院。昨晚,该院院长杭建梅在电话中向新京报记者承认,医院对采购中药监管不严,以后会加强管理。北京同仁堂: 已经报案 并配合打假 针对《新京报》报道《冒牌同仁堂中药渗入医保定点医院》,北京同仁堂发函称,经核对,药商马小非冒用我公司名义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药品生产许可证》、《药品GMP证书》等企业资质证明性文件及文件上的我公司印鉴均系伪造;产品检验报告书与我公司格式不符;相关产品的包装袋为假冒,也与我公司实际使用的不符。目前,北京同仁堂已向北京市政府有关部门报案,并积极配合政府有关部门进行调查和打假,共同维护市场秩序和消费者利益,保护同仁堂品牌的合法权益。(记者 保奇)。

“每月收入的三分之一要交房租。”面对两个月一涨的房租,北京一家公司的员工小黄坦言吃不消,“工作是临时的,生活是‘蚁族’的。”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7月,全国房租已连涨42个月,房租成为许多“漂一族”的“梦魇”。一边是租金大幅上涨,一边是多个城市限制群租,矛盾如何解决? “三潮”叠加:租金连连上涨,房客“压力山大” 北京东三环一间15平方米的房间里,挤着两张双层架子床,四处凌乱地摆满了行李和小物件,这里是小黄等4个人的“蜗居”。七八月份是传统租房旺季,也是今年700万毕业生的就业季,打工潮、毕业潮、开学潮“三潮”叠加使租房市场异常繁荣,需求大幅增加。据我爱我家市场研究院统计,以北京为例,7月中旬通过我爱我家找房的新增租赁需求比6月同期上涨了12%。

需求大幅增加推动房租飙涨。国家统计局和中介机构的数据显示,7月份,广州房租环比上涨6.9%,同比上涨17%;北京多个主城区的租金环比涨幅达8%,甚至大大超过新建住宅环比价格增幅。一线城市核心城区和学区的租金更是涨得离谱,屡屡出现房东“跳涨”租金的情况。北京宣武门附近一套110平方米的三居室,今年初租金为8000元,7月份房东报价普遍飙涨到1.1万元,半年间涨了三成多。“高房租下,群租成为一种必然选择,房租持续上涨,只能导致群租问题更加突出。”对外经贸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廉思的课题组调研发现,北京“蚁族”总数已达16万人,平均住房面积只有6.4平方米。面对不断上涨的租金,许多租客表示“压力山大”。来自我爱我家市场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最近4年来,房租所占工资比例已由2009年的27.5%上升到2012年的四成。

窘境频现:一纸禁令难奏效,群租客变“游击队” 为规范群租行为,北京市7月中旬出台《关于公布我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标准等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少于5平方米,每个房间不得超过2人。这让从安徽来北京打工的小孙颇感无奈,她此前的5年里换过2次住所,一次是2009年北京市八部门联合发布通告,禁止隔断房间进行出租,第二次是2011年北京集中清理地下室。“一次比一次换得小,一次比一次搬得远,快成了‘游击队’。” 治理群租乱象,是许多城市共同面对的问题。2012年,上海也出台了相关规定,不得将原始设计的房间分隔并按床位出租,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杭州市也在研究通过提高群租房物业收费规范管理。事实上,阶段性治理的效果被证明很难到位,往往是检查过去后,群租客再次回流。

一组数据多少能说明“人更多房更紧”这一“窘境”:据我爱我家的数据显示,2011年和2012年,北京市新增租赁客户同比涨幅为64%、34%,租赁房源却同比下降47%、36%。需求的“窟窿”似乎总也堵不上。有经验表明,如果在提高政府管理水平上下功夫,这些问题并非不能解决。中原地产广东项目经理黄韬告诉记者,同样面临人多地少、房价昂贵的香港,政府并没有对群租房一禁了之,而是加强监督和服务,居民对包括房屋逃生楼梯和其防护门廊在内的任何改动都要予以备案,从而容纳了数万没有资格申请公共房屋的人在此居住。“不平衡供给,一切都是舍本逐末。”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副会长苗乐如认为,稳定房屋租赁市场价格,应该通过市场和保障的“双轨制”解决;市场方面,刺激和鼓励闲置房源入市;保障方面,增加公租房有效供给。

均衡资源:为大城市“减负”,为小城市“加油” “去年以来,地价涨——房价涨——房租涨成了一个循环。”黄韬说,房价上涨将部分买房需求挤压到租房市场,客观上推高了租价。暨南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胡刚表示,这一轮租金大幅上涨,不排除中介联手炒作的因素。“国五条”出台以来,全国住房价高量滞,于是房租收入成了房产中介用来弥补收入的重要手段,不乏中介劝房主提高租价。还有些房子,几经倒手,“二房东”赚取价差的行为造成租价虚高。缓解一房难租的窘境,不但要盘活存量,还要增加供给。去年,包括公租房廉租房等保障房项目陆续入市,但“叫好不叫座”的现象却存在,一些项目申请率还不到一半。专家称,能否降低租金和申请资质门槛,将一部分租房需求分流到保障房中来。然而,深究房租屡屡上涨的深层因素,却是大小城市资源配置失衡,几十年的城乡二元结构造成政策向中心城市倾斜,城乡资源失衡,不同地区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水平差距甚大。

大城市成了人才的磁石,人们为了更多的机会从小城市涌入大城市,更加重了大城市的负担。采访中,北京“群租客”小章说,一些人的理念也陷入了误区,大家都觉得大城市机会多、资源好,但是真正生活在这里,才会知道这里的诸多不便。专家认为,中等城市也应当以新型城镇化为契机,从产业规划、土地改革、户籍制度、资源调配等方面多管齐下,提高自身吸引力,引导人才从大型城市回流。

肥妹 北京 王银秀

上一篇: 三个孩的父亲为“养家” 伙同老乡盗窃三十余起

下一篇: 沈阳“清网行动”实现本网逃犯下降率95.9%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