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老人协会纵火案嫌犯被亲属指责“不知感恩”


 发布时间:2020-11-25 12:17:15

日前,济南市就《山东省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修订草案)》公开征求社会意见。草案规定,老人可以对子女“啃老”说不。有独立生活能力的成年子女要求老年人经济资助的,老年人有权拒绝。成年子女或者其他亲属不得以无业或者其他理由索取老年人的财物。作为晚辈,一方面要对老人尽精神赡养义务,另一方面要保证老人衣食无忧。从这个意义来说,通过法律方能唤醒年轻一辈的赡养意识,不是情感太冷漠,也不是制度太焦虑,恰恰体现了立法善意,也是保障权利与民生的必要。——张绪才 根据立法法,地方性法规的制定,是为执行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需要根据本行政区域的实际情况作具体规定或属于地方性事务需要制定地方性法规。

然而从“拒绝啃老”一事上看,既与当地的特殊情况无关,又并非为了执行法律和行政法规制定。况且,即使条例对此作出规定,但既无约束主体又无处罚措施,“拒绝啃老”无多少操作性可言,到头来,还不是徒具观赏价值。——马钰朋 道德立法的意义并不在于法律的强制介入,而是重申任何道德与伦理都有超越极限的底线,这对为人子女者本身也是一种教育,懂得依赖父母的限度在哪里,学会自己独立和奋斗,尊重父母的同时也是人格的自我尊重,这便是立法的善意所在。当然道德立法不是法律的强制介入,但是不能没有强制的手段。尤其是老人主张的“恶意啃老”中,子女的索取超越父母的受承能力的、子女有恶习的,或者子女有暴力虐待行为等,都应有可行的约束措施,从严惩处,在法律的范畴内为老人辟出庇护所。

——房清江 法律与道德并行不悖,但又相对独立,各有分工,法律法规的存在及发挥作用,是有条件与范围的,当用则用,不能滥用。现在,一些人动不动就主张用法律解决一切问题,未免偏颇。据此,对用立法来解决“啃老”,须谨慎。在法治社会,除了法律法规,还有许多方法与途径可用,我们应相信自己的子女是通情达理的,既如此,又何必非在法律路上走到底呢!况且,用立法来解决“啃老”,缺乏现实操作性。——于文军。

其不堪病痛从该院住院部七楼窗口坠落死亡。其家属认为该医院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将医院和黄先生所在的单位告上法庭,广西柳州市柳北区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要求被告对黄先生死亡后果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缺乏依据,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2012年3月,黄先生因高温水蒸汽烫伤进入柳州市柳北区某医院进行治疗,在医院治疗半年之久一直未能康复出院。同年9月5日,黄先生从该院住院部七楼窗口坠落,当场死亡。悲痛欲绝的黄家人认为该医院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将医院和黄先生所在的单位告上法庭,要求两被告共同承担其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赡养费、抚养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47.6万元。法院审理查明,黄先生坠楼身亡时只有45岁。生前是柳州市某集团公司的职工。2012年3月8日,黄先生在工作中不慎被高温水蒸汽烫伤,工友们急忙把他送至柳北区某医院进行治疗。经诊断,黄先生的烫伤面积高达65%,需要进行创面植皮手术。随后,黄先生在该医院进行后续治疗,医院为其安排了两个护工24小时轮流看护,家里的人为其准备一日三餐。

治疗半年后,黄先生依然未能康复出院。当年9月4日,医院通知黄先生要进行创面植皮手术,第二天早上6时45分左右,黄先生的陪护人员覃某去阳台吸了一会烟的功夫,转身发现黄先生从该医院住院部七楼护士站坠落。后经医院抢救,黄先生因急性特重型复合损伤不治身亡。医院的工作人员发现黄先生留下了两张遗嘱,写到自己被病痛折磨,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提到了轻生的念头。坠楼事件发生后,民警也赶到了现场,经过一番调查取证,认定黄先生系自杀。黄先生的家属认为,其死亡完全是二被告的原因所导致的,死者是工伤导致烫伤,医院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所提供的设施达不到安全的要求。黄先生坠楼处是该楼层的护士站,在黄先生坠楼时,护士站没有护士值班,护士站也未安装门锁,使黄先生可以随意进出。护士站的阳台高度只有90CM,没有达到民用建筑设计通则规定的高度,且在该楼层其他病房都安装有防盗网等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唯有护士站没有安装防盗网,黄先生也可能是不小心坠落的。

另外,医院在2O12年9月4日通知黄先生要进行创面植皮手术,却没有与家属进行沟通,给病人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在黄先生入院后,被告也没有对病人进行心理疏导,在伤口还没有愈合的情况下一再催促黄先生出院,造成病人情绪不稳定,并且被告对黄先生的护理也存在不到位之处。医院方没有合理履行医疗服务合同,最终导致了患者黄先生的死亡后果。被告单位和医院辩称,黄先生的死亡是由于自身跳楼所致,与被告无直接因果关系,在公安局出具的书面证明记载:黄先生由于其烧伤面积大,治疗费用高,精神压力大,造成身心比较痛苦,遂从某医院住院部七楼烧伤科护士站窗口跳楼死亡,已认定其是自杀。黄先生在工作中不小心被烫伤,是属于特重烧伤,病情危重,生命垂危。经过医院医护人员的积极抢救治疗和精心护理,病人病情逐步好转,伤口基本愈合,对于家属提到要对病人进行心理疏导,医院方称病人入院期间的情绪都很正常,且创面植皮手术手术是否要进行心理疏导,我们国家的相关规定并没有对此做强制性要求。

对于其家属提出阳台高度问题,医院方认为,阳台高度为91CM,并且设有玻璃窗,医院的楼层是符合民用建筑设计通则规定的。医院代理人出具了医院综合住院大楼竣工验收会议纪要,证明该院住院大楼的建设是符合国家规定,并通过相关验收的。该医院代理人称,在病人入院时已经告知病人不得随意出入医院的检查室、治疗室以及办公室,该医院住院须知,证明医院已经告知病人相关规定,已经尽到医院的注意义务。柳北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主张被告没有合理履行医疗服务合同导致了患者黄先生的死亡,但却未能举证证明被告存在不合理履行医疗服务合同的行为,而从被告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黄先生是由于主观原因跳楼死亡,其死亡后果与被告并无因果关系,故原告要求被告对黄先生死亡后果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缺乏依据,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林某 老人 医院

上一篇: 四川德阳交警脱衣凶人 当事人被解除劳动合同(图)

下一篇: 男子与妻子离婚每月索要生活费 火烧前妻店被批捕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5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