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投毒案被告人:只想让他难受一下而已


 发布时间:2020-11-24 06:21:52

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引人关注的山东招远“麦当劳杀人案”。中新网记者21日7时在位于烟台市芝罘区通世路的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看到,现场安保严密,执勤特警荷枪实弹,众多媒体人员“长枪短炮”在审判庭外等候。上午8时前,旁听人员陆续通过安检有序进入法庭,旁听人员有被告人亲属、被害人亲属、媒体记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社会各界人士共92人。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吴卫灿担任审判长,烟台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宋钢、姜增堃、代理检察员刘艳霞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也请了9名律师。审判长宣布开庭后,法庭逐一核实了被告人身份。随后,审判长宣布进行法庭调查。公诉人宣读起诉书,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帆、张立冬、吕迎春、张航、张巧联犯故意杀人罪,被告人吕迎春、张帆、张立冬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告人张帆、张立冬、吕迎春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法庭针对起诉书指控的故意杀人罪进行了调查。公诉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分别对被告人张帆、张立冬、吕迎春、张航、张巧联进行了讯问或发问。

然后,在审判长主持下,针对五被告人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由控辩双方向法庭进行举证。公诉机关向法庭出示了证人证言;视听资料、电子数据;勘验、检查笔录;物证;鉴定意见;书证;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等7组证据。法庭组织控辩双方进行了质证。中午12时05分,审判长宣布休庭三十分钟。今年5月28日晚,张立冬等6人(其中1人未成年)在招远市一家麦当劳快餐店就餐时,向被害人索要电话号码遭拒绝,张立冬等6人遂对其殴打,致被害人受伤死亡。(完)。

2013年4月上海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研究生黄洋遭他人投毒后死亡。犯罪嫌疑人为被害人室友林森浩,投毒药品为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今年2月18号,复旦投毒案一审宣判,复旦医学院研究生林森浩因故意杀害室友黄洋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判决后,被告人林森浩委托辩护律师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明天上午10点,上海市高院将开庭进行二审。“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有多好…事到如今,我只能很苍白地说,对不起…”这是今年3月,林森浩手写的一封道歉信的内容,希望通过代理律师转交给黄洋父母,但是道歉信被黄洋父母拒收。黄洋的父亲黄国强:信里面还不是真诚,还是说是开玩笑的,一直在为他的罪行狡辩,我不接受他的道歉。2013年4月1日,复旦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黄洋身体出现不适,4月11日,警方在黄洋宿舍饮水机残留水中检测出有毒化合物成分,锁定黄洋同寝室同学林森浩。

4月16日,黄洋身亡,4月25日,上海黄浦区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黄洋的室友林森浩。林森浩:我的同学黄洋就在宿舍里说,愚人节要到了,他要整人,边说边猛拍同学的肩膀,我看着他很得意的样子,当时就想,那我就整你一下,正好第二天去我以前实验的地方,也是之前听到有别人讲过,拿毒药搞同学的事情,当时就阴差阳错地做了这么一个事情。林森浩说,黄洋中毒后,自己曾想过请求黄洋家的谅解,但是在得知黄洋的死讯后,头脑一片空白: 林森浩:我是到4月21号,从我律师口中才知道他死掉了,当时脑子里面“砰”的一下子,头脑空白,就什么事情不想了。本来一直还想着,能不能和解,就是他父母能不能谅解我,得知他死了,就不这么想了。今年2月18号,案件一审宣判。林森浩因故意杀害室友黄洋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因为黄洋的离去,黄洋和林森浩两个家庭都失去了欢笑。

案件的审理过程引发社会极大关注和热议,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社会舆论或感同身受、或冷静理智地就此事发声,也一次又一次引发着争论,这起投毒案相关的每一次波澜都推动事件持续发酵。根据林森浩在一审庭审中的供述,他与黄洋之间并无矛盾,只是同学之间难免存在摩擦,却因此酿成苦果: 林森浩:互相之间会有一些看不惯,他可能觉得我这个人没有什么生活情调,我觉得他有点自以为是,他也是一个很聪明很优秀的人。事件发生后,在复旦校园内乃至社会上引发巨大争论。黄洋家坚决要求依法处理,不接受道歉,但是为林森浩求情的声音也不断传来。今年年初,复旦大学177名学生联合签名了一封《关于不要判林森浩同学“死刑”请求信》寄往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建议给被告人林森浩一条生路,让他洗心革面,在将来照顾受害人黄洋的父母。随后又有媒体报道称,一位贵州的退休教师致信上海高院、找黄洋父母,为林森浩“求免死”。

当时黄洋的父亲黄国强表示,这样的行为“太幼稚”: 黄国强:我认为法院不应受媒体的左右,它应该以秉公,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来进行判决。不应该受其他的什么左右,来求情它就自己给改判,这个我们是不能行的,不能答应的。黄洋家的代理律师刘春雷也表示,不希望判决受到社会舆论的影响: 刘春雷:个人的行为嘛,你要求情也好,你找一百个人,上千个人。像这个的话,你说,换个角度讲如果站在黄洋他父母的角度,他也可以找一百个人,更多人,三万个人啊。那这样的话,大家还是回到法律本身,这事情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就别受这方面因素的干扰嘛。距离案件发生已经过了六百多天,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说,这么长的时间里,他们试图来到黄洋位于四川自贡的家中。还筹集了钱款准备进行赔偿,但是却一直没能如愿: 林尊耀:总是拒绝,也不听电话,我没办法,后来就买一点东西到黄洋的坟上去,敬一下香。

但是黄洋的父亲黄国强在近日抵达上海后,依然坚决地表示,不会接受道歉和经济赔偿: 黄国强:我不接受他的任何道歉,一句道歉都不接受,我要他的钱干什么,他的钱能把我的黄洋买回来吗?。

林森 黄洋 被告人

上一篇: 前员工绑架老板儿子索要百万 警方10小时破案

下一篇: 浙江临安整治工程运输车 集中整治违法运行950起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