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中院公审贩毒案 狱友合谋发财姑侄一起卖粉


 发布时间:2020-11-26 11:13:15

该队18日破获一起特大运输毒品案,抓获犯罪嫌疑人2人,缴获冰毒8822克。据侦破此案的昆明市公安局禁毒大队一大队民警介绍,8月17日,昆明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在工作中获取线索:一名四川籍男子准备从西双版纳运送一批毒品到四川宜宾。获悉情况后,昆明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立即立案,成立专案组展开一系列侦查措施。8月18日,侦查民警发现驾驶一辆西双版纳牌照越野车的男子形迹可疑,该车于当日凌晨5时许由西双版纳出发驶向昆明。昆明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流动警务站立即组织民警、辅警在入昆道路全面开展公开查缉毒品工作,最终于18日下午13时许,在昆玉高速公路截获嫌疑车辆,抓获嫌疑人李某某、宋某某,当场从李某某所驾驶的越野车底盘的暗箱内查获冰毒16包,净重8822克。经初步审讯,犯罪嫌疑人供认:其系帮一名四川籍男子运输从境外获取的毒品到四川宜宾,事成之后将获3万元好处。据悉,两名嫌疑人均是四川长宁县人,其中李某47岁,在西双版纳当包工头,因长期在境外赌博,欠下巨额高利贷,遂走上了贩毒还债的道路。宋某41岁,是李某的姨妹。民警介绍,此次缴获的冰毒重量达8822克,目前在昆明市值近200万元,如果运送至四川宜宾后价值更高。

犯罪嫌疑人供认此次是第二次贩毒。抓获嫌疑人后,昆明警方第一时间与四川宜宾警方联系,共同进行此案的后续侦查,目前毒品的来源问题还在审讯中。自8月8日,全国公安机关开展“肃毒害、创平安”禁毒百日攻坚会战以来,昆明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充分发挥主力军作用,主动进攻,加大公开查缉毒品工作力度,重拳打击毒品犯罪。昆明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民警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云南省全省查获的毒品案件数远远超过往年,冰毒、摇头丸等化学合成毒品来势凶猛。对此,云南省各地市州加大投入力度,组织禁毒辅警协助民警办案。(完)。

该海关日前侦破一宗境内外人员相互勾结,产、制、销一条龙的走私毒品犯罪团伙,查获毒品大麻约6080克,抓捕犯罪嫌疑人8名。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8月29日下午,湛江海关缉私局接到广州海关通报,称有3个申报名称为“饼干”、“茶叶”的普通邮包,从加拿大邮寄往湛江,被广州海关缉私民警截获,经查邮包内藏有5010克毒品大麻。随后,湛江海关缉私局向湛江市公安局通报案情,成立联合指挥部,联合禁毒、刑技和特警开展多警种联合查缉行动。8月31日16时,装载该邮包的EMS邮递车到达湛江,庞某、谢某、黄某3名收件人被布控民警先后抓获。

经审讯,主犯蔡某逐渐浮出水面。办案民警经综合分析,判定蔡某住所可能藏有毒品,必须迅速采取行动,防止其外逃并将毒品转移。湛江海关缉私局当即派出精干警力前往其住处守候,来个守株待兔。果不其然,当蔡某从家中取出毒品准备外逃时,刚出门口就被人赃并获,当场搜出毒品大麻约1066克。随着犯罪嫌疑人陆续到案,办案人员除了掌握该团伙从加拿大寄毒品大麻的犯罪事实外,还掌握了该团伙在湛江市某一偏僻乡镇山地种植大麻,在市区内某一城中村有一制毒窝点,实行产、制、销一条龙的重要犯罪线索。9月1日,一支突击行动队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该制毒窝点前,成功抓获正在转移制毒工具的犯罪嫌疑人1名,现场缴获制毒工具一批,并将该窝点负责人梁某抓获。

另一支突击行动队则冒雨奔袭百余公里,如神兵天降出现在湛江遂溪县某乡镇偏僻山地的毒品大麻种植场前,并对该种植场展开合围之势,迅速控制现场,成功抓获正在准备转移毒品大麻以及制毒工具的犯罪嫌疑人3名,现场缴获制毒工具一批。该大麻种植场共约2亩,有专业化育苗室1间,规模化种植大棚6座,现场铲除毒品大麻2033株。据湛江海关缉私局办案人员介绍,这是一个境内外勾结,有组织走私、贩卖、种植毒品大麻的犯罪团伙。该团伙幕后主使利用现代物流的便利,在境外将毒品邮寄回国,指挥其他团伙成员在国内进行销售,并提供资金、种子以及技术给其在国内的团伙成员,在国内建立起制毒场所以及种植场,形成了产、制、销一条龙的走私贩毒链。

国内的团伙成员通过朋友、同学的关系代收邮包,然后利用互联网进行毒品销售,购销过程实行“人货分离”。同时,该团伙为了利益最大化,挖空心思在穷山僻野搭建密封的、做工精良的大棚,疯狂建设毒品大麻种植场,形成了生产、加工、销售的走私贩毒专业团伙。(完)。

挑起“大麻合法化”的讨论,很容易混淆民众对大麻的认知。在我国法律中,对大麻的毒品定性毋庸置疑,没有丝毫疑惑之处。希望全世界的孩子不要吸毒的成龙,断然不会料到自己的孩子会因为吸毒和涉嫌容留他人吸毒被刑拘;在禁毒宣传片中公开声称“我不吸毒”的柯震东,更是极具反讽地把自己树成了“反面教材”。盘点那些涉毒明星,虽然各有各的“不幸”,却普遍与对吸毒的危害与违法的认知不足有关。这一次,关于毒品的话题就在网络上暴热,早前因吸毒被刑拘的宁财神谈起了有关“大麻合法化”的问题,网上一些“吸大麻无罪”的声音也不绝于耳。一时间,对明星吸毒的热议演变成对“大麻合法化”的讨论。禁毒的底线面临挑战,这才是值得警惕的。吸食大麻对身体究竟有多大伤害,自有医学专业上的判断。但从社会管理的角度看,大麻所具有的成瘾性,已超出个人利益而具有社会危害性。

据房祖名供述,他是2006年在荷兰第一次吸食大麻,当时认为吸食大麻不会成瘾,没想到一旦沾上想戒掉并非易事。正是因为这种难以自制的成瘾性,吸食大麻不仅属于违法甚至犯罪行为,而且也被视为堕落行径而不为主流价值观所认同。主张“大麻合法化”的观点,以不同毒品的毒性来寻求立法的宽严标准,看似言之凿凿,实则混淆了毒品的物理危害与社会危害。毒品之所以成为毒品,除了损伤身体,更重要的是以其成瘾性而衍生出的诸多社会危害性,或导致倾家荡产,或产生其他犯罪,这才是法律打击的根本原因。挑起“大麻合法化”的讨论,很容易混淆民众对大麻的认知。在我国法律中,对大麻的毒品定性毋庸置疑,没有丝毫疑惑之处。我国刑法第三百五十七条明确规定,毒品是指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吗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国家规定管制的其他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

在执法实践中,各地执法机关都将大麻列为毒品进行打击。虽然荷兰等少数国家将大麻合法化,但由此带来的社会成本及各类问题却未受到重视。美国阿拉斯加州曾进行“大麻合法化”尝试,结果该州年轻人大麻吸食率达到美国平均值的2.6倍。可见,即便大麻的物理危害不如海洛因、冰毒等,即便大麻合法化在国外有先例,都不足以成为我们“东施效颦”的理由。恰恰相反,立足禁毒的严峻形势,澄清对吸食大麻的模糊认知,并依法惩治,才能捍卫立法禁毒的底线。(特约评论员 傅达林)。

毒品 岳某 金某

上一篇: 三个孩的父亲为“养家” 伙同老乡盗窃三十余起

下一篇: 广东拟规定:未成年人犯罪 轻罪不留“案底”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0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