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严打“靠山吃山”的明规则


 发布时间:2020-11-28 21:08:42

中组部牵头抽查核实领导干部个人事项报告情况,近日查出了一批“问题官员”,5名拟提拔中管干部,数十名厅局级、县处级考察对象被取消提拔资格。抽查机制及处理力度警示领导干部,隐瞒虚报个人事项,是必须严加追究的政治失信失德行为。长期以来,一些地方“只填报不核实”让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流于形式。有些地方官员填报时,愿意报就报,不愿意报就不报,敏感的就虚假填报。而有的单位在组织填报时,也虚与委蛇地应付,有的申报表格甚至限定申报房产数量不能超过三套。最终,填报好的表格往往又被束之高阁,无人核实和追究。这样的一纸表格,自然形不成实质性的约束。难怪姚木根、魏鹏远等案发后,有公众感慨,“申报表上一个样,现实又是另一个样”。此次中组部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工作的通知》,增加不少硬举措,使这项监督制度开始真正体现出威慑力。首先官员报了就要看实不实,尤其是重点核查拟提拔、拟列 入后备干部的官员,堵住个别人“边腐边升”的通道。

其次,出现假报、虚报、少报现象,当事人不仅要承担责任,还要对“心里有鬼”进行深究。虽然目前抽查的范围还有限,但足以让领导干部感到戒尺在侧、利剑在悬。官员执掌公权力,公众有权利知晓其财产等信息。因此,对官员个人事项申报,不应止于“抽查核实”。下一步,应当在合适的时机探索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晒出申报表,让权力在阳光下更好地运行。甘泉。

2013年以来20个省份发现房地产腐败 晨报讯(记者 邹乐)中央纪委网站昨天刊发《中国纪检监察报》文章称,房地产领域是官员腐败“重灾区”,其中官商勾结、多占住房和办公用房超标现象十分普遍。在2013年以来被巡视的21个省份中,有20个省份发现房地产腐败,占比高达95%。备受社会关注的刘志军案、谷俊山案等省部级(或以上)高官都拥有动辄数百套的房产。文章盘点了几类官员与房地产腐败“共生共荣”的现象,“官商勾结”、“跑官卖官”是房地产腐败中最普遍存在的现象。官员借由房地产寻租积累不法利益,或从中卖官鬻爵,或从中为升迁积累行贿“筹码”。多轮“巡视反腐”中因涉房地产腐败而落马的官员,不少人的贪腐冲动来自于买官卖官。贵州省安顺市原市长王术君、广东省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均是相关典型。其次是“小官巨贪”。近期的中央巡视尤其指出,多地“苍蝇式腐败”问题突出,拥有多套住房可谓“小官巨贪”的“标志”。无论是刚刚被查处的马超群案,还是昔日多地被曝光拥有数十套房产的村支书,虽职务级别较低,但腐败行径令人咋舌。这些人或是把握房地产交易重点领域的国土、住建部门的低职级干部,甚至只是村官,或是企图凭借投机性住房牟利的其他领域“小官”,其“巨腐”轨迹往往与房地产不无关系。

再次是“一把手”腐败。2014年的中央首轮巡视发现,“一把手”违纪违法案件不仅数量多、危害大,而且呈现上升趋势。在此方面,前有刘志军案、谷俊山案等省部级(或以上)高官动辄数百套的房产,后有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等地方政府“一把手”插足寻租。“一把手”涉腐行为中,房地产腐败无疑是一个重要主题。文章称,遏制涉房腐败尚需多部门和上下级纪检部门“合纵连横”、持续共同发力。其中,源头上遏制涉房腐败仍需法制化约束和顶层设计。据悉,面对房地产领域的“行业性腐败”问题,目前住建部已经增设“反腐败协调小组”,在中央纪委驻住建部纪检组的直接领导下工作,协调涉房腐败案件办理事宜。这足以表明涉房腐败的查处已经进入了高层级跨部门合作阶段,无疑是“加码”治理涉房腐败的重要信号。

随着反腐力度的加大,中央纪委不仅对违法违纪的省部级官员和央企高管该出手时就出手,也开始在自己身上“动刀”。今年以来,已有4名中央纪委官员被查。对此,不少网友表示,“自净”既是宣誓反腐决心,又是实事求是,让反腐行动更有底气。“打铁还要自身硬。”微博网友“金陵八卦洲”,从年初一名基层巡视员被查就开始关注中央纪委的内部反腐。他认为,这实际上是在检验反腐行动到底是不是一阵风。“高歌猛进的同时,到底是刮去了表层的泡沫,还是深入水底,连根拔掉毒草,我想这是每个民众都关心的问题。” 人民网强国论坛“法眼观察148”表示,这种清查力度表示了对监督者的监督是不含糊的。“随着一批官员落马,老百姓在了解中央纪委决心的同时,也担心反腐寻租空间的加大。”如果在反腐大旗的掩护下行苟且之事,按下葫芦浮起瓢,反腐势头减弱是小,纪检监察工作失信于民则事关重大。

“毕竟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谁都不愿意看到人民寄予厚望的反腐前功尽弃。” “以前很少有这样自净的举动,王岐山对自己也是下狠手啊。” 中华网论坛网友“卫星斌”评论。“大家都看过电影《无间道》,恐怕内部反腐的力度比外部还要困难,如果‘内鬼’的操纵不被发觉,纪检监察工作就是费力空转。”王岐山这样做等于承认“衙门无净土”,“但我却因此更信任他领导的反腐工作了,真刀真枪的交锋不可能靠‘高大全’来忽悠敌人,纯钢的‘剑锋’才能势如破竹。” “‘刑不上大夫’在今朝成为历史了吧。”新华网论坛“李人牛”评论。“看来以后纪检系统从上到下都要自觉当‘黑脸包公’了。清洁了队伍,那些在大领导面前‘游刃有余’的纪委干部就应该多想想自己头上的剑了。”他认为如果中央纪委能够身体力行地践行反腐,在民众的支持下,“再牛的靠山都靠不住了。

” 新华网“未来守望者”表示,虽然纪检部门在某种程度上是官场的对立面。但是,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曾是山西省纪委书记,四川省政协主席李崇喜也曾任该省纪委书记。“这些有纪检干部履历的地方官员落马,人们也许会问,是不是反腐到哪里,就应该有监督该部门的‘内鬼’被揪出?”目前纪检监察系统这种“自清”行动应该是解决人们隐忧的开始。搜狐新闻客户端一位来自深圳的网友认为官场“私谊”没有禁区。“反腐至今,中央各系统在反腐问题上是否有坚定的共识,‘打虎’机构本身能否真正做到‘公正明’、‘廉生威’,是大家目下都在关注的。中央纪委着手清理利益勾结,更应肯定他们的断腕决心。” 听说中央纪检监察机关成立了“纪检监察干部监察室”,网易新闻“liuqihua2003”认为,这某种程度上是“依法、依规来治理贪官污吏,把人治的因素减小到最小。

”他认为,由此能看到,本次反腐的目标绝不仅仅是吓阻贪腐官员,而是边反边从根本上建立权力的监督机制。“惩戒贪官不是目的,而是自下唤起民众参与权力监督的意识,自上建立约束权力的机制。这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点评整理 孙震。

权力 官员 规则

上一篇: 小姐妹聚会不醉不归 醉驾被查还怀有身孕

下一篇: 年轻夫妇疑煤气中毒双双裸死浴室 留下四岁儿子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