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酒吧里偷苹果手机 失主“定位”一小时追回


 发布时间:2020-10-20 19:24:35

8日凌晨,台江区上海派出所民警在五一中路与群众路交叉路口设卡查酒驾。1时许,一辆红色小车从五一中路由北往南驶来,见到民警查酒驾,该小车便在路中准备掉头逃跑。民警上前拦车,还没走到跟前,车内男子立即摇上车窗并将车门反锁。民警示意男子下车接受检查,但他对民警的劝告置之不理,一直在车内打电话,随后还躺在驾驶室装睡。民警反复劝说近15分钟后,躺在车内的男子突然打开车门表示愿意接受检查。一打开车门,民警闻到一股浓重的酒气,便立即将男子控制住。“先让我上个厕所,憋死我了。”见民警要对自己做酒精测试,男子大喊要求民警先让其先解手。原来,男子开车接受检查是因为尿急。这名陈姓男子告诉民警,他当晚和朋友去吃夜宵,喝了几瓶酒,最后心存侥幸驾车上路,不想遇到民警查酒驾。经检测,民警发现陈某属于酒后驾车,昨日,警方依法对陈某处于行政处罚记者 叶智勤 通 讯 员 上海综。

21岁的安徽女大学生小萌,因轻信朋友帮忙找暑假工的谎言,来到河北廊坊,没想到却陷入了传销陷阱。从进去的第一天,小萌就被没收了手机,并且24小时都有人“陪伴”,防止她逃跑。7月9日,小萌在被人监视着“放风”时,冲向一辆行驶中的城管执法车。小萌获救后说,“我就是被撞死了,也不要再回那个传销窝点了。” 起因 朋友来电话“介绍”工作 小萌是安庆人,合肥一所高校的大三学生,父母在北京务工。小萌告诉记者,她在大学期间认识了朋友小章,快有两年时间了。

“刚认识的时候,感觉他这个人还挺成熟稳重的。” 今年5月,小章突然给小萌打电话,称自己在北京通州的一家公司上班,薪资待遇很好。他还很热情地说可以帮小萌找工作,“一句话的事情。”6月23日,小萌来北京找父母,而后开始寻找暑期实习机会。小章再次打来电话,称可以将小萌安排进自己所在的公司。7月3日,带有一丝丝期待的小萌,按照小章的指示,乘车前去他的公司面试。在换乘了2次地铁后,小萌又坐上了大巴车,直到中午1点左右,才抵达小章所说的地点。

小萌告诉记者,她不知道具体是在什么地方,但感觉应该是在河北省境内。被困 全天被监视不能打电话 小章是带着一位女同事来的,女子穿得比较正式,一下子就使小萌放松了警惕。三人随后坐上了一辆三轮摩托车,辗转来到城中村的一个小院内。小章告诉她,这里从事的都是网络营销、政府秘密工程。小萌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进了传销组织! 作为新人,小萌被没收了所有随身物品,还被安排了两位师傅,其中一位女师傅来自池州。直到晚上她才意识到,自己已被24小时监控起来了。

当晚,小萌的男朋友小虎打来电话,可是手机在师傅手上,小萌没能接到这个电话。传销人员为避免小萌家人因为担心过来寻找,让小萌可以与家人进行短信联系。“手机在他们手上,我说什么,他们就输入什么,根本不让我碰手机。”小萌说。求救 “暗语”向男友透露地址 小萌被困的第二天,她的男朋友已经知道她出事了,但是小萌只跟他提到过河北三河市,并不知道具体哪个区县。小虎向记者解释说,为了查到女朋友在哪里,他专门买来了当地的地图。“比如说王里村,她就会跟我说跟你妈一个姓,三个字,于是我就在地图上标出王字开头的地方。

”小虎说,因为传销分子管得比较严,他们一两天才能确认一个信息。小虎说,传销分子住的那条街叫康佳巷,于是他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就给小萌发短信说,家里要换电视,是要买索尼的还是创维、康佳的。小萌则让传销分子替他回“康佳”。就这样,直到7月8日,小萌的具体地址才被推算出来。而小虎则立刻和小萌的爸爸通电话,告诉了他这一情况。营救 爸爸差一点就能找到她 小萌的爸爸和舅舅包车来到了三河市,寻找到王里村时,由于他们开的是北京牌照的车,刚一进村,便引起了村里传销分子的注意。

“当时有人上来问话,‘叔叔,你们是在找什么人吗?要不要我来帮你?’”小萌的爸爸说,这些传销分子全都是来套话的。一旦传销分子察觉到外地人是来寻人的,就会把像小萌这样的新人转移到其他地方去。小萌说,被困的这几天,她已经被转移了好多次,每次都是被两个人拉着,送到村旁的玉米地里。小萌告诉记者,有一次听到外边有找人的动静,她就立刻要求给爸爸打电话。当电话接通时,“我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的狗叫声,就在不远处响起。”小萌几乎哽咽地对记者说,“我那时候就知道,爸爸一定就在我身边。

可是我不敢喊出声来,怕传销分子对我还有我爸爸不利。” 逃脱 跑向城管车大喊“救命” 7月9日,已是小萌被困传销窝点的第7天。“因为我一直假装努力听课,所以他们对我放松了点警惕。”小萌说,这天早上,她和几名传销师傅出来“放风”,几位师傅还不时对她进行劝导。走到一座大桥上时,小萌突然看到桥上有一辆城管行政执法车正在行驶。“我当时紧张得喘不过气来,因为我想逃跑,逃出传销窝点,逃出这些人的监视。”小萌说,当时她右手被池州老乡紧紧抓着,后面是个男性师傅,再后面还有其他传销人员。

“我把手从老乡手里抽出来,说都握了一手汗了。刚抽出来我就向巡逻车的方向跑过去了。” 小萌一边跑,还一边喊“警察救命”。看到突发情况的司机急忙将车停下,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小萌身后的传销分子看到城管人员,并没有表现出很紧张,反而上前和城管理论。“她是我女朋友,我们两人吵架了,没什么事。”小萌的男性师傅说着,还伸手拉住小萌。小萌拼命抓住城管队员,并央求他们报警。辖区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后抵达现场,得知小萌的遭遇后,将她带回了派出所。现状 有时候做梦都会惊醒 来到派出所后,小萌悬着的心才落了地,她立刻通知男友和爸爸,“我逃出来了,快来接我。

”昨天,小萌告诉记者,这几天的经历对她来说,简直是不能再坏的噩梦。“我现在还经常感觉到,身边有传销人员在监视着我,不给我打电话,不让我出门,有时候做梦都会突然惊醒。” 小萌逃出传销窝点后,小章还给她打来电话,“问我最近怎么样,还说我以后肯定会后悔的。”小萌气坏了,就骂了他一句“请你滚远一点。”(文中人物均为化名)(新安晚报 李希 姚凯)。

手机 小章 男子

上一篇: 济宁城管整治180余次清理校园周边摊贩300余处

下一篇: 浙江警方百城禁毒会战 2个月查处吸毒人员9752人



发表评论: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玉树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987